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银保监会范文仲:金融仅在技术突进是不行的,每次金融创新都放大了风险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9-2 14:37:55

摘要: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国际部负责人范文仲演讲时表示,科技的发展无疑能助力金融的创新与发展,快捷支付使得社会商品化程度加深,人工智能正在推动资本市场的变革,众筹更是改变了传统商业制造的过程。但是,金融创新没有改变风险的存在。

银保监会范文仲:金融仅在技术突进是不行的,每次金融创新都放大了风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9月2日,由金融城、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主办的“第三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在北京召开,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国际部负责人范文仲演讲时表示,科技的发展无疑能助力金融的创新与发展,快捷支付使得社会商品化程度加深,人工智能正在推动资本市场的变革,众筹更是改变了传统商业制造的过程。但是,金融创新没有改变风险的存在。

范文仲表示,金融光在技术上单点突进把它做到极致是不行的,一定要把控金融风险。“每一次金融创新都放大了风险,不是所有机构企业都要办金融,未来要有一个准入,未来支付需要面临操作风险的问题,借贷中介平台面临道德风险,众筹面临资质、项目披露和管理风险,做金融需要能力才能做。”

范文仲还提到,现在金融和企业科技的界限已经变得很模糊,当面对金融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未来金融机构要树立正确金融价值观,都要服务百姓生活,服务城市发展。非金融企业在做金融时要审慎,监管要有动作,金融机构、科技企业、监管部门,还有自律组织,需要很好地互动来共同建立一个良好的金融生态。

以下是演讲全文:

范文仲:我今天跟大家讨论三个观点。第一个,我们如何来认清我们现在所处的这样一个金融创新的一个历史阶段。这是我们做很多判断的一个基础。第二个,我想探讨一下,下一阶段行业创新主要一些方向。第三个,我想跟大家谈一谈作为一个金融企业,在这样一个科技创新的时代我们所担负的责任。

首先,我们在讨论任何问题的时候,包括我们新形势、新金融、新监管都要认清我们处在什么样的历史阶段。因为大家知道在人类历史上有非常多次的科技创新,农业革命它延续了千年,它的特点是发明了一系列的生产工具。我们的种植和养殖业开始得到发展。工业革命,从17、18世纪到后期发展了数百年,主要是从矿产的利用、能源形式的转换来为代表,蒸汽电力、内燃机出现。我们这一轮的信息科技革命,从上个世纪中叶开始到现在,我们觉得大概也会持续百年左右。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一轮科技革命的一个爬升期。所以它还是一个上升的阶段。

英国有个作家叫丹妮尔·笛福,写了《鲁宾逊漂流记》,他认为英国工业革命是杰出的时代,马克·吐温把上个世纪的美国认为处在镀金的时代,而现在的中国处在伟大创新的时代,这其实跟我们的十九大整个的判断还是非常一致的。

对于人类这三次革命,我个人总结,我们的农业革命,可以用三个S来代表。农业革命之后,人类实现了生存。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变得更加强壮。那么通过这一轮信息革命之后,人类会变得更加聪明。我们现在正处在这样一个产业革命的上升期,在以前,核心经济资源是土地、人口,在工业革命的时候是矿产和能源,而我们现在正处在围绕数据、信息为核心的一系列的创新上。历史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一个跑马圈地野蛮生长时期。历史上多次发生过,所以我们也不要太担心或者认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特别忧虑的时代。其实任何的科技创新在刚开始的时候,它都是这样一个时代。只要一个企业站到风口,从白手创业到世界级的企业,中间不犯错,15年就可以实现。历史上也是这样,我们要看到在18、19世纪,我们认识到很多的产业,所谓钢铁、交通、能源、石油、电信这些企业,都是在那个狭小的时间点,50年之间突然间出现延续百年。我们现在在狭小的机遇期一个科技革命的上升期,我们同样会出现一些伟大的企业,这些企业如果做得好,它可以持续百年,是一个光荣、伟大的企业。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我们现在正在从一个爆发期慢慢的走向平稳,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就是进入了它的风险暴露期。以前我们光看到的是新技术对人类生活的好处,但现在我们开始慢慢感受到它的负面作用。所以我们现在也需要进入一个规则的建立期。这就是我们要讨论的今天非常重要的监管的由来。但历史上每次都是这样。

