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福建工商干部“神操作” 女事主6000万投资归零 涉事者仅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作者: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20:31:23

摘要:历经法院民事起诉、经侦以诈骗立案、纪检部门追究工商干部责任……这起发生福建武夷山的土地争端,由最初的激烈渐渐归于平静,但那宗土地公司股权过户的离奇操作,却让陈仙梅无法接受,她一直在向纪检部门控告。

福建工商干部“神操作” 女事主6000万投资归零 涉事者仅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风景如画的福建武夷山、风景区内百亩待开发地块……2010年当陈仙梅在旅游过程中意外获得可能带给她商机的信息时,她风风火火地出手了。她找来多个企业家朋友合伙,凑资、确定股比、打款……

不过,时间过去了8年,这块土地仍跟陈仙梅无关。“我们总共支付了6000多万元,但最终没能完成土地所在公司的股权过户,被当地工商部门官员操作过户到别人手里了。”她说,截至目前,地在别人手上,而支付的钱也分文未回。

历经法院民事起诉、经侦以诈骗立案、纪检部门追究工商干部责任……这起发生福建武夷山的土地争端,由最初的激烈渐渐归于平静,但那宗土地公司股权过户的离奇操作,却让陈仙梅无法接受,她一直在向纪检部门控告。

名胜区百亩黄金地块的诱惑

7月底,记者随同陈仙梅赶到武夷山国家重点名胜风景区核心位置的宗地前,看到工人正在更换围档。这宗土地距离著名的“印象大红袍”演出场地仅数百米,但空置多年至今尚未进行开发。

这块土地登记在武夷山润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润峰公司)名下,最初的实际控制人是当地老板吴秉荣。2010年陈到武夷山旅游时,非常喜欢当地的风景,恰巧有朋友向她介绍吴秉荣有意转让土地,遂进行接触。

陈仙梅向记者讲述,双方很快达成意向,陈以5000万元对价受让,其中润峰公司全部股权以1300万元转让,剩余3700万元用于相关手续、税费等的办理。不过,陈称5000万元的合意为口头约定,只有1300万元公司股权转让签订有书面协议。

2011年1月上旬,陈仙梅向吴秉荣支付了5000多万元后,双方一起前往武夷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润峰公司股权过户手续。第一次因手续不全未能办成,一周后,她们第二次来到市场监管局。陈仙梅说,她们准备齐全所有材料,包括股权转让协议、原公司的营业执照、土地证、市国土局审批表等。

“当天下午,市场监管局经办人员A审核通过了所有资料,即将给我打印新的营业执照时,市场监管局负责人杨文府提出,还应提供2010年完税凭证,吴秉荣不能提供,导致当天未能办妥。”陈仙梅说。

陈仙梅称,她曾就此咨询福建省工商行政机关,被告知根据工商管理条例及相关法规,取证并不需要所谓完税凭证。她由此投诉,后经办人员A同意其去领取营业执照。

2011年4月18日,陈仙梅兴冲冲赶到武夷山市市场监管局,经办人员A准备打印执照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不知从何处得知消息的吴秉荣突然带领七八个人冲进大厅,指着经办人员A的鼻子说,敢把营业执照给我就杀A全家。”陈仙梅说,这时负责人杨文府走出来,询问为何吵吵闹闹,后要求双方协商好后再来,让经办人员A不要把证给她。

就这样,一场吵闹之后,陈仙梅无法取得营业执照。

公司股权被捷足先登背后

不过,就在四天后的4月22日,润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周红芝,股权全部变更至另一家名为“世竹公司”的主体名下。

陈仙梅意外得知消息后非常惊讶,转让费支付完毕的股权为何突然被人拿走?股权过户的所有材料都以陈仙梅方作为受让人申请、且均提交并保存在武夷山市市场监管局,为何其他人仍能捷足先登?

经调查,原来,就在4月21日,武夷山市市场监管局向福建法治报社(原《法制今报》)发文要求刊登润峰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遗失声明,后者当日予以刊登。

2015年11月26日,福建法治报社出具的《情况说明》显示:上述声明系武夷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名)转发而来要求刊登的。由于本报无权对职能部门的相关法律文书进行审查,所以按原文将此遗失声明予以刊登,由此产生的所有法律后果与本报无关。

陈仙梅在举报信中指出,武夷山市市场监管局就凭这一道遗失声明,在没有其他材料的情况下,将润峰公司股权过户到他人名下。不过上述说法,未获武夷山市市场监管局证实。记者针对此事以公函询问,该局尚未正面回复。

陈仙梅质疑:她提交的全套过户材料均保存在经办人员A处,该局明知不存在遗失证照的问题,且此前吴秉荣威胁、吵闹事件该局经办人员皆知悉,为何仍开具遗失证明?

“所有原件都由我提交给市场监管局,他人办证靠的什么?工商行政部门如何绕开程序为他人办证?”陈仙梅认为,离奇过户背后,可能存在官商勾结,一边拖延时间,一边为对方恶意、违规转移股权的情形。

陈仙梅指证的一项事实是,直到股权被他人过户一个月之后,在市场监管局经办人员A多次要求下,她才取回存放了四个多月的全套材料。

此后,陈仙梅向福建省市场监管部门查询,发现润峰公司股权过户给他人(世竹公司)的电子档案显示异常,她一路投诉,经层层批转,后给其的回复是“没有问题”。

记者致信武夷山市市场监管局,了解世竹公司过户程序及材料明细等问题,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受严重警告VS数千万元损失

无奈之下,陈仙梅对公务人员杨文府展开控告,后武夷山市纪委对杨文府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据了解,事后,杨文府被派到武夷山杜坝园区建设指挥部工作,记者日前与其取得联系。他承认有发遗失公告一事,“公告一刊发就遗失了”;对于为世竹公司快速办理股权变更登记一事,他说是政府效能建设的要求;他并否认存在“卡”陈仙梅的情形。至于其他细节问题,他希望与记者见面沟通。

“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为他人实施诈骗犯罪提供职务帮助,造成受害人数千万元重大损失。我认为应追究刑事责任,仅党内处分太轻了。”陈仙梅说。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王云志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市场监管局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则陈仙梅可以依此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行政机关纠正,即撤销润峰公司股权过户给世竹公司的行政行为。另外,陈仙梅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依法进行股权过户或金钱赔偿。

2014年10月,陈仙梅在无法获得润峰公司股权的情况下,在福建南平中院提起股权转让无效之诉,希望索要回已经支付的股权款项。南平中院以吴秉荣涉嫌合同诈骗为由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吴秉荣接受调查。案卷材料显示,吴秉荣对上述股权过户争端的解释是,因与陈仙梅存在股权转让费用分歧,在陈仙梅未能支付1.5亿股权转让款的情况下,担心股权被转走,所以将其转到世竹公司名下,由后者代持。

陈仙梅对上述1.5亿元转让款的说法予以否认,称根本不存在1.5亿的事实。并指控,吴秉荣利用其急于过户股权的心理,又虚构土地性质变更、项目前期开发设计、项目公关费用等,总共骗取了6100余万元。

2016年,吴秉荣涉嫌合同诈骗案被公安机关撤案。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8月,润峰公司股权再次发生转让,世竹公司退出。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受让方表示,股权实际转让价格为1.2亿元,向吴秉荣支付。

令陈仙梅尴尬的是,无法收回的6000多万元股权投资款来源于多位同乡。目前,债权纠纷已经引发多起诉讼,更让她痛苦的是同乡、朋友的质疑。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