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不良率突飙升最高超20% 农商行打寒颤

作者: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10 17:26:34

摘要:农商行不良率为什么会在2017年大幅度走高呢?某农商行副行长表示,农商行体量小,也最先受到冲击,因为服务的客户属于经济体当中最弱的,相应风险更高一些。

不良率突飙升最高超20% 农商行打寒颤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两家冲刺IPO的农商银行被叫停,评级机构纷纷调降农商行的评级,分析师写“农商行扫雷指南”,把农商行的风险推到了聚光灯下。

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不良率突然大幅度飙升,一家比一家高,如贵阳农商行的不良率从2016年的4.13%上升到19.54%;河南的修武农商行更高,不良率由2016年的4.50%上升到2017年的20.74%;山西的侯马农商行的不良率2016年就高达28.34%,2017年数据也许还会更高。

“不良率高是历史上累积很久,然后一次性爆发出来,不要光看数字,实际上资产质量跟之前并没有多大差距。”广东地区某农商行副行长称,农商行不良率充分暴露出来了。然而,市场认为未来还会继续暴露,不良率高峰在2020年。

不良率突然走高

“农商行具备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市场化程度高,话语权较强,扮演着十足的‘银行’角色;而在其他大多数省份,农商行受到省联社的牵制依旧较强,甚至被作为地方政府的一大融资平台。” 招商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邹恒超如此剖析农商行。

从目前已经发布的农商行2017年年报来看,河南的修武农商行不良率高企,暂时排位“第一”;贵阳农商行位居“第二”,接着是安徽的宣城皖南农商行等。

河南的修武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达到了20.74%,但是在 2015年、2016年不良贷款率才达4.02%、4.5%,2017年出现了突然大幅度升高。同时,其拨备覆盖率由2016年末191.06%跌至2017年末43.44%,资本充足率由2016年末12.92%跌至2017年末的-0.75%,这两项重要指标均不符合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恶化,该行多位企业法人股东已被列为失信企业。

6月29日,中诚信国际发布贵阳农商行的评级报告,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底的4.13%激增至2017年的19.54%,拨备覆盖率从2016年末161.25%降至2017年末34.15%,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11.77%大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进入负值为-1.41%。资产质量也出现了明显恶化。此外,安徽的宣城皖南农商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3.76%上升至2017年末的8.0%,拨备覆盖率则由151.63%大降至78.79%。

同样是7月,青岛农商行、绍兴瑞丰农商行IPO被叫停,证监会发审委给出的原因是“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但市场认为与农商行整体资产质量下降有关,7月正是农商行集中报出不良率大幅攀升的时点。

农商行不良率为什么会在2017年大幅度走高呢?

上述广东地区某农商行副行长表示,农商行体量小,也最先受到冲击,因为服务的客户属于经济体当中最弱的,相应风险更高一些。

兴业证券分析师孔祥认为,农商行的信贷服务多面向于小微企业。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计算,2016年末农商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约为5万亿,占农商行总贷款比例为53%,远远高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经济走弱时,实体经济疲软,中小企业抵御风险能力弱,信贷质量恶化通过互保链等方式在区域、行业内蔓延,农商行区域、行业集中度较高,难以分散风险,遭受的损失较大型银行更大。从资产质量来看,农商行的不良率上升相对更快。

银行是经济的一面镜子,经济不好不良率自然攀升,但也有一个逐步上升的过程,农商行2017年不良率为何会突然大幅度飙升?

邹恒超分析认为,监管标准趋严使得银行不良率无处可藏,从而一次性集中暴露。一是认定标准趋严带来不良暴露,如贵阳农商行,2016年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比例分别高达35.9%和34.0%,但不良率只有4.13%,随着监管部门要求银行贯彻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贵阳农商行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2017年末不良贷款激增。二是非真实转让的不良资产回表,如宣城农商行,不良率从2016年末的3.76%上升至2017年末的8.08%,其中因经营因素导致的不良率上升了1.43个百分点,因非真实转让的不良资产回表导致的不良率上升2.89个百分点。

2020年才能见顶?

农商行不良率未来还会更高吗?其他国有银行、股份行是否也藏匿不良,没有充分暴露呢?

7月,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东方资产发布《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2018)》,预计未来3-5年不良资产市场规模会进一步扩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将于2020年见顶。

邹恒超认为,未来农商行不良率还会持续攀升,理由是农商行资产质量历史包袱较大,随着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真实反映,原来划分在逾期、关注类贷款中的潜在不良将逐渐浮出水面。农商行贷款主要投向于小微和涉农客户,在供给侧改革中受益并不明显,随着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小微和涉农又将是不良暴露的灾区。

哪些地方的农商行会率先爆雷?邹恒超称,经济较为落后、省联社强管理的地区先会率先引爆,如山东、安徽、贵州、河北、河南、山西等地,主要集中在环渤海、中西部地区。

熬到2020年,银行不良率就会从高位拐点向下了吗?上述东方资产的报告分析认为,从中长期来看,未来3-5年仍将缓慢上升。

其理由是,造成此轮不良资产上升的重要因素尚未扭转,我国经济处于并将长期处于“L”型增长态势,结构调整阵痛继续,隐性不良资产规模巨大,存量不良资产出清的高峰并未到来;从生成机制看,短期内不良贷款率的基本稳定,或存在机构人为因素影响,例如结合具体情况逐步释放存量不良贷款,有的甚至采取多种方法掩盖不良资产,但无法扭转经济形势造成的实际发展趋势。强金融监管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影响仍在发酵,尤其是资管新规的出台,势必会加剧类信贷资产风险的暴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加速“僵尸企业”市场出清、去落后产能的同时,也降低了相关非金融企业应收账款的周转速度,增加了不良资产市场供给。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