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经贸全面“停摆”还不是“最坏的情势”,中美关系最坏能到什么程度?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9-9 19:50:02

摘要:不少人都在判断,中美关系,尤其是贸易关系,已经进入了下行通道,但中美关系的恶化最坏将到达什么程度?我们需要设想、想象、预估和准备中美经济关系“最坏的情景”。

庞中英

9月7日-9日,在意大利风景如画的科莫(Como) 湖畔,第44届欧洲会议(THE EUROPEAN HOUSE) ,也称为安博思(AMBROSETTI Forum)论坛在这里举行。其主题是关于今日世界、欧洲和意大利的,涉及的都是重大而紧迫的议题。一些全球重量级人物与会。安博思论坛是典型的世界精英高端论坛,成立于1975年。意大利候任总理Carlo Cottarelli等与会。

中国外贸开始绘制“再路线”

在该论坛首日,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做主题演讲。根据美国CNBC的报道,周小川援引中国人民银行的一项模型评估指出,美国发动的对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大,“微不足道”(insignificant),中国经济一直有很好的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不过,周小川转而强调,中国正在寻求能够替代美国市场的其他出口市场。

周小川假设,“最糟不过的情景”是,中国不再向美国市场出口5000多亿美元商品,而转向其他市场(The worst case scenario is that China is no longer going to export $500 billion of goods to the U.S. market)。

他的意思是,中国有必要转向其他市场,“多样化”或者“多元化”中国的海外市场,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严重依赖。他认为,事实上,中国能很快做到这样的市场多样化,以替代美国市场的重要性。他透露,中国人民银行给中央应对美国贸易战的建议是,重新规划(中国的)对外贸易路线——“再路线”(他用了“reroute”这个词)。

人们都明白周小川说的“再路线”是什么。就是“一带一路”。

本文注意到,与认为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微不足道”的看法相反,也有认为中美贸易战将对中国经济构成很大影响的判断。据报道,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行长李若谷在2018年的中信年会上指出,“中国目前并不具备另立一个(海外)市场和美国相抗衡的能力。如果同美国经济脱钩,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成就的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制造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出口国、17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等等,有可能会大幅回落。”

不过,本文无意卷入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的原高层经济官员之间的争论。不同的对中美关系(尤其是过去40年形成的被认为是全球“最重要双边关系”)的看法、不同的时段(近中远)以及设定的不同的评估指标,可能得出差异性很大的结论。上述周小川在意大利论坛提到的中国研究部门的评估模型,也许只是就近期(如2018-2019)和有限指标(就某些行业和国内地区)的角度考虑。因没有看到周小川在意大利提到的这份报告,无法就此进一步评论。

我更倾向和建议,从中期甚至长期的角度,充分考虑非经济的政治、战略因素,研判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中美贸易战将进入“最坏的情势”?

就在周小川在意大利演讲的几乎同时,9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他的空军一号上对记者说,他的政府已经准备好对中国所有5060亿美元的输美商品加征高额关税。

本文的中心问题是,上述周小川和特朗普的关于中美贸易战将进入“最坏的情势”,到底说明了什么?

贸易战升级意味着至少短期之内不存在回到谈判解决的可能。中美双方的立场和方案相差太大,根本无法谈判,双方都在做最坏的打算。当然,我们也看到,在政府的层次上,两国之间仍然存在一些重要沟通,在“打”中“谈”。

那么什么是中美经济关系中“最坏的情况”?周小川假设的“最坏情况”,就是特朗普说的对全部中国对美出口商品(货物贸易)加征关税。不过,这仅是在货物贸易领域的情况。假如这一情况全面发生了,其对中美在其他方面关系的影响是什么?我们可以设想,如果货物贸易全部处在关税战中,中美经济关系的其他方面,如货币、投资、债务、金融、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在世界第三方如欧洲非洲和拉美等的互动,在全球经济治理(如在国际金融机构和全球经济论坛)的协调等,也可能逐渐进入“最坏的情景”。

问题是,贸易上的和经济上最坏的可能,还不是整个中美关系中“最坏的”。那么,中美关系中 “最坏的情景”到底是什么?

我们应该充分注意到,目前,美国以及中国政策研究界都在讨论中美经济关系“脱钩”的议题。

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暨南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陈定定在一篇题为《战略竞争下的中美关系未来》的文章中认为,中美现在进入全面战略竞争时代,不只局限于贸易战,而是步入全面〝脱钩〞阶段。未来5年至10年,中美关系或将进入黑暗期。这一说法是目前关于中美关系未来“最坏的情况”最严重的表述之一。

关于中美关系“最坏的情景”的其他大的叙述包括,中美之间陷入“新冷战”,以及在“新冷战”下,中美陷入大冲突(如“文明的冲突”或者“修昔底德陷阱”认为的“注定发生的战争”)。而有关智库,如兰德公司,则在研究中美的大冲突到底什么样子?如何冲突?如何演变?

在结束这篇小文时,我想说的是,全部中美货物贸易遭受关税战是过去40年中美关系前所未有的,中美经济关系被“脱钩”已经开始了。支持与中国经济上“脱钩”是特朗普集团推动的“去全球化”核心部分。而在中国方面,回应贸易战的是周小川指出的“再路线”,是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指导思想的“新全球化”。

这一“脱钩”、“竞争”与40年前的“接触”(engagement)与“合作”正好相反。

我们不知道,人类历史上最大经济的相互依赖的解体,是否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真的发生,以及这一解体对世界和平和世界秩序的后果。

英国脱离欧盟(Brexit)过程不是容易的。英国和欧盟之间采取了分手的谈判方式。英国在努力寻求可替代欧盟市场重要性的新市场,例如中国和印度等。中美之间的“脱钩”要难上加难。目前,中美之间并没有采取谈判方式解决问题。我们也不知道如同英国“脱欧”那样的中美之间经济“脱钩”的路线图。

周小川讲话的重要信息,不在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几何,而在于他指出了中国在寻求替代美国市场重要性的其他市场。那么,在未来的世界经济中,中美将是两个平行的经济集团吗?若是情势恶化到不可逆转的地步,这也许让人们不禁想起冷战时,斯大林论述苏联和美国构成世界经济的“两个平行市场”的理论与实践。(作者为《华夏时报》专栏作者、中国海洋大学国际关系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社会和文化研究所特聘教授)(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6)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