第二个问题,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尽管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金融科技的一个爆发到平稳期。但是在未来我们依然有非常多的创新的机遇。这是因为我们金融是建立在信息和信心基础上的特殊行业,而这轮科技革命恰巧改变了我们信息的收集和管理方式。

那么在这些领域中我们依然有很多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它是在历史创新中的一小步,往前又进了一步。第一个领域就是我们的支付,快捷支付。它的一个目的是使我们社会的商品化程度加深。这个目的是从古代到现在一直都有,让我们商品交换地域更大,大家交换商品更多,让人类选择更多。其实现在我们快捷支付在未来依然做一些重要的事情,就是使社会上的一些非商品化的社会性活动,把它转化成商品交换。这就是依然我们要做的巨大创新领域。

我们已经把一些家庭内部的餐饮和家政服务进行了转换。其实在未来我们的夫妻之间的很多活动,还有家族之间、朋友之间的自然活动,通过这种支付,可以把它转化成商品化活动。我们整个国家的GDP会上升,但是商品的这种效率也会随之提升。在这个方面,随着支付再进一步精细化,我们在一个商品交换中,以前的产权交换现在变成使用权交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共享经济。我们想想耐用消费品、固定资产、大件设施都可以共享,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交通工具进行共享。未来的房屋也可以共享。办公室都可以共享。我们不一定说要拥有一个房屋的产权,我们只要拥有一个居住权就可以了,这个居住权是在一定级别上的,它可以交易,甚至可以证券化。那么人类面临更多的居住选择,这本身也是未来的创新。

还有我们现在创新,把商业的流程进一步的细分,以前我们的社会分工比较原始、粗略,现在我们通过支付进一步细分。很重要的一个细分就是现在的商店,小商店,老夫老妻店,以前是一家人的店,现在通过支付把前台服务和后台服务进行区分,老板娘不用再懂财务会计,我们几家大公司把它已经电子化了。但这个时候大家要仔细想一想,其实我们做这样细分,是把社会上千百万小商户变成了服务的前台,我们把一两家大公司变成了全社会经济的一个支付的后台,这些支付的后台其实是非常强大的。我们不光是对供应链的整个经济链进行了进一步的区分。大家现在看起来都便捷,都很高兴,但这样划分对经济社会的影响是深远的,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另外交易数据。我们创造了非常多新的行业、客户画像。这是未来快捷使商品化的程度加深,未来还有大量机会可以做。

在中介领域,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发展,我们改变了商业模式。信用中介以前做的很简单,撮合模式或者我承担一个吸收存款发放贷款的模式。但现在发展使获客运营成本大幅下降,信息不对称大幅下降,其实我们现在银行跟互联网公司,我认为没有区别,从商业模式来讲。我们现在要做的,通过线上线下的场景来引入流量或获客。所以我们希望客户越多越好,这是对所有的公司都是一样的。

第二,我们利用大数据这种客户画像,越来越精准了解你的客户,这对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都是一样。

第三,在这种基础上,你要创造销售各种各样的有针对性的产品,越丰富越好,你卖一个金融的信贷、理财还是跟你卖一件衣服卖一个白菜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商业模式在这样一个新的环境中越来越交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跨界那么容易。因为我们在信息化的基础上,已经把中介模糊掉了。所以你说我们的P2P,你说它是一个信息中介?还是有一些我们的金融信息中介?我们P2P即使做这样的一个撮合平台,它也建立了利率。其实我们对风险的定价利率就是核心功能,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信息中介,它是一个金融信息中介。你们说我们互联网的这些平台到底是一个机构还是一个场地?你也很难讲。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特性在现代社会已经变得非常模糊了。

另外,我们的金融和企业科技已经变得很模糊,这是未来的方向。

我们未来金融机构的模式一定会变化的,总部一定会扩大,它的技术人员占比一定会提升,它的分支机构一定会减少,越来越线上虚拟化、人工智能化。小微业务一定会崛起,消费金融一定会爆发,这是未来长尾的蓝海,这是可以看到的。

金融机构就不能是单一业务的机构,搞搞存贷款,让别人做信息收集、分析,这样你会越来越边缘化,你以为你在做金融,其实你只是做一个前台,跟我们说的餐饮老板娘是一个道理。

