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美俄峰会:无关紧要的一场逆水行舟姿态秀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18 10:58:21

摘要:由于美俄关系陷入结构性新冷战,这次峰会既不会扭转美欧与俄罗斯关系的总体状态,也不会改变大三角关系的基本格局,一场热闹之后,一切回归先前轨道。

马晓霖

7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完成了一场逆水行舟式的和解姿态秀。尽管双方在会谈结束后称这次峰会“建设性”并将继续保持对话,也承认触及包括克里米亚归属在内的多个双边和热点问题,但会谈形式大于内容。由于美俄关系陷入结构性新冷战,这次峰会既不会扭转美欧与俄罗斯关系的总体状态,也不会改变大三角关系的基本格局,一场热闹之后,一切回归先前轨道。

敌友错乱:特朗普逆水行舟见普京

西方媒体在特朗普会见普京时捕捉到一个细节,即特朗普向普京“挤眼睛”。熟悉身体语言的人应该很容易读懂,这是熟人、朋友之间的亲昵动作,表示默契、理解或“你懂的”,与表达不满与不屑的翻白眼完全不同。对于很性情的特朗普而言,这个细微动作本能地传递出他对普京的好感,这倒完全符合他一以贯之的“普京观”或“俄罗斯观”。特朗普不仅热烈祝贺俄罗斯圆满举办世界杯足球赛,而且把俄罗斯称为“伟大的国家”,这无论如何有违美欧主流舆论对普京及俄罗斯的定性,特别是在乌克兰危机大背景之下。

特朗普是在结束北约峰会和英国之行后会晤普京的。而在美欧传统精英眼里,这是一场敌友关系完全错乱、己所不欲却强加于人的“个人峰会”,不仅再次显示特朗普不按“常理”说话、出牌,还进一步让欧洲伙伴伤心,让美国精英反感。

特朗普曾抱着“杀熟”的强烈愿望参加北约峰会,意欲通过施压向北约欧洲伙伴“剪羊毛”,逼迫它们多分担军费而降低美国投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德国与俄罗斯贸易关系的政治化攻击言论,不惜以“通敌”和“被俄罗斯控制”这样的措辞抹黑德美关系,全然忘记几天后他自己兴冲冲地去见他的政治偶像普京。

特朗普更让欧洲伙伴伤心的是,他居然在14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时将欧盟列为“美国在全球最大敌人”之一,并再次指责德国向俄罗斯“举白旗”。特朗普说的欧洲敌人显然是贸易争端对手,并非意识形态和战略安全领域的敌人,他也不忘补台说,中国与俄罗斯也是敌人——俄罗斯是某些方面的敌人,中国是“经济上敌人”。

尽管如此,特朗普的上述表述对于大西洋两岸的政治精英而言,简直骇人听闻,甚至胡说八道。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次日在社交媒体驳斥特朗普发布“假新闻”,并讽刺说,“美国与欧盟是最好的朋友。无论谁说我们是敌人,都是在传播假新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默曼斯更是不客气地教训特朗普说,“将你最好的朋友称为敌人,只会让你真正的敌人高兴。”他进一步阐述欧美关系的独特与牢固,“欧洲人与美国人被历史与他们共同的价值观所维系,欧洲人永远不会抛弃美国,因为美国未曾抛弃过欧洲,这就是朋友的意义。”

对欧洲伙伴表达贸易失衡或不愿意多掏军费的恼火也就罢了,特朗普还特意窝里反地指责美国搞坏俄美关系。他在见普京前的几小时发布推文称,美俄关系恶化要归咎美国“多年来的愚蠢与糊涂,还有现在做过手脚的政治迫害”。这番言论也算特朗普在判断美俄关系方向上的坚持己见,同时又发泄对国内政治对手指责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帮助他获得选举胜利的不满。俄罗斯外交部随即高调附和,通过官方账号回应说,“我们同意”。这种美国总统与“敌国”一唱一和的景观前所未见。

