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一家县医院的破产: 宿迁“卖医院”改革疑似失败

作者:吕方锐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20:34:49

摘要:曾进行“宿迁医改”调查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李玲此前就断言: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完全取消公立医院的地级市,所谓“宿迁医改”模式是失败的。显然沭阳二院的破产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例证。

一家县医院的破产: 宿迁“卖医院”改革疑似失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近日,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公告,沭阳县第二人民医院(下称沭阳二院)进入破产清算流程。《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该医院资产约有几个亿,债务规模约为几千万,具体的债务和资产数额尚未统计完毕。医院刚刚建成,运营不久,运营过程中产生的资金缺口没有解决,是走向破产的直接原因。

沭阳县所在的宿迁市,在2000年官员仇和主政时,进行了举国闻名的“宿迁医改”——外界称其为“卖医院”,即绝大多数当地医院由公立转为私立,投入了市场化运营和竞争的大潮。沭阳二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成为宿迁市第一家走向破产的医院。

沭阳二院的破产对当地的医疗服务行业影响不大。“别看名字叫‘第二人民医院’,其实在当地是小医院,本身病人也不多。”破产清算管理人江苏钟山明镜(宿迁)律师事务所胡主任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但它的破产对于至今仍存在争议的“宿迁医改”模式,意义重大。

曾进行“宿迁医改”调查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李玲此前断言: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完全取消公立医院的地级市,所谓“宿迁模式”是失败的。沭阳二院的破产为这一观点提供了例证。也有支持“宿迁医改”的行业观察人士认为,宿迁尤其是沭阳当地的医院竞争提高了医疗服务水平,沭阳二院的破产是优胜劣汰的自然现象。

激进医改

沭阳县是江苏三个省直管试点县之一,曾连续6年跻身“全国百强县”。2016年末的县城户籍人口超过197万,约占到宿迁市人口的4成,属于全国人口最多的县城之一。众多的人口注定需要较大的医疗资源。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沭阳县共拥有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696家。其中三级综合医院1所,三级中医院1所,二级综合医院5所等。

沭阳县所属的宿迁市,经济发展并不理想,GDP排名常年位于江苏省尾部。根据李玲的研究,经济落后导致宿迁地区财政困顿,需要财政支持的医疗、教育等社会事业的发展,面临极大的困难。

尤其是财政分权改革后,社会公共支出的职责也分权到地方,宿迁政府没有太多资金投入医疗卫生事业,导致卫生资源不足,基层医疗卫生单位条件差、水平低。1999年底,宿迁地区人均卫生资产和千人拥有卫技人员处在江苏省最后一位。截至2000年,全市乡镇卫生院资产负债率为48.8%,床位利用率是20%;全市1万元以上设备总值仅为1868.6万元;乡镇卫生院在职职工中具有本科学历的仅34人,占职工总数的0.6%,初级和无职称人员占近90% 。

面对经济落后的现实,宿迁采取的是超常规的发展模式,以赶超经济发达地区。宿迁对社会事业的建设,尤其是教育和医疗卫生,是通过甩包袱(政府完全退出医疗领域)、卖学校和医院(盘活资产存量)、引入社会资本以扩大资源,促进竞争以提高效率。

宿迁医改的两个重点是,政府退出医疗服务市场,由“办医院”转向“管医院”,同时负责公共卫生;建立社会投资机制、鼓励市场竞争机制、引入企业经营机制。

2006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宿迁地区134家公立医院进行了产权制度改革,包括124所乡镇卫生院和10所县级以上医院,形成了合伙制、混合所有制、股份制、独资等办医主体。宿迁地区各个层次的医疗服务机构都已经由民间资本购买或经营,宿迁地区政府已经完全从办医中退出。

“大部分还是原来医院的院长、领导,以及退休官员等,通过筹集社会资金或者银行贷款,收购了医院股权。”前述观察人士指出。他还表示,几乎所有医院转为私立的,全国仅有宿迁一例。

在这样的改制过程中,政府是最直接的获益者,既可以通过改制盘活医院的资产,套现过去50年政府在医疗领域的积累,减轻地方财政压力,同时,等到民营医院免税期满后,政府税收也会增加。

但李玲认为,宿迁医改并没有解决“看病贵”的老问题,还使得医院盈利性和公益性的矛盾愈发突出。

破产清算

前述行业观察人士曾考察过宿迁医疗市场。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08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国政府推出一揽子计划,投资4万亿元。趁着这次流动性释放,宿迁当地医院争相扩建,迎来扩张潮。

