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产正文

2017年巨亏25.11亿元 重组中的中弘股份前途未卜

作者:陆肖肖 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5-4 20:29:33

摘要: 过去几个月以来,中弘股份(000979.sz)一直麻烦不断,债务违约、项目暂停、大幅亏损等问题相继出现。近来的重组计划为这家风雨飘摇的企业带来了一丝转机,但其公司本身业务近期进展不利,王永红的中弘股份能否自救成功还未有定数。

2017年巨亏25.11亿元 重组中的中弘股份前途未卜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陆肖肖 于玉金 北京报道

  过去几个月以来,中弘股份(000979.sz)一直麻烦不断,债务违约、项目暂停、大幅亏损等问题相继出现。近来的重组计划为这家风雨飘摇的企业带来了一丝转机,但其公司本身业务近期进展不利,王永红的中弘股份能否自救成功还未有定数。

  经营业绩大变脸

  4月27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逾10.16亿元,同比上年同期44.52亿元降77.18%;净亏损逾25.11亿元,同比上年净利1.57亿元降1699.01%;基本每股收益-0.30元;每股净资产0.87元。

  至于2017年亏损的主要原因,中弘解释称,2017年公司的房地产业务受到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特别是受北京商办项目(商住房)调控政策的影响,公司御马坊项目和夏各庄项目(商业部分)销售停滞,且2016年度已销售的御马坊项目在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大量退房,其他区域项目与上年同期相比销售收入也大幅下滑,导致公司的2017年房产销售收入大幅下滑。同时,公司所属境外公司,包括中玺国际、KEE、亚洲旅游等,2017年亏损较大。

  实际上,北京御马坊一直是中弘的明星项目,一度是为中弘股份贡献业绩的主力。有数据显示,2016年9月,御马坊的商住部分开始对外销售,当月其以604套的销售成绩一举冲到北京商住项目销售排名第一。但在北京市商住房调控政策出台后,商办类项目被限售停贷,众多业主选择了大面积退房,对中弘的业绩造成了重大影响。

  除大面积退房造成的影响外,御马坊项目还涉及到一宗债务违约问题。2016年7月14日,御马坊置业与中山证券、成都银行金堂支行签署了《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中山证券拟委托成都银行金堂支行向御马坊置业发放贷款11.99亿元,作为借款质押,中弘弘毅拟将持有的御马坊置业51%股权质押给中山证券,并拟将持有的“北京御马坊项目”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抵押给成都银行金堂支行;同时,中弘弘毅拟将持有的御马坊置业49%股权以100万元转让给中山证券,同时在贷款到期日以100万元的价格进行回购。

  但随后,一年多以来,中弘股份仅偿还了累计3.99亿元的贷款本金及对应利息,此后便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时间偿还债务。中山证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提前偿付全部剩余本金、股权回购价款及相关利息等。法院裁定冻结、划拨御马坊置业、中弘股份、王永红银行存款8.0698亿元,及应向申请人支付的135.6883万元股权回购价款和股权维持费。此外,法院还裁定查封、拍卖中弘弘毅持有的御马坊置业51%的股权及其派生权益。

  转型不力

  公开资料显示,王永红发迹于北京知名项目——中弘·北京像素。2000年,王永红以极低廉的价格在北京朝阳区五环外的常营乡附近一次性购买了600亩土地,在紧握土地8年之后,随着北京CBD东扩,这块地的价值攀升,2008年,这块地被开发成了中弘国际商务花园,即现在北京商住市场上著名的北京像素,这个项目至少为中弘带来了50亿元的利润。

  但随后,王永红在开发商业项目的同时,将视线瞄准了旅游地产。除了地产板块外,其商业版图还遍及旅游、股权投资、互联网金融、影视、矿业等。近年来,在资本市场上,中弘股份也接连收购了多家上市公司。

  2015年,中弘股份提出了“A+3”战略,即A股布局一家上市公司,同时在境外布局三家公司,一家围绕互联网金融做物业营销,一家是在线旅游上市公司,另一家是品牌运营管理公司。

  但中弘的转型之路走得并不顺利,王永红还卷入了徐翔案。其布局的多个旅游地产项目也较为坎坷,被中弘寄予厚望的海南半山半岛项目收购计划失利,由于其所涉及土地相关手续无法按时办理完毕,标的资产质押尚未解除,于近日宣告收购失败。

  另外,环保督察风暴席卷海南,中弘也未能幸免。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和国家海洋督察组加大了海南省的环保督察力度。海口市海洋和渔业局于2018年1月5日对辖区内的所有填围海项目下发通知,实施“双暂停”,即暂停施工、暂停营业,中弘股份的如意岛项目也在其中。

  中弘的另一个旅游地产项目遭到了拆除的命运。2016年,中弘股份旗下中弘弘熹以4.35亿元收购国之杰公司所持有的三亚小洲岛公司59%股权,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三亚小洲岛项目开发成本为26.4亿元。为落实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整改要求,三亚市对该项目进行了拆除。

  债务缠身

  持续扩张的业务以及业绩的乏力,令中弘股份陷入了债务危机。4月23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自上次公告日起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11.1亿元,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为22.7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占公司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23.13%。公司目前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而这已不是中弘股份的第一次债务违约,最先是去年年底中弘旗下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债务利息违约的消息被曝光,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9家信托公司将近70亿资金借给了中弘股份,其中,中信信托有35亿的资金以股权的形式投入中弘股份,许多信托公司在债权尚未到期时就进行了资产保全措施。但中弘股份债务严重,资产已经经过多轮质押,信托公司的债务追偿也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在债务缠身,业务进展不利的关口,中弘股份进行了重组。3月19日,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桥投资”)共同签署了《关于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战略重组协议》。

  根据协议,港桥投资将联合其他主要合伙人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向境内外合格投资者定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作为重组基金的管理人,港桥投资拟管理本基金对中弘集团进行重组,重组基金的期限为3年。本次重组的目标为帮助中弘集团盘活资产、偿还债务,加强管理和风险监测,调整中弘集团经营战略,促使中弘集团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如果重组能够顺利推进,对于中弘意义重大,或将走出债务危机的泥潭。另外,对于港桥投资的背景,市场上普遍分析,其背后资本为国内资产管理巨头“华融系”。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引入了“华融系”这一实力雄厚的合作方,中弘的自身业务尚存诸多困境,财务问题也是困扰中弘的一大因素,重组的进程仍未明朗。

责任编辑 袁晓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