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批她个银行又何妨?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9-8 17:59:08

摘要:近日,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面对央行行长易纲时,她直言不讳:“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笔者想要说的是,监管必须持续跟进,在风险和收益之间权衡,完全没有风险的监管思路肯定是需要调整的,多批几家民营银行也无妨。

批她个银行又何妨?

冉学东

近日,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的一席话引发舆论关注,当她面对央行行长易纲时,她直言不讳:“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

一个在实业领域做得很成功的企业家,能否真正做好一家银行,并且能够拯救民营企业,本文并不想讨论,想要探讨的是,为什么民营企业办银行如此之难。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经济下滑趋势严重,尤其是民营企业经营持续困难,过去两年的去杠杆、供给侧改革,结果是国有企业得到了喘息机会,但是民营企业境况并未转变。尤其是税费高企,融资成本过高,金融服务太差,中小企业经营困难重重,已经严重影响经济的发展水平。金融监管高层一再喊话,要金融机构降低民营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从金融服务方面提供便利。

民营中小企业金融供给不足,融资成本过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以间接金融为主的金融体系下,国有大型银行占据主体地位,大型银行从根子上倾向于服务大型企业,有限的金融资源被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了大型企业。由于中小企业风险较高、抵押能力不强,金融服务成本过高,中小企业在金融服务普遍受到歧视。

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是成立民营银行,专门向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自2014年民营银行的试点已经开始,但是除了个别互联网巨头成立的民营银行由于具有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巨大流量,经营可谓可圈可点之外,其他的民营银行举步维艰,因此去年以来此前纷纷踊跃申请设立民营银行的民资已经逐渐望而却步。

商业银行最主要的经营模式是赚取息差,那就必须要有一定量的的底成本的负债存款,然后才能创造资产,进行贷款,利用息差赚钱,但这目前已经成为民营银行难以逾越的一道槛。

由于民营银行在总行所在城市仅可设一家营业部,不跨区域,这样就很难大规模吸收存款,许多民营银行的负债主要依赖股东资金和同业负债。民营银行成立后,大家都纷纷跟其他金融机构签署合作协议,其实就是同业的资金。

2017年年底,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负债合计733.72亿元,其中吸收存款53.36亿元,占总负债的7.27%;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452.13亿元,占总负债的61.62%。但是监管的规定是,规定同业负债不得超过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这个规定让同业负债过高的民营银行经营悬而未决。没有稳固的低成本存款,即使如微众银行者,其经营规模也难以做大。

其它规模更小的民营银行存款更加可怜,去年全年,有三家民营银行的存款数据是,民商银行在2017年吸收个人存款6.98亿元,上海华瑞银行和三湘银行,在2017年吸收个人存款分别为0.68亿元和0.33亿元,这些存款均来自于员工个人家庭和亲戚朋友,大多数民营银行主要是跟股东以及关联企业做交易。

大多数民营银行也想依赖互联网开展业务,但是远程开户的问题又不能解决,线下网点付之阙如,谈进一步扩展规模就是一句空话。从民营银行四年的试点来看,想要依靠他们来解决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显然不现实,问题的根本还是如何认识风险的问题。监管严格的本意是审慎经营,预防发生金融风险。但是金融就是依靠风险赚钱,捆绑死了,风险是没有了,但是业务也没有了,白白浪费了时间,对经济发展所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

以互联网金融为例,这几年发展得蓬蓬勃勃,其中也出现了很多风险,经过监管的治理,目前已经逐渐稳定,这中间,谁也不能否认互联网金融为中小企业融资、为个人消费所做出的探索和贡献。一个是控的过死的监管实践,一个是放的过松的金融探索,得失之间,自有公论。

笔者想要说的是,放手让民营企业自己去探索银行新模式,在此过程中,监管必须持续跟进,在风险和收益之间权衡,两害相权取其轻,完全没有风险的监管思路肯定是需要调整的,多批几家民营银行也无妨,放开手脚让他们去探索也无妨。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