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又一公司爆仓!股权质押成压垮上市公司的稻草 联建光电大股东拟出售控制权

作者:邸凌月 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08-17 16:15:04

摘要:巨额商誉压顶,业绩节节下滑,股价下跌,实际控制人部分质押股票存平仓风险;因收到证监会罚单,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难以入局,目前联建光电的处境举步维艰。

又一公司爆仓!股权质押成压垮上市公司的稻草  联建光电大股东拟出售控制权

见习记者 邸凌月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兆寰 广州报道

面临A股市场的整体估值调整,联建光电大股东和二股东的股权质押平仓危机再次升级。内外交困之下,公司大股东和二股东准备转手控股权,联建光电可能易主。

对此,券商从业人士表示,股权质押业务在市场整体估值承压时需要谨慎操作,最重要是明确公司的资金用途,操作不当,股权质押融资渠道就可能变成关乎公司生死的赌局。

爆仓风险难消

资料显示,联建光电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刘虎军、熊瑾玉夫妻。

截至今年一季报披露,二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46亿股,持股比例为23.84%。

截至2018年6月13日,二者合计质押公司股份1.24亿股,占其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的84.74%。按6月14日公司股票收盘价格7.35元/股计算,两人跌破平仓线的质押股份总数为1.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6%,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1.26%,已面临较大平仓风险。

6月21日,公司发布控股股东质押变动公告,截止到6月19日,二人合计质押1.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2%,风险进一步加剧。

10日后,联建光电发布关于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公告,称某国有大型文化传媒企业拟收购公司第二大股东何吉伦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拟出让不超过8%股份,以解决个人资金问题。

刘虎军表示,“有传言我们的资金链断裂,事实上是受今年大环境的影响只是新增贷款压力大,目前跟银行保持良好的沟通,没有断裂风险,且公司每年还有3亿到4亿元的净经营现金流。”

至此,刘虎军、熊瑾玉看似暂时解除平仓风险。

然而,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使得公司平仓风险再度复燃。根据《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6条、第7条的规定,上市公司或者大股东或者董监高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6个月的,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不得减持股份。

刘虎军、熊瑾玉夫妇均在公司身居要职,不仅是公司大股东,还是核心管理人员,刘虎军担任联建光电董事长、总经理,熊瑾玉任公司董事。

联建光电6月15日停牌前的价格为7.35元/股,6月28日创下复牌后的盘中最低价6.1元/股,反弹无力,到了8月16日,股价再以6.06元/股创公司上市以来新低。随着时间的推移,质押借款利息负担不断增加,公司质押股份的警戒线及平仓线会不断下移。

按照证监会的规定,上市公司或控股股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控股股东、董监高本来就不准减持、转让股份,刘虎军及联建光电在此期间为何还寻找控股权的受让方?

基本面改善难寻

整个市场内忧外患,叠加联建光电基本面无明显改善,导致了这一步步的下跌,股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2017年报已披露3个多月,但联建光电却在2018年8月14日更新了2017年年报及年度审计报告,并且瑞华会计事务所给出“保留意见”。

联建光电2017年增收不增利,营收同比增幅达42.4%,但净利润却出现亏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43亿元。今年上半年业绩也不理想,公司预告营收为18亿元至22亿元,同比增长5.81%-29.33%,归母净利润为1.3亿元至1.7亿元,同比下滑29.79%至8.19%,但其中0.7亿元是非经常性损益。

不仅如此,其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还出现“打架”的情况,其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表示无法就精准分众相关交易流程的真实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难以对相关的重要账户金额(或余额)作出恰当的调整。

商誉减值方面,联建光电确定合理的商誉约为38.42亿元,并决定对7.95亿元商誉及0.74亿元股权共计8.7亿元进行减值处理,其中部分损失依约由子公司原股东承担。公司甚至因去年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在今年7月收到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联建光电本是一家设备制造公司,通过“买买买”快速扩张,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家以户外广告和创意营销为主、设备制造为辅的公司。

法国阳狮广告前员工陈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转型肯定有一定的风险,业务和合作方是首要解决的。另外,现在传统广告的生意都不好做,客户也越来越复杂。

巨额商誉压顶,业绩节节下滑,股价下跌,实际控制人部分质押股票存平仓风险;因收到证监会罚单,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难以入局。联建光电的处境举步维艰。

股权质押业务愈发谨慎

“股市下跌虽加剧了强平的风险,但股东没钱的终究没钱,把球踢给券商,而且现在有内部指导不能强平,券商很尴尬。”某大型券商总助向《华夏时报》记者反应,今年下半年,股权质押到期的项目会非常多,根据新规这部分是很难借新还旧。

上述券商总助表示,券商对股权质押项目愈发谨慎,股权质押融资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大环境就是,市场的钱都在银行间,大部分融资渠道都被堵死,未来是否有融资渠道放开,还需要看政策。券商现在对信用业务的态度是,除了融资融券可以发展,其他都有很谨慎。

深圳知方石投资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刘钊认为,大股东股权质押本是个很正常的融资方法,在国际市场上普遍适用,只不过在熊市中会加速风险的释放。相比于房产抵押融资,股权质押融资因为股权价格波动性大,要格外注意流动性控制,股权质押所得资金也不适合去做长期投资,而应主要用于短期的临时拆借。

刘钊还建议,证券公司做股权质押业务时,应更多参考质押股票的现金分红是否能够覆盖利息,这可避免大股东过多使用卖出股票的途径来还款,也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企业的现金分红,有利于形成正确的上市公司价值观,完善企业治理结构,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编辑:韩永先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