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旗下资管计划违约 大股东中信信托“金蝉脱壳”?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12 19:29:16

摘要:投资者告诉本报记者:“6月12日我们过来的时候,公司还挂着中信锦绣的牌子,现在已经换成中信聚信,显然是在为大股东中信信托开脱责任。”

旗下资管计划违约  大股东中信信托“金蝉脱壳”?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对于中信系公司来说,2018年似乎流年不利。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获悉,中信集团旗下公司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锦绣”)一资管产品——“中信信诚-锦绣卓盈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简“该资管计划”)在延期一年后,仍旧无法向投资者兑付本息,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

此前,5月中信信托已经连续踩了“天房集团”和“北京黄金”两个“雷”;中信集团,6月又被审计署披露在业务经营、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风险管控等方面存在问题。

一位购买了该资管计划的王姓投资者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于2013年认购该项目,并签署资管合同,认购金额约75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29.4%-79.2%,产品于2013年6月17日正式成立起息。

资管合同规定产品期限“4+1”年,最终可延期的到期日为2018年6月16日,按照约定,资管公司将会在2018年6月16日后的10个工作日内支付投资人本金和至少10%年化收益。但截止记者发稿,该资管计划仍未向投资者还本付息。

对此,本报记者电话联系了中信锦绣负责该项目的投资经理,但对方拒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7月11日上午,部分投资者冒雨前往中信集团京城大厦北门抗议中信锦绣拒绝投资者合法要求,不予提供天然气项目底层资料,拒绝召开投资人大会,严重侵犯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请求,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告诉本报记者:“6月12日我们过来的时候,公司还挂着中信锦绣的牌子,现在已经换成中信聚信,显然是在为大股东中信信托开脱责任。”

资管计划涉嫌明股实债

本报记者拿到的该项目推介资料显示,该资管计划通过两层结构对融资方绿能集团提供融资资金,由投资者认购专项资管计划份额,而后专项资管计划作为有限合伙人(LP)认购投资主体鹰潭市锦虹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合伙制基金)部分合伙份额,再由合伙制基金鹰潭市锦虹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斥资1.5亿元认购绿能集团7.16%的股权。

该资管计划募集时间始于2013年5月,期限4+1年,已于2017年6月全部到期并延期一年至2018年6月,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

就资金兑付问题,中信锦绣给投资者的告知函显示,中信锦绣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若投资人大会决议延长合伙企业经营期限,则由投资主体合伙企业诉讼要求绿能高科股东按照投资协议回购7.91%股权;若投资者大会决定终止合伙企业,则合伙企业将进入清算程序,成立清算小组对所持有股权进行拍卖变现,清算周期和变现价款不可预计。

值得注意的是,该资管计划虽然是通过私募股权投资性质对标的公司绿能集团进行投资,但该计划推介书介绍,目标公司计划于2016年前在A股主板市场上市,合伙企业所持股份锁定期为上市之日起一年,解禁后合伙企业将通过二级市场出售股份退出。在乐观情况下,预期年化收益率达到79.2%。但若未能在2016年通过证监会发审委批准上市,大股东承诺将按10%利率回购。

因此,投资者认为该资管计划实为“明股实债”项目。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股权投资本身就是高风险投资,一般亏了就是亏了,但这里大股东又承诺10%利率回购,就相当于用一个固定收益类的产品包装了股权。”换句话说,也就是股权类产品以债权形式退出,类似“明股实债”。

项目信息披露不及时致投资者失去最佳回款机会

而中信锦绣对于该资管计划的延期,并未主动向投资者说明延期情况。

据王姓投资者反映,是其多次主动拨打中信锦绣电话以及到公司当面咨询后,才得知项目出现重大风险,绿能集团法人已被公安机关刑拘,故产品只能延期处理。中信锦绣项目经理也明确告知其没办法预测项目要延期多久,更无法预测投资人最终要亏损多少资金甚至是血本无归。

事实上,从中信锦绣披露的项目管理报告来看,2013年-2015年,融资方绿能集团的经营数据还是十分可观的。

据中信方面披露的2013年年度管理报告显示,截止到2013年9月30日绿能集团营业收入9.37亿元,净利润1.38亿元,公司总资产34.85亿元,所有者权益15.10亿元;2014年年度报告中指出,公司营业收入21.91亿元,净利润2.15亿元,总资产50.65亿元,所有者权益18.47亿元。