他介绍,沭阳县最大的医院有3家,分别是沭阳县人民医院,沭阳县中医院和沭阳协和医院。前两家的市场份额相当,第三家的市场份额约为前两家的一半。最大的两家医院,床位都达到一千多张,在县级医院里是很少见的。三家收入合起来应该有十几亿。

相比之下,沭阳二院的规模就小了很多。“医院太多了,它本身没多少病号,破产了对市场构不成任何冲击。”胡主任表示。亦有当地居民在网上发帖表示:“二院位置太偏,那边住的人太少了。”

天眼查信息显示,沭阳二院工商注册于2015年12月,由江苏众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众润)全资持有。江苏众润的股东为三名自然人:仲昭威(持股65%),蔡纯丽(持股23%)和杨玉兰(持股12%)。另有案卷显示,江苏众润的主业为房地产开发。

胡主任表示,三人从事房地产开发,并不熟悉医院业务。医院基本建成后,没有实力较强的医疗团队,因此收治的病人一直不多。

为改变这种状况,江苏众润找到上海一家投资公司,寻求专业化运作。双方商定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移交医院的经营权。据胡主任了解,股权转让价格为2个多亿。问题在于,经营权移交后,上海这家投资公司一直没有支付对价款。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7年7月,江苏众润曾将沭阳二院股权质押给上海民荣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民荣),与江苏众润股东蔡纯丽名字极为相似的蔡洪丽,在上海民荣持股25%。

沭阳二院的变更信息也显示,蔡纯丽和上海民荣曾在2017年成为沭阳二院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2018年法定代表人变为仲从友,与江苏众润大股东仲昭威同姓。

因此可以推断,上海民荣为此次交易的股权受让方。沭阳二院的在宣传语中明确喊出“家门口的上海医院,汇聚上海三甲医院精英”的口号。

胡主任表示,沭阳二院破产的主要原因是医疗团队和资金没有及时到位。

盲目扩张

关于债权人登记和资产清算的工作正在进行。负责具体工作的江苏钟山明镜(宿迁)律师事务所律师孙球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已经登记的债权人约有200多人;因没能与上海方面取得联系,资产清算工作未能展开。

记者查询大量案卷发现,沭阳二院在建设过程中就拖欠了工程款,并以江苏众润开发的商品房抵扣给建设方,通过配合建设方出售这些房屋支付工程款。孙球表示,沭阳二院仍有楼房至今未能完工。

界首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界首医药公司)向法院申请了破产清算。案卷显示,2014年10月开始,沭阳二院将该院药房的经营管理权托管给界首医药公司,前者出具药品清单给后者,由后者采购并向患者销售药品,后者按销售额一定比例提成,上缴利润给医院。之后医院多次拖欠界首医药公司药品款约155万元。

另外,沭阳二院还拖欠江苏恒泰药业有限公司药品款和多名自然人借款,沭阳二院和江苏众润都已经因多起执行案未能执行,被列入失信人信息。胡主任估计医院的总负债规模约为几千万,而资产规模为几个亿,清偿债务不成问题。

记者未能拨通沭阳二院和沭阳县卫计委的电话。曾进行“宿迁医改”调查的李玲表示,最近没有关注宿迁,婉拒了记者的置评请求。

“如果说宿迁医改有负面作用的话,那就是政府设置的市场准入的门槛太低,导致各路资本涌入,最后陷入了投资失控的局面。但是投资失控不只是医疗行业的问题,哪个行业都有。”谈到沭阳二院的破产,前述观察人士表示。孙球也认为,破产的原因可能是摊子铺的太大。

该观察人士还强调,医改早期出现的问题,近年来一一得到了解决。医院间竞争加剧,提高了宿迁医疗服务水平,降低了看病开销,利远大于弊。

李玲则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明确反对宿迁医改。她称医疗是一个市场几乎完全失灵的领域,甚至可以说所有的市场手段在医疗领域都是起的反作用。她的调查结果显示,早在2006年宿迁医院就已经陷入了盲目扩建和上高新设备的恶性竞争中。

胡主任认为,即便沭阳二院能够清偿债务重新开张,也很难在沭阳市场立住脚,“竞争太激烈了”。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