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

作者:俊彦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21:25:50

摘要:每个人都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许,盲人群体当然也不例外。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盲人群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导盲犬的需求日益增加,社会关于导盲犬的认知水平、认知能力还处在不平衡不充分的状态,这也为我国导盲犬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你,是我的眼

王宾展示妞妞的 “身份证”   新华网/图

俊彦

2月初的法兰克福阴雨连绵,王宾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成员们刚刚结束了欧洲汇演,打算启程返乡。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整个艺术团被迫滞留机场。“多情自古伤离别”,他想家了,特别是在这乌云笼罩着的深秋,他思念与牵挂的,不单单是家中的妻女,还有他最忠实最贴心的好伙伴——妞妞。

令王宾魂牵梦萦的妞妞是一只导盲犬,是陪伴王宾生活起居的导盲犬。她不单单是王宾的好伙伴、好助手,更是王宾另外的一双眼睛。

一、他的好伙伴,他的另一双眼

出生于1991年的王宾现在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一名资深京胡演员。他3岁时被诊断出“视神经先天萎缩”,从此,五彩斑斓的世界在他的明眸里便只是个混沌不清的影子。

2008年7月,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向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转赠导盲犬,王宾通过申请,成为艺术团里第一位得到导盲犬的演员。

“妞妞就是我的另一双眼睛。”王宾满含爱意地摸了摸妞妞的头,她那金色的毛发闪烁着耀眼的光泽,抚摸起来很柔软。妞妞也丝毫不惧陌生人的眼光,与王宾贴得更紧密了。这只身披金色长毛,有着温柔眼神的导盲犬正是王宾的好伙伴。

除了具备乖巧老实的性格特点,妞妞还极其聪慧,智商与学习能力完全不亚于4-5岁的小孩子。她能听懂主人的很多指令,也带着王宾顺利去过很多地方,因此王宾戏称这是只“智能”犬。

王宾笑着说在遇到妞妞前的生活就是练功和演出,而和妞妞一起生活后,他觉得一下子多了很多乐趣,好像自己的世界似乎都变得明亮了。“她不仅是引领我们盲人走路的伙伴,对我来说更主要的还有一种精神伙伴的感觉。”

二、第一批导盲犬“毕业生”

生命弥足珍贵,信赖更显不易。妞妞的世界是灰白相间的雾霭,王宾的世界则是暗黑无光的无底洞,然而两个生命的相遇与碰撞却交相辉映出了明媚绚烂的一笔。

“如果不是残奥会,我们可能不会在一起。”王宾回忆道。

遥想2001年7月13日,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在莫斯科宣布:2008年第29届奥运会、残奥会将由中国北京承办。但那时的盲人还是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他们对导盲犬的了解也还知之甚少。

在国际导盲犬事业发展的推动下,中国残联敏锐地洞察了发展导盲犬事业的国际趋势,并积极支持大连医科大学的团队进行导盲犬在中国培训与应用的研究。妞妞正是我国第一批经过专业化培训的导盲犬“毕业生”。她的母校——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也凭借“残奥热”最先挂牌成立。作为我国大陆地区第一家能够在导盲犬的繁育、培训、应用等多方面提供专业性指导的非营利的导盲犬培训机构,从大连基地走出的优秀“毕业生”不下百余只。

圆梦奥运的同时,这还意味着此前中国奥申委可以自信地履行向国际奥委会做出的郑重承诺,即9年后,中国将准许外国运动员、残奥会官员以及前往北京观摩奥运会的境外视障观众,携带导盲犬进入中国,进入首都北京。

三、过“五关”斩“六将”

作为妞妞的主人,王宾认为妞妞能从导盲犬中心完成培训并顺利服役,其难度决不亚于高中生考入清华北大等知名高校。“与广大青少年经历相仿,妞妞从小到大同样经历着一个又一个残酷的‘应试教育’,区别在于她的每一关都是更为严苛的淘汰制。因为导盲犬是工作犬中要求最高的。”

