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乐视第二”! 造车梦压断资金链 利源精制深陷股权质押危机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20:48:04

摘要: 在贾跃亭造车梦压断乐视系资金链近两年后,A股又一造车公司利源精制(002501.SZ)陷入债务危机。

“乐视第二”! 造车梦压断资金链 利源精制深陷股权质押危机

见习记者 麻晓超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在贾跃亭造车梦压断乐视系资金链近两年后,A股又一造车公司利源精制(002501.SZ)陷入债务危机。

7月31日,利源精制大幅修改半年业绩,承认因造车项目投入大量资金,致使上市主体流动资金不足,以致波及正常采购和及时交货,预计半年营收同比降低40%。

始于3年前的造车计划,总投资规模上百亿元。上市主体穷尽定增和银行贷款两个融资渠道后,实控人开始质押股权继续加杠杆,配合上市主体质押造车项目子公司股权加杠杆,持续“输血”,可换来的却是样车出厂的一再延迟,最终,在一轮凶猛的股价下跌后,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实控人持股被冻结、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先后“见光”后,不少中小投资者发出批评之声,指责利源精制信披违规,长期隐瞒危机。

更糟的是,利源精制存在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元老级高管被解聘背后似有蹊跷,造车项目子公司对外宣传口径与上市主体疑似冲突。

百亿资金从何来

2018年7月27日,利源精制披露实控人所持股份几近全部质押、全部被冻结,让投资者不禁惊慌。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利源精制投资者互动平台发现,有投资人当日晚间质问董秘为何事先未披露大股东质押事项。“大股东质押为什么不公告?按规定质押5%必须公告呀!”投资者如是称。对此,利源精制董秘未正面回应。

事实上,利源精制在信披方面的确“吝啬”。比如,实控人持股被冻结、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见光”后,深交所曾连续两日发出问询函,要求进一步披露相关细节。此外,记者搜索利源精制股吧发现,时至危机“见光”多日后,仍有不少投资者不清楚利源精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引发危机。

本报记者发现,利源精制此次爆发危机的根源,与其百亿投资的造车项目息息相关:加高杠杆为造车项目输血、样车出厂一再延迟、股价下跌、大批限售股于年初解禁持续施压股价、股价持续下跌、质押风险集中爆发、司法冻结……环环相扣。

承担造车重任的主体,是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下称“沈阳利源”),其于2015年5月7日注册成立,项目总投资102亿元。

根据年报,截至2017年底,造车项目累计实际投入金额95.78亿元。

百亿资金从何而来?根据记者梳理,主要有自有资金、定增、银行借款、股权质押融资等四个渠道,甚至可能还有“民间贷款”。其中,定增渠道的融资实际投入27亿元,其余渠道的具体规模均不详。

在定增渠道方面,利源精制2016年曾对外披露定增30亿元计划,最终于2017年初完成募集。该“轨道交通车辆制造及深加工项目“预计“为公司带来营业收入124亿/年,贡献净利润约11亿/年”。

比肩中车难越技术门槛

利源精制的传统主业为铝型材加工生产和销售,处于相关产业的上游,上市后经历几次战略转型,逐步向下游扩展,在百亿的整车制造项目之前,已扩展至轨道车辆零部件的生产和供应。

对于“第三次战略转型”,利源精制多次在公告中描述着类似的前景:“公司将实现由轨道车体部件加工到轨道整车制造的跨越式升级,届时将成为国内极少数具备轨道整车生产能力的民营企业。”

着重强调民营企业的意图,是比肩中国中车的野心。据记者统计,利源精制过去3年多次在公告中点名“中国中车”。

从零部件供应商,向整车制造跨越,技术上的门槛靠什么来跨越?答案是外部支援,而非自主研发。

外部支援者为日本三井物产金属株式会社。

年报称,公司正建设的轨道车辆制造项目与日本三井合作,由对方提供技术并负责在海外市场销售。

而这一项目模式的效果,至少从目前的进展来看,并不如意:整车样车至今未能出厂。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整车样车出厂的时间表,在过去3年至少被三度推迟,最初定于2017年年中,后推迟至2017年底,又变为2018年春节前后,最终变为2018年7月底,且至今未有出厂的官方消息出炉。