美国精英当然一如既往地愤怒,《纽约时报》评论说,特朗普在会晤普京前一周,一直表现出试图与俄罗斯和解的调门,拒绝将普京称为“敌人”或“朋友”,只是定位为“竞争对手”。特朗普的竞选对手希拉里打破沉默,针对其吹捧莫斯科世界杯为“史上最棒”的推文挖苦说,“伟大的世界杯?但在特朗普会见普京时有一个问题:你知道你为哪只队伍效力吗?”曾将特朗普访欧形容为“一只臭鼬闯进花园酒会”的CNN解释称,希拉里显然是在质疑特朗普的忠诚度。

在后院放火的不只是希拉里这样的政治对手,联邦大陪审团也借机让特朗普难堪,给这次美俄峰会制造干扰。12日,联邦大陪审团起诉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指控他们涉嫌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窃取和泄露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民主党竞选委员会及希拉里本人的竞选活动信息。这个举动使“通俄门”丑闻再次泛起,显然是向特朗普施加压力,不希望他做更多亲痛仇快的事。前中情局局长布伦南看到特朗普与普京在新闻发布会上一唱一和否认干涉美国大选并联手攻击希拉里时,直接形容总统的行为是“叛国”。

用这么多细节与篇幅描述特朗普的美俄首次峰会,是想直观呈现特朗普与美欧传统精英的立场温差,表明白宫带给大西洋两岸对俄战略判断和政治正确的混乱,而这种温差与混乱也许才是此番峰会最大的意义所在。

一切如常:美俄峰会不会带来改变

选择第三国芬兰的赫尔辛基举行美俄峰会,除了空间距离上的双方便利,显然也有唤醒美俄缓和历史回忆的考虑。芬兰虽属欧盟,但不是北约成员,是两大军事阵营间的中立方,自冷战时代就多次扮演双方的调停者角色,成为美苏-美俄多次峰会的第三方首选之地。

此次峰会,双方话题包含了一系列敏感问题,包括核安全与裁军、乌克兰危

机、叙利亚前途、伊核协议、反恐合作、美俄新冷战经贸合作和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等。但是,双方会谈收获甚微,除了反恐、叙利亚前途、核裁军和贸易合作等达成一定共识外,乌克兰危机和伊核协议都各持己见,一如事先观察家所料。

美俄是战略竞争关系,本质是北约东扩与俄罗斯反东扩、彼此遏制与反遏制的矛盾,近年集中体现在乌克兰危机特别是克里米亚争端这个焦点上。俄罗斯既然已并吞克里米亚,从历史的经验看,除非败于战争否则绝无可能将咽下肚的美食再吐出来,更何况这关乎俄罗斯的核心利益。

尽管特朗普有心妥协甚至一度在竞选时放话希望美欧接受现实,但是,既为美国总统和西方世界盟主领导人,他绝不可能一意孤行,实际上也做不到为俄罗斯的乌克兰战略背书,甚至无力取消或放松美欧对俄罗斯持续数年的经贸、外交制裁,包括将俄罗斯重新拉回G7集团而恢复G8模式。这个根本性、结构性矛盾,决定了这次峰会不可能回暖美俄关系。

此次美俄峰会前,曾有人以简单的阴谋论想象担心双方走近而伤害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种顾虑至少在近期完全没有必要,属于杞人忧天。美国已明确将中俄列为战略竞争对手甚至战略敌人并付诸行动,这种由美国两党精英集团形成的共识不可能因为特朗普的一厢情愿或对普京的私谊而更改。

另一方面,中俄关系平稳发展且地缘和外交上彼此依存度相当高,既共同面临西方压力需要持续抱团取暖,也共同迎来美国收缩而出现的大国权力重构的难得机遇,而且国内都有着超级稳定和相对长线的政治制度设计、价值观取向和权力运行体系,而不似美国乃至欧洲多党政治引发的政策波动与反复,以不变应万变,坐等时局迁延和变化,应该是中俄当下处理对美关系的最大公约数。

综上所述,特朗普与普京的首次峰会,也许有助于加强两人间的彼此欣赏与信任,略微缓和双方的冷战气氛,并对某些次要问题形成更多共识,但对美俄、欧俄及美俄中大三角关系,不会产生根本性和全局性冲击。(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