妞妞便是突破重围的佼佼者,她既不是那种左蹦右跳让人闹心的捣蛋鬼,也不是那种沉默寡言的孤僻者,她是个百里挑一的精英犬,作为精英分子她不能有一刻懈怠,因为训练的一个小差池就很可能在未来陪伴盲人的生活中酿出大祸。

妞妞赶上了好时候,毕业后第一项工作场合就是残奥会开幕式。作为中国第一只得到认证的导盲犬,她的“身份证”上光荣地写着 “2008年1号”妞妞就这样跟随着王宾过了把明星瘾——在全世界瞩目的残奥会开幕式上的亮相,这或许是她一生中经历的最大场面。

四、阻力仍在

虽然我国导盲犬事业发展迅猛,曝光度也与日俱增,但王宾透露他也曾遇到过导盲犬不被公众所认可的实例。比如在公共场所的进出与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坐,他都不止一次因“携带宠物”而被拒之门外。王宾说他很纠结,他一方面不愿蒙受少数人粗鲁的言语,另一方面更不愿被视为弱势群体以此博取大众的同情。他所期望的,唯有公平,唯有尊重,唯有最基本的人权。

同时,当下许多盲人都希望有一只导盲犬的陪伴,而大连的训练基地十多年来也仅仅培养了百余只导盲犬,供求差距相当悬殊。由于培训导盲犬的财力人力消耗都十分庞大,导盲犬的供应数量势必难以攀升。即便政府、社会组织以及基金会已然努力扶持,在中国大陆地区供应给每一位盲人一只导盲犬的梦想也仅仅是天方夜谭,至少几十年内还是个可望不可即的梦。

少数拥有爱犬的盲人朋友如今仍会陷入“出行不便,尊重有限”的困窘,而大多数没有导盲犬的视障群体却又对其心心念念,渴望着一份真挚的友谊以及灵魂的伴侣。由此看来,我国导盲犬在广大盲人群体之间的普及也是“欲速则不达”的长久之计。

五、希望的明灯

每个人都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许,盲人群体当然也不例外。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盲人群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导盲犬的需求日益增加,社会关于导盲犬的认知水平、认知能力还处在不平衡不充分的状态,这也为我国导盲犬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发展残疾人事业,加强残疾康复服务”,这些话着实说进了盲人朋友们的心坎里。近年来,与王宾一样的盲人朋友们也愈发地体验到了他们所处的群体当中,那愈发被社会大众所包容所接受的感觉。可以说,导盲犬事业的发展作为彰显社会文明的符号,用以检验社会包容度的试金石,以及衡量我国和谐社会的发展程度的标杆,正是我国社会发展进步的一块明镜。

为了提升导盲犬与社会的融合度,近年来大量有关导盲犬的宣传与体验迅速地落地开展。2010年,上海世博会修建了世博会有史以来159年历史第一座展示残疾人事业发展的场馆——生命阳光馆。在这里,国际训导师先后带着金毛Peter和拉布拉多珍妮,为游客们展示了导盲犬的超常本领与动人风采。人们可以与温顺、懂事的导盲犬亲密接触,无论是残障人士,还是健全人士,他们都在与导盲犬的零距离接触中深切感受到导盲犬带给盲人朋友的生活帮助与精神慰藉。参与体验的人们不再把导盲犬视为危险之物,导盲犬的使用也在逐渐被了解和接受。

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当无障碍环境建设成为爱的符号,当导盲犬为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之间构建起一座爱的桥梁,和谐社会也就不再遥远。

王宾说他现在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特别踏实,尤其在党的十九大后他越发感觉心里暖洋洋的,就好像有盏希望的明灯一直在照亮着他……

于是每当妞妞偎依在他的脚下,陪伴他走在艺术团的一亩三分地时,总有一种暖流荡漾在他的心底,伴随着若隐若现的微光涌入他最柔软的心房,就仿佛那是他的眼睛,他最明亮的双眸。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