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点正文

宜昌“低价团购房”事件后续:法官互相裁定被指程序违法

作者:李继远 葛爱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05-03 19:20:22

摘要:原本是多方共赢合作开发商品房,为实现“点军区干部职工多年梦想”的好事,如今正一步步演变成难以收场的诉讼车轮战。

华夏时报记者 李继远 葛爱峰 济南报道

原本是多方共赢合作开发商品房,为实现“点军区干部职工多年梦想”的好事,如今正一步步演变成难以收场的诉讼车轮战。

“我们起诉宜昌市人民政府、宜昌市国土资源局还有宜昌市点军区人民政府的行政诉讼案已经获得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立案。”5月2日,湖北宇星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宇星置业”)执行总经理余成竹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作为购房者,点军区政府部分公职人员也在此前始轮番将宇星置业告上法庭并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企业账户以及房产遭到查封,这让原本就举步维艰的宇星置业雪上加霜。

互不相让的诉讼正让原本就棘手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法官互相裁定被指“程序违法”

“我们所有的银行账户、所有的资产都已经被诉前保全查封。”宇星置业执行总经理余成竹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已有共计263名购房者进行了诉前财产保全,共计冻结宇星置业财产7000多万元。

这让依靠房产销售赚钱的宇星置业断了生计。“早就发不出去工资了。”余成竹表示,由于银行账户遭到查封,开发好的房产已经停止销售,公司运营也早就陷入瘫痪状态。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多份来自宜昌市点军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这些裁定均是在当天申请、当天受理并当天获得了执行。

“虽然跟我们签订了合同,但是我们诉讼的是合同无效,产权在法律意义上还没有完全确定,居然拿有争议的房产为担保物,来保全我们公司另外的合法资产。”余成竹对于这些“高效”裁定感到气愤,不仅如此,他还表示,这几份裁定书中,多数购房者的身份是来自点军区的法官,“本案涉及到点军区人民法院众多工作人员,法官之间互相做裁定,这属于应该回避而不回避的程序违法”。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编号为(2017)鄂0504财保13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其审判员为殷红霞,其申请人中鄢裴培、王立立分别是12号民事裁定书和18号民事裁定书的审判员,而在编号为(2017)鄂0504财保12号民事裁定书中,审判员殷红霞则是申请人中的一员,审判员则是出现在13号民事裁定书中的鄢裴培。

在其他数份民事裁定书中,也存在上述相似的情况。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规定,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规定,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应当自行回避。

针对程序违法的问题,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对点军区法院作出的另外一份民事裁定书中也给出了认定。“关于原审程序问题,本院认为,本案一审法院合议庭三名法官均为涉案项目购房人,即本案被告,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依法应当回避。”

2017年11月份,宇星置业向宜昌市点军区人民法院起诉点军区政府违法,不过该案并未获得点军区人民法院的受理,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原审裁定。

“原审裁定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湖北省高院编号为(2018)鄂民再77号裁定撤销了点军区人民法院和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民事裁定,并指定宜昌市葛洲坝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华夏时报就此事分别向点军区法院院长肖中年和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叶德武发送了短信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均未能获得其回复。

拿地建设一波三折

宇星置业与点军区政府的合作始于2012年。当时,点军区委办公室、点军区政府办公室下发《关于成立西边冲商品房项目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2013年2月份,点军区西边冲商品房项目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下称“领导小组”)与宇星置业签订了委托开发框架协议,框架协议内容明确,工程占地约150亩,总建筑面积约209000平方米,“甲方按建设住宅总面积每平方米付给乙方100元开发利润,计入开发成本”。

不过,这个名为“江南星城”的项目在拿地过程就出现了风波。

“2013年3月14日下午3点30分左右,为了找一个稳定的网络,我们决定在白龙岗丽橙酒店开一个房间摘牌。”在一份土地摘牌说明中写道,竞价开始后,地价就一路飙升,“摘牌价格从起拍价每亩80多万上升到最后摘牌价格每亩190多万元”。

失控的土地价格让各方始料未及,在这份说明中表示摘牌期间相关人员至少两次给当时的书记区长打电话请示是否竞拍,他们均电话指示,不管多少钱一亩,一定要让湖北宇星置业摘牌建设点军区职工团购房项目,给全区职工一个交代。

最终宇星置业以2.91亿元的价格摘得土地,比起拍价高出1.636亿元。如此之高的土地价格让点军区政府也始料未及,为了弥补差价,双方签订的开发补充协议将干部职工团购房的数量由1770套减少到了950套,团购均价为3500元一平方,余下的房产由宇星置业进行市场化运作。补充协议中还约定由领导小组负责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

原来以为通过市场化运作可以弥补过高地价造成的资金亏损,但是紧跟其后的某品牌地产商项目的低价入市,成为压倒“江南星城”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的拿地价格均价是76万元一亩,我们税后200多万一亩。”余成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项目开盘后均价仅4500元每平方,而江南星城均价则是5300多一平米,“他们开盘后直接就把我们的价格拉下来了。”

湖北亚隆资产评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意见显示,江南星城商品房成本为4266.89元/平方米,车位成本为69936.76元/个。该报告书估算,商品房成本倒挂损失9214.4万元,与同期市场相比,销售差价为18728.66万元,车位成本倒挂损失348.78万元。

“‘江南星城’因团购房项目损失在2.5亿以上。”湖北宇星置业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关于同意在市政府及市中院主持下协商解决江南星城损失问题的报告”(以下简称“解决报告”)显示,2017年12月27日,宜昌市政府召开协调解决“江南星城”问题的协商会议,宜昌市多位主要领导参加了此次会议。

会议提出点军区政府承担一部分、团购房买受人补一部分、企业承担一部分的原则协商处理江南星城的损失问题。

截至目前,上述会议提出的解决方案仍未有实质性的进展。“我们不了解情况。”5月3日,宜昌市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回复华夏时报记者时表示。

不过,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4日(2017)鄂05行初70号作出的行政判决已经认定“点军区委、区政府办公室联合行动下发通知成立点军项目领导小组,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该行为违法”。

“这个违法行为已经造成了我们巨大的经济损失,如果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我们胜诉,点军区政府就需要赔偿我们的损失。”余成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过,截至目前,该案尚未进行审理。

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