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小品类基药采购怪现象:头孢唑啉钠中标价为何从1元飙至33.22元

作者:张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17:34:44

摘要:全面放开基本药品采购标价、打破政府定价的“天花板”,原本是政府想从根本上减轻患者费用担负、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以及引导市场价格合理形成,然而却出现似乎与国家政策背道而驰的现象:某药品的价格出现超30倍的提升。

小品类基药采购怪现象:头孢唑啉钠中标价为何从1元飙至33.22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全面放开基本药品采购标价、打破政府定价的“天花板”,原本是政府想从根本上减轻患者费用担负、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以及引导市场价格合理形成,然而却出现似乎与国家政策背道而驰的现象:某药品的价格出现超30倍的提升。

7月31日,《华夏时报》 记者独家获悉,注射用头孢唑啉钠作为国家基本药物品种,目前中标均价在1元左右,然而中山市金城道勃法制药有限公司(下称“中山金城”)所售的头孢唑林钠(规格0.5克,批文号:H44022509)却从原来的中标价1元左右,多次的股权变更之后,最终却以33.22元的价格中标并挂网,其价格明显高出其他厂家30余倍。虽然如此,但有些省份的采购数量每月却高达200余万。

并非大量采购的处方药头孢唑啉钠,是如何从三年前1元左右的多省采购价格,迅速逆势猛涨到33.22元?这一过程中,国内小品类基药市场执意抬价的经典案例逐渐浮出水面。

小品类基药的30倍价格差

药品的集中采购,往往能决定一个省未来三四年使用药品的价格和质量,也决定着未来三四年市民看病时所使用药品费的高低。然而在国家全面开放药品价格的背景下,却出现了小品类基药的“猛涨”。

7月31日,《华夏时报》记者接到消息人士独家爆料,2016年10月18日,内蒙古公布《2015年内蒙古自治区医疗卫生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入围结果(第一批)的通知(内药采中心字[2016]63号)》,其中,广东金城金素制药有限公司(下称 广东金城)生产的注射用头孢唑林钠(0.5g)以33.22元被列入直接挂网品种拟入围结果内。

所谓的直接挂网,就是各省对低于每年采购低于500万的药品采取的一种竞标措施。按照国家对于低于500万药品的采购标准要求,各省卫计委不进行招标和价格干预,最终这种低价层次的药品可以挂在网站上,等待各大公立医院任意采购。

上述知情人士称,广东金城注射用头孢唑林钠挂网价明显高于其他主流生产企业。虽然如此,据内蒙古自治区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去年公布的6至9月《药械集中采购工作简报》显示,广东金城作为上榜的头孢唑啉钠厂家,其头孢唑啉钠采购金额为187.51万元、292.2万元、293.21万元和234.87万元。

据记者了解,国内生产头孢唑林厂家约1000家,全国最高中标价格3元/支,平均1.5元/支;而在2009年,广东金城更名前的康田制药(中山)有限公司曾在辽宁省招标中是中标价为1.22元/支。2012年,新疆医药品集中采购中,康田制药头孢唑啉钠以0.93元中标,以上价格与此前发改委对国家基本药物的零售指导价相吻合。

据此前资料显示,根据发改委公布的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注射用头孢唑啉钠0.5克,售价仅1.8元。也就是说,在公立医院临床上,注射用头孢唑啉钠价格都不超过1.8元的销售上线。

不过,从2015年6月1日起,国家发改委取消绝大部份药品政府定价之后,广东金城就一下将药品的价格提至33.22元。这就意味着,一旦有医院选择33.22元的头孢唑啉钠,对于患者来说,原本一天要花上几元钱,如今要变成一天要花上几百元的费用。

8月7日,《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内蒙古社保厅医保处相关人士,确认广东金城的头孢唑啉钠价格确实是33.22元。该人士称,如此高的价格,是多部门共同协议采购的结果,医保处会根据采购办所提供的清单进行具体的报销。

无独有偶的是,头孢唑啉钠价格虚高这一情况在江苏省也存在。据去年4月,江苏公共频道新闻360曾对该事情进行过报道称,在当年采购价低于500万的采购网挂价中,针对头孢唑啉钠的报价,最高的33.22元为中山金城,山东鲁抗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报价最低,仅为0.85元,其他的头孢唑啉钠的价格依次为1.2元、4.8元、1.23元,2.4元等等。对此,江苏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也曾向媒体确认,目前确实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并明确指出了该产品为头孢唑啉钠。

对于广东金城在内蒙古药品采购中出现的药价虚高、以及此前康田制药在新疆药品采购中出现的低价情况,上述人士也向内蒙古自治区药品器械集中采购中心申诉,但该中心的反馈只表示:“广州金城成立于2015年5月25日、且该公司于2015年8月3日取得药品的生产资质,故无法参2012年的新疆药品的采购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四川基药采购投标目录上,广东金城就因为未按要求提供真实报价,最终被四川踢出采购名单。《华夏时报》记者在川药采联办〔2017〕22号关于取消药品挂网/中标资格并给予不良记录的通知中看到,将广东金城金素制药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列入一般不良记录,并取消其生产的注射用头孢唑林钠(规格:0.5g)6个品规的中标资格。

进口药还是偷梁换柱?

头孢唑啉钠属于一代头孢菌素,临床主要用于敏感菌所致的呼吸道、泌尿生殖系、皮肤软组织、骨和关节、胆道等感染。最早于1971年由日本藤泽药品工业株式会社开发上市,80年代中期,国内企业获准生产。

根据资料显示,中山金城位于广东省中上市小榄镇红山路,前身为广东中山市小榄制药厂,曾更名为康田制药(中山)有限公司,2015年被上市公司山东金城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收购。

记者从2016年7月26日中山金城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中看到,中山金城更名为“广东金城金素制药有限公司”。而金城金素生产的注射用头孢唑林钠0.5g所使用的注册批件为:国药准字H44022509。该批准文号是由康田制药注册。

最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康田制药、还是中山金城、广州金城,所生产的0.5g注射用头孢唑林钠使用的都是同一个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44022509。并且三个公司的生产地址都是: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红山路63号。因此三个名称的企业,所生产的应该是依据同一个批准文号的相同产品。

8月8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广州金城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该公司的注册头孢唑啉钠原料为进口原研制品制原料,品质与国际接轨,并获得多省份政府药品集采中心以及医药机构的议价认可。

广东金城举例称,sandoz(跨国企业诺华集团)美国销售的注射用头孢唑啉钠与其使用的原料一致,其25支包装为800美元,折算一直价格为32美元,即人民币217.6元。

而对于与康田的关系,广州金城表示与康田是不同的企业,不同的法人主体。然而在产品方面,广州金城也表示,公司的注册用头孢唑啉钠与原康田产品截然不同,且公司产品拥有发明专利,新增婴儿适应症,儿童常用剂量更少,更为科学。

不过,对于在竞标过程中用同一批文的头孢唑啉钠相关问题,广州金城,并没有具体的回复。

“头孢唑啉钠批准文号一致,换言之,中山金城的头孢唑啉钠即是康田制药曾经参与投标的头孢唑啉钠。”该爆料人士表示,但价格却比原来的价格高出30余倍,而且也高出此前发改委规范价18.4倍。

而这些数据可以从此前康田制药的头孢唑啉钠曾在四川省、河北省、辽宁省、海南省、广东省、福建省等中标记录可以看出。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已经开始,3月23日《关于公示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药品集中采购限价挂网药品限价的通知》中,广东金城金素注射用头孢唑林0.5g公示限价为其原中标价,即33.22元。

责任编辑:黄兴利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