中国和外国金融创新中非常大的区别(我们在这点非常领先)在于,我们已经不再是单一业务的创新,我们现在提到的都是平台、社区的打造。另外也不光是平台社区,我们现在要打造生态圈建设,闭环生态。这是中国的企业非常有远见的,我觉得超越了大部分外国创新企业的原因。可能很多企业领导人都上过EMBA,现在不光是生态圈要打造经济体。不管怎么样我们的企业在一开始建立的时候就要有全面的布局。

第三,在直接融资方面,我们的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正在推动资本市场变革。资本市场历史发展脉络就是让一些通过风险不断的分散,让越来越高风险的项目可以得到融资,这是我们以前有了有限责任制的公司,有了资本市场、股票市场。我们后来有了铁路、公路这样的高速公路基础设施,这些都是通过资本市场创新实现。互联网创新也是通过PE、VC新的制度实现的。现在通过这样的一个金融创新未来,我们可以预测的是,就像刚才提到的区块链还有我们现在的所谓的大数据,未来更多权属类的资产可以在一个快捷的平台上进行交易。

另外实物资产也可以得到交易。甚至在网上虚拟物品都可以交易,这是未来的方向,资产交易越来越快捷,社会分配资源越来越效率,但是风险也越来越大,刚才已经做了详尽的介绍。这些有什么好处?实物快捷交易,比如说实物的众筹,它就改变了传统的生产进程。传统的生产进程得先融资,把房子卖了,就像《战狼2》一样,把房子卖了再去拍电影,听起来非常感动。未来制造一些商品卖出去之后我再向银行贷款。制造生产线,销售不错之后有盈利,我再上市,增值扩股,我再扩大我的生产。所以融资生产销售这是以前的过程。现在通过实物众筹的方式,我们可以把销售和融资并在一起放在前端,你只要有个样机,找个明星代言,你就可以销售几千万台的产品,而且你可以大规模的定制,而且是零库存,整个商业效率大幅提升。现在在研究争论的股权众筹它其实有巨大意义,跟我们当初的航海是一样的,如果存在股权众筹,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分散风险,我们高风险的项目不光靠政府实现,比如NASA、登月项目,通过这种方式在更大社会化平台上实现,为人类福祉谋利。但是这样的创新具有非常巨大的风险。

财富管理普惠化、AI的投研分析,还有智能投顾从蓝海向红海的演变,这是未来的方向,给未来人类提供更高的福祉。

第三个问题,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未来,我们依然有非常大的机遇,对每一个企业来讲。但是我们一定要有责任。在未来,不是所有的机构企业都要办金融,原来可能在金融创新刚开始的阶段大家可以跑马圈地没有界限,但是未来要明确,一定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准入。未来的支付要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是操作风险问题,我们现在微信和支付宝还相对比较稳健,但不是说就不会出现风险。在未来一旦出现风险就是大规模的风险。借贷中介平台是道德风险,我们现在已经爆发了P2P的风险。

另外,在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的领域,像众筹,平台资质风险、项目披露风险、管理风险,这也是主要的。所以如果要做金融,你一定要有这个能力再做金融,不能说我觉得这个领域我有技术的专长就要做金融。

非金融企业做金融的时候,一定要审慎,国家要有管理。还有像徐忠局长提到,很多技术企业靠技术希望完全改变金融,这个在刚开始的时候是可以的,但后来就会面临很大风险。中国的历史上的纸币,就是很显然的例子。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技术,印刷术,在四川易州府有很多交子铺,造出了世界上最好的纸币,交子。交子,我们没有货币政策风险管理能力最后崩溃,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光在技术上单点突进把它做到极致是不行的,一定要把控金融风险。

未来金融机构要树立正确金融价值观,我们金融活动有好坏之分,金融是从私利出发,但是为社会公益福利提供,我们做一个金融企业一定要把社会福利饼做大,而不是在原有的饼上你分得更多。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对一些基础核心的社会经济资源,不能光树立私利的目标,我们不允许社会上存在数据的黑箱,金融基础设施一定要有公益的目标。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在这方面一定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的金融机构都要服务百姓生活,服务城市发展。现在中国处在了一个非常大而好的时代,我们未来企业竞争力不在于现在的规模、支数量,而在于对未来技术的判断,还有你变革创新的能力。同样,对国家来讲,我觉得中国在金融科技上的竞争力也不在于我们现在的场景丰富,而在于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金融机构、科技企业、监管部门,还有我们的自律组织,都能非常好地互动来共同推进这样一个事业、行业,能够稳健发展。

编辑:金微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