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学完乐视学小米? 冯鑫陷暴风定位困境

作者:张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13 20:35:39

摘要:暴风集团的一则冻结公告,再次将已经处在风口浪尖的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卷入股权抵押漩涡。

学完乐视学小米? 冯鑫陷暴风定位困境


本报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暴风集团的一则冻结公告,再次将已经处在风口浪尖的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卷入股权抵押漩涡。

7月6日晚,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冯鑫所持部分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此次股份被司法冻结,原因是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对冯鑫名下暴风集团327万股进行司法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65%,占公司总股本的0.99%。

急于向外界辩白的冯鑫试图通过集团公众号向外发声,然而一篇《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的9000字长文引来深交所问询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暴风集团走到如此困境?

抵押危机暴露

靠冯鑫抵押股权度日续命的暴风集团最终纸包不住火。7月6日晚,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冯鑫所持部分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

为此,暴风集团冯鑫解释称,中信资本当初8000万元投资暴风魔镜时,附带条款是要求在2020年底前要被并购或上市。如未达成,则要由冯鑫个人来承担资金保本和回购的责任。由于VR行情衰落,中信资本在2017年提出撤资要求。

截至目前,暴风已经回购5000万,“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含利息1000万)。我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冯鑫说道。

其实,这并不是冯鑫第一次抵押,而被中信资本冻结的只是冯鑫抵押的一部分。

此前暴风集团公告中披露,冯鑫持股70322408 股,占暴风总股本的21.34%。而累计质押股份67051112 股,已达到其持股总数的95.35%,占暴风总股本的20.35%。

对于持续抵押的原因,冯鑫在两个小时的内部畅谈中表示,主要是为了公司的运营和发展,所有抵押资金基本都投进了公司。

“其实上市公司从来没有占到任何利润上的便宜,而是承担了全部的利润压力。上市公司从财务上来看,其实压力蛮小的,它本身的债务压力很少,公司的财报都有具体数字。”冯鑫表示。

而对于暴风集团亏损的原因,冯鑫并不避讳,坦言都是自己的错。“客观来看,当初在布局这些模块的时候,如果在公司结构或者资本结构上更合理的话,可能都是对的。但是从我个人的经验和习惯回头来看,我认为是错的。”冯鑫表示,我们应该更早地对VR的策略进行控制和调整,更早地集中精力做好TV。

在冯鑫看来,VR确实是最错误的一步棋。冯鑫表示,VR在2016年的时候,行业就明显出现了不好的迹象,但当时并没有迅速给魔镜做调整,让它能够以小步快跑的方式更好地适应环境变化。

而冯鑫认为,暴风上市前就努力寻找新的互联网平台,所以做了魔镜和TV,这两个尝试都是正确的。

然而也正是冯鑫过高的股权抵押,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

7月10日,深交所发函称,关注到暴风集团在微信公众号“暴风集团订阅号” 上公开发布《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内容为暴风集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鑫就其个人及暴风当前处境的相关情况的问答。针对文中披露的部分敏感信息,深交所提出了六大待核实问题。

不过,截至7月13日,记者发稿,暴风集团并没有对该问题的回复进行具体的公告。

主业模糊困境

“暴风集团之所以出现如此的困境,透过现象的背后会发现,其实是暴风集团主业困境的问题。”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评论,因为暴风集团并不能从主业的转型中找到新的创新式的盈利模式,而是一味地模仿和照搬,最终陷入四不像也是发展的必然。

资料显示,暴风集团前身为“北京暴风网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月18日。 2011年12月5日,有限公司整体变更设立“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该播放器兼容大多数的视频和音频格式而一度成名。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在A股上市,彼时名为暴风科技,上市后以55个涨停板刷新了新股涨停的纪录,市值两个月内攀上了360亿元的高峰,风光一时无两。

然而2015年上市之后,暴风集团一改此前低调正常发育的个性,开始多方布局。记者了解到,从VR、AR到现在的AI,互联网行业的热点概念,暴风集团无不布局。

冯鑫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写道,公司通过14 个项目的布局,在内容、服务、商业三条线上完成了全球DT 大娱乐战略的基本轮廓,布局完成60%。冯鑫当时的决心是2016年让暴风科技完成DT大娱乐布局的90%,并且要以VR、体育、影业、TV 等业务为新的中心进行再布局。然而在2016年的年报中,暴风集团的净利下滑了近七成。

当时就有人士向记者评论说,冯鑫并没有沿着暴风的基因而拓展,而是直接涉足了并不擅长的VR、金融等此前从没有涉及过的领域,最终被暴风集团连续高速增长冲昏了头脑。

“这种模式像是在学习贾跃亭的乐视新生态,相似的互联网思维,相似的扩张手段,相似的股价走势图。”另有人士对记者评论说,暴风集团似乎在步乐视后尘。上述人士表示,不同的是,暴风集团通过对暴风统帅等“控制”子公司收益权与表决权的腾挪,暴风集团(原名“暴风科技”)将很多亏损扔给了暴风统帅的“少数股东”,体现在财报上也就是“少数股东权益”。而乐视是通过对乐视致新“少数股东权益”的处理,将营收留在了上市公司体系内,将亏损倒腾给了“右手”非上市公司,以维持上市公司股价。

然而有意思的是,在乐视失败之后,冯鑫并没有反思,而是又转向学习小米。冯鑫在文中盛赞小米“用硬件获取互联网用户”的商业模式,表明暴风未来将“All in TV”,而电视业务将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

对此,有人士向记者评论说,如果暴风集团的冯鑫能够不再向别的企业学习,而是从暴风集团的原生态出发,不去漫无目的地撒网式快速扩张,而是借助暴风集团基因打造自由模式,也不会陷入现实的发展困境。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