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净利润暴跌九成 中江信托业绩“高台跳水”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6-15 13:51:06

摘要: 其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大幅缩水,其中,净利润更是从前一年的19.25亿暴跌九成至1.73亿,而除了断崖式的业绩下滑,其资管项目还频频踩雷,流年不利的中江信托还多次受到监管机构的处罚和通报批评及警示。

净利润暴跌九成 中江信托业绩“高台跳水”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6月6日,上市公司国盛金控发布公告称,因其未完成2017年的业绩,已经收到中江信托相关函件。其中,中江信托表示根据此前双方签订的《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暂不立即对其进行2017年度业绩承诺差额补偿,相关差额补偿在后续业绩承诺年度累积进行。

对此,一位资深信托经理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出意外,这里面的法律关系就是中江信托给国盛证券融资,而国盛金控作为国盛证券的母公司进行了担保,这里面提到的差额补足就是一种担保措施。这种情况在业内比较常见,尤其是上市公司,因为上市公司担保需要发公告,但这种差额补足协议,有时候就会比较模糊。”

无法按时获得分红,对于中江信托来说,业绩报表可能就不那么好看了。2016年还以黑马之姿跻身第一梯队的中江信托,2017年就遭遇“滑铁卢”。

其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大幅缩水,其中,净利润更是从前一年的19.25亿暴跌九成至1.73亿,而除了断崖式的业绩下滑,其资管项目还频频踩雷,流年不利的中江信托还多次受到监管机构的处罚和通报批评及警示。

净利润暴跌超九成

公开资料显示,中江信托是江西省两家信托公司之一,成立于1981年6月,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的全国性金融控股集团。其前身是江西信托,2009年3月经银监会核准换发新牌照。

该公司2010年至2015年的营业收入,依次为2.35亿元、5.25亿元、9.94亿元、11.96亿元、12.36亿元、13亿元,从历年的收入结构来看,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一直是其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占比分别为96.10%、96.62%、98.48%、97.54%、93.48%、79.65%。但其投资收益一直表现不佳,除2015年投资收益规模达到2.72亿元之外,前几年一直在百万规模徘徊。

但2016年是一个例外。2016年中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36.16亿元,不难发现,2016年中江信托的营业收入几乎是前3年之和。但其一直处于稳定增长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仅为24.45%,而历来占比较低的投资收益则大幅增长,由2015年的2.72亿增长至26.82亿,增长近10倍,业内排名也迅速跃升至第七名,跻身成为第一梯队信托“优等生”。

当然,这与此前中江信托出售国盛证券的股权不无关系。

2016年上半年,国盛金控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中江信托等国盛证券全体股东持有的国盛证券100%股权,标的股权的交易价格为69.3亿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比例各为50%,通过出售所持有的国盛证券股权,中江信托从中获得股权投资收益26.13亿元及国盛金控16%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中江信托一举完成增资。增资后,其注册资本由11.56亿元增加至30.05亿元,股东持股比例不变。彼时,30.05亿的注册资本位居行业第14位水平。

但“黑马”中江信托终究是昙花一现,未能在第一梯队站稳。

日前,中江信托披露的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直接由2016年的36.16亿元下滑至9.45亿元,同比下降73.87%;净利润也由2016年的19.25亿元暴跌至1.73亿元,同比下挫91.03%,位列68家信托公司跌幅榜第一。与之相对应的是,该公司排名一落千丈,2017年两项数据分别排名第43、58位。

罚单、逾期不断

除了业绩上演“高台跳水”外,中江信托在2017年金融监管风暴中还遭遇了多次处罚。其项下多款信托项目亦陷入兑付危机。

具体来看,2017年5月,中江信托因“绩效考评制度以及绩效薪酬发放不符合监管规定”被江西银监局开出40万元罚单,9月又因“未依规向监管机构报告关联交易”被罚30万元,临近年末,再因“短线交易国盛金控违规”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并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值得注意的是,中江信托在2017年年报中,对此只字未提。其年报“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受到处罚的情况”一栏,写着无。

著名信托专家孙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显然是不合规的,但由于监管部门对于非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不够严格,导致一些信托公司在披露年报时会选择性披露对自身不利的信息,也很常见。但我建议监管部门对此设立统一的监管标准,如果信托公司涉及到虚假信息披露,则应该对其进行审查和追究,严重的应该予以处罚或警告等。”

此外,2017年以来,中江信托项下信托产品逾期不断。据公开报道显示,中江信托已经发生逾期的包含“中江国际·金马276号”“金鹤140号亿阳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江金鹤194号”等,至少4起。

在重大诉讼事项一栏中,中江信托表示,报告期内,中江信托自主管理的金鹤189号、金鹤140号两个信托项目交易对手违反交易文件约定,公司已以受托人身份依法提起诉讼,截至本报告期末,上述诉讼尚未取得确定性司法判决,存在诉讼结果不确定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本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有重大影响的其他事项一栏中,中江信托表示,报告期末,公司代垫信托产品本金及利息4.76亿元挂账其他应收款,如代垫款项最终不能收回,则公司可能存在损失。

“这个代垫就是信托公司替借款人去垫本金和利息,但是他又享有优先受偿权,这和刚性兑付如出一辙。一般情况下,信托公司项下信托项目有兑付风险,信托公司就用自营承接受益权,让其他委托人退出,而代垫是直接按比例兑付,对所有受益人一视同仁。我们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遇到过这种情况,退谁不退谁很难处理,一旦项目发生逾期或者不好的征兆,委托人都会要求自己先兑付,所以如果不一碗水端平的话,很容易闹出来兑付危机。”上述资深信托经理说道,“这仅是我个人的思考,至于他背后的真实目的不得而知。”

孙飞亦表示,代垫信托产品本息实际就是刚性兑付,当信托公司旗下项目发生逾期风险时,信托公司为了维护自身的声誉,就会选择代垫。

对此,本报记者拨打中江信托相关部门电话欲了解更多情况,但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

如今,信托业正处金融监管风暴的中心,中江信托能否再次逆袭还未可知。

据中江信托官网介绍,其拥有一支具有信托、证券、保险、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基金管理等资深从业背景的专业团队,构建了以北京、上海、深圳、浙江、江苏、福建、四川、陕西、辽宁、山东、河北等50个金融研发中心为依托的全国性业务布局、资源网络和营销体系,可根据客户的资产状况、风险偏好,利用信托独特的制度优势和功能,为客户提供跨越多个金融市场、多个行业、多个地域的专业化、综合型金融服务。

但上述资深信托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团队主要就是一些人力成本,一般派过去三四个人租个办公室就可以展业了,这并不能说明其实力,真正有实力的是拥有这些牌照的公司,牌照才能代表实力。”

中江信托亦在年报中指出,在境内外不确定性因素增多的大背景下,宏观经济波动性加大,资本市场低迷,债券等市场违约风险上升,经营面临较多不确定性。同时,行业竞争加剧,面临周期性调整压力。此外,地处欠发达地区,客户资源相对有限,尤其是高端客户缺乏,合格投资者的培育拓展难度相对较大。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