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起底270亿私募实控人朱一栋 曾包下总统套房操纵股价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12 19:29:03

摘要:随着朱一栋的失联,涉及的投资者或有近8000人,投资额少则数十万,多则达到两三千万。从6月27日起,由于消息开始不断扩散,惊慌失措的投资者陆续前来质问。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P2P连续爆雷、信托债券不断违约的背景下,上海一起规模达到百亿级别的私募基金实控人跑路事件再次刺激了投资者的神经。

7月11日,上海陆家嘴东亚银行大厦701——708室阜兴集团总部办公楼层、黄浦区无极限大厦26、27层上海意隆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办公楼层,已经被查封半月有余。仍有投资者在两地停留徘徊,意欲寻找一些残存的蛛丝马迹。

据了解,这两家公司是母子公司关系,上海阜兴集团是意隆财富的控股公司,在6月27日同一天被查封,而其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已经“失联”,上海刑侦已经介入调查。

“警察昨天还来过,上午来了一次,下午来了一次。维权的投资者和闲杂人等已经不允许上去该楼层,以防闹事。如果是投资者的话,直接可以去公安局报案。”东亚银行大楼的保安如此表示。

朱一栋“失联”前后

7月11日,在意隆财富26层办公地现场,记者看到,现场已经没有任何电脑之类的电子办公物品,文件、纸巾、证书、矿泉水瓶、茶盘、茶杯、插线板、订书机、剪刀、纸箱等各种杂物散乱堆放。

公开数据显示,阜兴集团2011年成立,注册资金23亿元,朱一栋持股比例高达70%,是其实际控制人。这家公司2016年资产管理总额超过40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500亿,下属分(子)公司近100家,员工3800人。

实控人朱一栋1982年出生于江苏盐城阜宁县,父亲是上市公司大连电瓷的实际控制人朱冠成, 23岁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这位80后还是江苏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在今年江苏省的人大会议期间,他的报告还被多家主流财经媒体转载。彼时他在发言中还谈道,金融是一把双刃剑,既要用好它,又要注意别被伤到,上海阜兴集团还要时刻具备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

没想到,仅仅过了不到四个月,就出事了。

“这些年间,由于资本运作,朱一栋已然成了阜宁名副其实的首富。不少项目融资,我们还需要找他来对接。”7月12日,上海一家大型券商营业部总经理、阜宁老乡会会员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事实上,至少在出事之前,上海阜兴表面上一切正常。上海阜兴旗下的私募子公司的产品申请发行都取得了监管机构的备案,这些产品的运作过程也都有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进行资金托管。最关键的是,上海阜兴已经成功地吸引到了为数众多的投资者参与,旗下私募基金产品的发行量高达270亿元,已然是一个中大型的私募机构。

“虽然朱一栋的私募基金本身运作是正规的,但私募基金的融资方都是自己集团的公司或者关联公司。上海阜兴旗下有100多家子公司,它用自己开设的基金公司,为其他项目公司融资。这些钱进入到项目公司之后,怎么花已经是朱一栋自己控制的了,应该有相当一部分被投资到股市中了。在当下的行情下,可能已经爆仓了。”7月13日,一位上海阜兴的中层人士如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这位人士还向本报透露,随着朱一栋的失联,涉及的投资者或有近8000人,投资额少则数十万,多则达到两三千万。从6月27日起,由于消息开始不断扩散,惊慌失措的投资者陆续前来质问。

涉嫌操纵大连电瓷股价

朱一栋及其上海阜兴“出事”并非没有前兆。其中更与深交所上市公司大连电磁有着扯不断的关系。在业内人士看来,年初的一次曝光,可能成为今天朱一栋失联的导火索。

今年1月29日,国内媒体曾以“神秘账户操纵股价”为题曝光朱一栋操纵其父朱冠成控制的大连电瓷股价,非法获利超6亿元,遭到证监会处罚。

事件缘由则要追溯到2016年,在彼时股市已经高烧退去的情况下,大连电瓷股价出现4个月内涨幅高达100%的异常情况,触发深交所大数据检测系统警报。

随后,深交所工作人员展开了调查,最后锁定了可疑的200多个个人账户,这些账户实际被一个自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所控制。

证监会立即将李卫卫列为重大嫌疑人进行调查,正当启动现场调查之时,突然在上海出现一个10亿元的机构频繁交易大连电瓷股票,而且以单向买入为主交易这一只股票,而该基金账户持有人为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朱一栋。

随后,案件真相也浮出水面:上海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负责人宋某某接受朱一栋的指令,具体负责大连电瓷股价操纵的相关事宜。2016年6月,宋某某把外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介绍给朱一栋,进行操盘,但是随着时间的延长,朱一栋和李卫卫产生矛盾,李卫卫在操盘的过程中,私自提高杠杆,并把配资多出来的钱买卖其他股票。朱一栋发现后多次警告,但李卫卫置若罔闻,大连电瓷股价出现大幅波动,朱一栋不得不动用自己公司的钱来维护股价。到2017年2月底,李卫卫操作购买的另外一只股票爆仓,连续两个跌停,配资账户也被出资方强制平仓。被平仓后,大连电瓷股票因为被大量卖出,股价一路下跌,朱一栋不得不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名义让股票停牌,但12月复牌后股价仍连续大跌。 其间,朱一栋还包下了上海虹桥机场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用来进行操纵大连电瓷股票的“工作地”。

7月12日,记者也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在朱一栋失联的十多天里,其父朱冠成仍可以正常联系,阜兴集团第二大股东赵卓权(持股30%)也已出面协调,协助意隆财富以及阜兴集团对接处理后续事项。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