对于一再推迟的原因,两机构曾于今年5月发布实地调研报告。

其中,国海证券5月4日研报称,试制过程中出现前期考察的个别零部件供应商因不可抗力无法为公司进行零部件交付的情形,导致整车样车的试制计划多次延期,“我们认为公司整车样车的试制计划多次延期主要是由于公司整车样车的订单对于上游供应商来说订单较小,部分供应商需要为利源单独做零部件的磨具,利润低、耗时长,供应商积极性低,因此拖延供货”。

财富证券5月29日研报称,公司的样车试制进度略低于预期,目前还没有完整成型的车辆,后续的调试安装等工序尚需时日,赶在7月底前完成可交货状态的样车,有一定的难度。

资金链如何被压断

对于债务危机,截至8月9日,利源精制还未对外详尽披露内情,甚至表示将延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

不过,据《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压断资金链的最后一锤,与股价持续下跌有很大关系,而股价持续下跌,在一定程度上,是受整车样车出厂不断推迟、大批限售股解禁的影响。

2017年4月份,利源精制股价一度触及13.61元的高点,彼时正是官方预计的整车样车出厂时间的前两个月。在经历出厂推迟后,股价持续下跌,长期处于造车项目定增发行价11.38元的下方。到2018年2月初,股价已跌穿10元。再到2月26日,当年占总股本21.7%的定增项目限售股获得解封,进一步施压股价,进入7月份后,股价跌穿6元。

股价持续下跌,点燃股权质押风险。7月27日,利源精制披露实控人持股几近全质押、全冻结。质押股权的用途为“借给公司用于项目建设或者补充流动资金”,冻结原因分两种,一种是“股票质押借款纠纷”,另一种是为上市公司的“民间借贷”“借款合同”提供担保。

值得一提的是,利源精制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的很可能是另一个方向的股权质押:上市主体质押造车项目子公司股权。

利源精制8月1日称,因与宁夏天元等的债务纠纷,2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账户余额8000多万元。8月6日,该公司表示将延迟回复深交所有关披露债务纠纷详情的问询函。

到底是何种债务纠纷?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发现,今年1月12日至4月24日,利源精制先后3次质押了沈阳利源的股权,且目前仍然处于“有效”状态,涉及的三个质权人之一,就是宁夏天元,质押股份数量为3.09亿股,另外两个质权人是深圳国鼎晟贸易有限公司和中安百联(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涉及质押股份数量1.1亿股、6.11亿股。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分别联系了宁夏天元、中安百联、深圳国鼎晟方面,寻求核实,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另外,在利源精制此次危机期间,还有两处疑点:元老级高管被解聘背后似有蹊跷,造车项目子公司对外宣传口径与上市主体疑似冲突。

在披露半年业绩修改公告前,利源精制在信披方面低调处理了一个高管解聘事件。当事人是在公司任职16年的元老刘宇,解聘前担任上市主体公司的生产部长、董事、副总经理,公告显示,解聘是由实控人、董事长王民提议的,未披露原因,仅有一则独立董事关于解聘高管的独立意见。

事情的蹊跷点在于,供职16年的刘宇被解聘半个月后,她任生产部长的利源精制披露了业绩修改预告,将盈利预期改为亏损预期,而修改原因是,造车项目投入大量资金未达产并产生效益,致使上市主体流动资金不足,以致波及正常采购和及时交货,2018年上半年预计营收9亿元左右,同比下降40%。

造车项目是否真的未产生效益?在这一点上,造车项目子公司对外宣传口径与上市主体疑似冲突。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沈阳利源官网发现,今年8月7日,该公司曾发布公告称,截至2018年2月,已向印度尼西亚出口24辆轨道车体,2018年6月客户又追加了新一批订单(126辆起)……从2018年7月到2018年8月,历时35天,“利源人再次书写了利源神话”。

轨道车体虽然并非整车,但供应了上百辆的订单,与上市主体“未达产并产生效益”的说法是否有冲突?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利源精制董秘办了解情况,截至发稿时,未获得回复。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