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热衷规模扩张 资本压力加大 重庆银行海安农商行上市抢道

作者:冉学东 王仲琦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6-14 09:49:21

摘要:年初以来,中国A股从最高点3587.03点下跌了500多点,近期银行股更是上演破净潮,但是凄风冷雨的股市没有浇灭以城商行和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上市的热情。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冉学东 见习记者 王仲琦 北京报道

年初以来,中国A股从最高点3587.03点下跌了500多点,近期银行股更是上演破净潮,但是凄风冷雨的股市没有浇灭以城商行和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上市的热情。

6月11日,重庆银行发出公告,证监会已正式受理其A股IPO申请;6月8日,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预先披露了招股说明书。短短4天,两家地方银行跑步加入A股IPO排队的行列。

截至目前,A股IPO排队候场的银行数量已经达到19家,这支由城商行和农商行组成的中小银行大军严阵以待。证监会最新数据显示,除了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和重庆银行,目前郑州银行、长沙银行已通过发审会,西安银行、兰州银行、青岛银行、青岛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苏州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9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浙商银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厦门银行和亳州药都农商行5家银行处于 “已反馈”状态;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为“已受理”状态。合计募集资金规模上限接近900亿元。

为何近期如此多的中小银行加入了A股IPO排队的行列?从这些银行公布的招股书中似乎可以找到答案。华夏时报记者在这19家银行招股书中发现,这些银行大多数存在资本充足率不足的问题,多数银行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募集的资金将用于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说:“银行通过上市募集资金来补充资本金最快捷、更充分。”

政策暖风频吹

公开数据显示,证监会发审委今年以来共审核99家公司IPO申请材料(剔除“取消审核”案例),其中53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为53.54%,远低于2017年79.33%通过率。

但从单月来看,今年1月份通过率为40%,而截止到5月份通过率已经达到76.92%,单月IPO通过率明显回升。

再从排队的企业数量来看,根据证监会披露,截至6月4日,IPO排队企业数量已经下降到307家。处于正常审核状态的有280家,其中上交所149家,深交所158家(包括中小板48家、创业板110家)。这几年被监管层经常挂在嘴边的IPO“堰塞湖”已从高峰时的近900家下降到目前不到300左右。

对此李大霄表示,近期从政策层面看确实宽松了一些,这主要体现在过会率的提高上。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5月份郑州银行和长沙银行两家银行先后通过证监会发审会,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17年通过发审会议上市的银行只有成都银行一家,这无疑向有上市想法的中小银行释放出积极信号。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地方银行开始扎堆提交IPO材料,A股IPO候场的队伍不断壮大。目前,除了已经过会的郑州银行和长沙银行,还有17家中小银行在排队。这些候场的银行中还出现了像厦门农村商业银行、厦门银行和青岛银行、青岛农商行这样同城PK的场面,可见地方银行高涨的上市热情。

市场上乐观的分析人士甚至认为,今年银行股IPO的节奏比去年明显加快,根据上市周期预测,排队的银行股下半年可能迎来密集上市潮。

补充资本金不足

“从目前中国的银行业发展来看,银行获得利润和利润增长主要还是通过扩大规模实现。在监管层对资本金和资本充足率的严格管理下,热衷扩张规模的中小银行普遍面临资本不足的瓶颈。”一家上市的城商银行高管说。

打开排队候场的马鞍上农商银行年报,该行确实存在资本金充足率下降的情况。2015年到2017年,马鞍山农商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1.15亿元、12.89亿元和11.94亿元,但马鞍山农商银行在2017年资本充足率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均出现大幅下滑。报告期内,2015年到2017年马鞍山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4.27%、24.86%和17.78%,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0.36%、21.05%和14.81%。

另外一家候场IPO的大丰农商银行存在同样的问题,该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处于较低水平,该行在2017年年底资本充足率不足15%,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三年均未超过13.5%。

前述上市银行高管指出,在金融监管下,银行一些优质的表外业务有回归表内的需要、非标转标等,这样都会导致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所以很多中小银行准备通过IPO上市来补充资本。

对于一些中小银行通过上市补充资本的做法,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认为,目前的中小银行已经过了高速发展的阶段,整体效益滑坡比较明显,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容易通过吸引国有或社会资本来增资扩股增加资本。银行又是高负债经营,需要不断补充资本,银行上市能够拓宽融资渠道,提高资本充足率,整体看银行上市是补充一级核心资本最立竿见影的手段。

一般而言,城商行和农商行多是从城市信用社或农信社改制而来,历史上有些业务操作存在着不规范的现象,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银保监会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类机构情况表显示,城商行不良率为1.53%,农商行为3.56%,在各类银行机构中处于高位。

中小银行通过上市不但可以补充资本,还可以改善高企的不良率。

提高抗风险能力

易纲行长在博鳌论坛上称,要彻底放开银行存款利率,同时进一步放宽外资进入中国金融业的门槛。经历了近二十年的利率市场化进程终于行将结束,银行业的市场竞争环境也进一步升温。

放开银行存款利率实际上就是利率市场化,这仿佛是中小银行头顶响起的一声惊雷。

利率市场化就是将利率的决策权交给银行,由银行自己根据资金状况和对金融市场动向的判断来自主调节利率水平,最终由市场供求决定银行利率体系。

利率市场化无疑会扩大银行业在高风险领域的投资,然而以城商行和农商银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缺正是投资渠道,对于高风险领域的投资缺乏自己的投资部门和相关经验,受基准利率下调的影响,存款利率相对也是低于之前几年的水平,对于一般存款客户而言存款收益也是相对减少,因此吸储能力也会随之降低。同时,中小银行业务经营没有形成多元化发展,像外汇、理财、贵金属、第三方存管等业务还没有形成规模。

在投资渠道和多元化发展方面,中小银行和一些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相比完全处于劣势。随着吸纳存款能力的下降,中小银行潜在的流动性风险更大了。

一直以来,我国的中小银行主要依靠传统的存贷业务实现收入,习惯依赖利率管制享受“政策红利”。利率市场化使中小银行存贷利差变窄,收入越来越慢。随着中小银行的收入减少,投入到科技信息领域和新业务拓展上的资金也将缩减,造成中小银行这些方面发展缓慢,进而形成恶性循环。

生存和发展,是摆在中小银行面前一道严峻又必须解答的问题。前述上市银行高管认为,一些中小银行努力争取登陆资本市场,补充资本金,充分发挥资本这一安全垫的作用,也是为将来的利率市场化做准备,抵御风险,积极参与市场竞争。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