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赖小民身后的多米诺骨牌

作者:陈岩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20 23:33:05

摘要:“赖小民”这个名字已经从中国华融网站上彻底消失。目前,这位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因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岩鹏 北京报道

“赖小民”这个名字已经从中国华融网站上彻底消失。目前,这位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因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官方公布后,华融系港股上市公司4月18日和19日全部停牌,20日复牌全线大跌。作为华融“影子公司”的中国港桥,已连续暴跌3日,跌幅高达31.4%。

中国华融最新公告称,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赖小民辞任。据媒体报道,赖小民在担任中国华融董事长期间连年向一家注册于宁夏的民营企业大量输血,扶植为华融的“影子公司”,终因此被查。

赖小民的落马,不仅搅动了金融圈还震撼了资本市场,冲击波从香港中环到西北贺兰山麓,掀起了连锁反应。

最近一段时间,宁夏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屠国军、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宋文瑄、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钱巨炎等先后“落马”。

官媒发文称,赖小民和这些腐败分子的接连被查,也表明金融信贷领域的反腐败斗争在不断深化。

影子公司

4月19日晚,中国港桥发布公告称,近期出现有关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兼董事会主席刘廷安的媒体文章。董事确认,4月19日,公司管理层能够与刘廷安联络,并获悉彼正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差,且能够持续以上述身份履行彼的职责职务并能随时进行沟通。

中国港桥的这份公告意在说明刘廷安没有失联。此前坊间有传闻称,与赖小民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刘廷安。

“赖小民和刘廷安是同校同级同系的,两人是同学,1983年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一位接近中国华融了解内情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中国港桥非执行董事毛裕民也是江西财大1983级毕业生。”

除了赖小民的江西财大“同学帮”,他的华融系人马在中国港桥也是进进出出好多回。

比如说,原中国华融投资运营总监、同时兼任华融信托和华融国际控股董事长的周伙荣,2016年8月从中国华融退休后,便加入了中国港桥任执行董事。2017年7月26日,中国港桥公告周伙荣辞职。

今年4月18日中国港桥发布公告,独立非执行董事魏伟峰博士辞职。魏伟峰还有一个身份,即在任的中国华融上市公司秘书。

另外,中国港桥的部分资金也由华融系公开输送。比如,2017年5月,中国港桥通过附属公司与华融金控附属子公司拟成立合计20亿元的两只基金,中国港桥出资4.4亿。

除了联合成立基金,中国华融及其子公司与中国港桥也有股权上的关系。2017年12月,中国港桥间接全资附属公司(Power Tiger Investments Limited)斥资7920万元收购8800万股华融投资股份,持股比例为4.85%。

上述知情人士称,华融系扶持中国港桥的目的,是想通过中国港桥与天元锰业形成紧密的联系。

据了解,身担中国港桥董事会主席的刘廷安,同时也是天元锰业的副董事长,周伙荣担任天元金融集团的非执行董事。港桥和天元的员工甚至同在一起办公——港桥的香港办公室承租于中国天元金融集团,天元锰业和天元金融的实际控制人均是贾天将。

不仅人事交叉,股权三方也交错在了一起。

贾天将控制的天元锰业是中国港桥第二大股东,同时他通过两家关联公司又成为了华融系上市公司“华融金控”的第二大股东。此外,中国港桥也是另一家华融系香港上市公司“华融投资股份”的第三大股东。

在中国港桥、天元系任职的刘廷安、周伙荣以及天元锰业的实控人贾天将被媒体划为“赖小民的朋友圈”,天元金融集团更是被媒体指为华融的“影子”。

输血扶植

宁夏中宁县位于古丝绸之路上,这个著名的“枸杞之乡”诞生了世界最大的电解锰企业天元锰业。

全国工商联去年8月发布的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天元锰业位列66位,比上年上升43位,是宁夏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2016年,贾天将、东菊凤夫妇以55亿身价入选胡润富豪榜,成为宁夏第二大富豪。

而十几年前,天元锰业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2003年,贾天将以301万元竞拍买下濒临倒闭的中宁县金属锰厂,改名为“天元锰业”,从此逐渐发家。加纳、南非、澳大利亚、土耳其等国的锰矿石集装箱,从天津港、连云港入境,通过铁路货运直抵宁夏,而中宁火车站又成为全球金属锰产品的重要起始点。

赖小民更倾向投资先前并不知名的民营企业,最近的一笔收购是买入中国华信一家子公司36%的股权。后者的董事会主席叶简明已在今年2月底被带走。

过去15年里,贾天将曾多次谋求将天元锰业上市,但均未成行。吊诡的是,2015年至2017年底,电解锰市场价格猛跌,行业处于低谷期,天元锰业的营收却逆势上扬,2015年至2017年分别为264.7亿、372.8亿、600亿。

和同行相比,贾天将似乎也不差钱,在行业处于低谷的时候,天元锰业的资本运作和金融布局反而更加频繁,这或许与赖小民的“扶植”分不开。

天元锰业是华融的大客户,去年赖小民率华融近百人的团队赴宁夏考察,其间直接在天元锰业召开了2017年客户管理工作会议暨大客户现场座谈会。而早在2013年,华融信托就成立信托计划,两只规模10.3亿元,通过信托贷款向天元锰业补充流动资金。

2014年,中国华融与天元锰业合资成立了华融西部开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华融方面持股60%,天元锰业持股40%。

去年9月中国港桥与宁夏国投集团签约,联合筹建一个总规模为122亿元的宁夏战略新兴产业发展投资基金,其中,以银行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出资90亿元,华融西部、亨通集团、宁夏天元锰业作为劣后级出资20亿元。当月,华融证券也在宁夏银川注册成立华融天元产融基金、商贸收益投资基金、战略新兴产业基金,总规模460亿元。

赖小民被调查后,财新将赖的落马原因指向贾天将的天元锰业。事情到底是不是如媒体披露的那样,赖小民和贾天将之间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的关系,还是让我们耐心等待调查结果的出炉。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