蹊跷的是,2015年年度管理报告与2014年年度管理报告所披露的经营数据完全一致。

而随后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管理报告中,中信锦绣均未再披露有关绿能集团的具体经营业绩数据。

仅是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指出,受到行业下滑和证监会对发行上市监管的双重影响,目前集团公司在上市方面的工作进展较预期有所延缓。并表示,目前集团公司正由执行委员会负责推动公司的A股借壳上市工作。

到了2017年,中信锦绣才披露绿能集团存量债务规模较大,面临着严峻的流动性风险。同时债务负担较沉重,月均支付银行利息近千万元,若银行抽贷或企业现金流不足以还贷的情况发生,可能会导致企业的债务风险。

2018年一季度管理报告中,中信锦绣再次表示,该项目在持有股权资产未能完全变现之前,面临的流动性风险较大,该项目退出的时间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为何2013年-2015年经营业绩尚佳的绿能集团,突然在2017年就被告知实际在2016年公司就已经大幅度亏损,对此,投资者质疑中信锦绣存在主观故意隐瞒绿能集团实际经营情况。

此外,投资者还向本报记者表示,在面临重要的回购时点时,中信锦绣未对投资人进行任何信息披露,也未向融资方行使回购权利,更未询问投资人意见,致使投资人失去最佳收回投资款的机会。

大股东“金蝉脱壳”

事实上,据投资者反映,该资管计划在2015年6月就已经爆出风险,当时传闻绿能集团董事长张孔明挪用资金并跑路,当时中信锦绣解释为“张孔明涉嫌职务侵占,人已找不到。”

2016年绿能集团第六次临时股东会表决,免去了张孔明董事长职务。中信锦绣的解释为行业不景气,公司经营困难,故免去了张孔明的职务。

“直到2018年4月绿能原董事长张孔明被刑拘,整整3年时间,中信锦绣从未向投资者披露董事长的问题。却于项目出事后,将中信锦绣原控股股东中信信托,变更为中信聚信(北京)资本管理公司。”上述王姓投资者说道。

不仅如此,她还向本报记者表示:“当时此项目经理为中信信托投行二部总经理,当时向客户推荐产品时他也一再强调这个项目实为中信信托的资管项目,如果项目出现风险,还有中信信托作为信誉担保。所以我们才放心的投了,可当项目发生风险时,没有看见中信方面及时披露相关信息,反而看到大股东中信信托玩金蝉脱壳,试图推卸责任。”

中信锦绣项目推介书则介绍,中信锦绣成立于2007年,总部设在北京,以私募股权投资业务为主,同时提供信托投资、资产管理、财务顾问、房地产投融资等综合金融服务。其原股东为中信信托、中信集团、中信资本,持股比例分别为40%、30%、30%,中信信托为其控股股东。

2018年6月6日,中信锦绣公告了其股权结构调整信息,中信聚信(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中信锦绣,为其全资控股股东。

公告中解释为,鉴于其作为外资企业,受外资准入政策的限制,在境内投资时无法直接投资外商投资禁止类和限制类领域,公司业务发展由此受到制约,因此公司调整了股权结构与以理顺公司的管理和定位。

上述王姓投资者则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因为项目无法兑付,最近我们找到中信锦绣的一位董事讨要说法,他直接说‘反正我们锦绣以后也不做项目了,你们爱告就去告吧。’当我们明确说明是因为大股东是中信信托才购买的产品,对方却说‘我们已经换了股东,中信信托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因为对该项目存有诸多疑问,投资者要求中信锦绣提供项目尽调报告、回购协议、融资协议、资金使用报告等底层文件,但时至今日,中信锦绣方面依然拒绝提供。

投资者所提供的资管合同中却明确规定:“资产委托人有权监督资产管理人及资产托管人履行投资管理和托管义务,有权按照本合同约定的时间和方式获得资产管理计划的运作信息资料。”

因此投资者认为,中信锦绣蓄意隐瞒项目事实,拒不提供项目相关文件,严重损害了投资人的权利。

对于该资管计划的种种疑点,本报记者曾拨打中信信托、中信锦绣、中信信诚多位负责该项目的投资经理电话均无人接听,拨打中信锦绣和中信聚信董事长电话均被挂断或无人接听,发送短信亦无人回应。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