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结局还是开始?谁在误读胡玮炜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9 00:12:38

摘要:摩拜单车的命运在清明前夕有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而随着摩拜被美团收购,摩拜创始人团队的身家则可能达到数亿美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摩拜单车的命运在清明前夕有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而随着摩拜被美团收购,摩拜创始人团队的身家则可能达到数亿美元。

相比摩拜CEO王晓峰多年的外企高管经历,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的人生更具有戏剧性。这个在十多年前拖着箱子只身来到北京、月薪仅有三千的北漂青年,在3年前站上共享经济的风口浪尖后,走出了另一种人生轨迹。她创立的摩拜成立不到4年,估值飞涨,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独角兽。胡玮炜成为最引人注目的创业者之一,各种荣誉纷至沓来。

但这场资本催生的繁华中,人生仿佛开挂的胡玮炜却无法左右摩拜的去向。在资本意志的最新抉择中,胡玮炜等创始团队“出局”,变身职业经理人。事实上,人生从没有戏剧性,站在偶然背后的从来都是必然。

创始人“出局”

在创业3年后,胡玮炜创立的摩拜没有选择与老冤家ofo合并,而是卖给了急需在出行领域大展身手的美团。

4月3日晚间,决定摩拜命运的摩拜股东大会在北京东三环附近的嘉里中心举行。摩拜的管理团队被宣布保持不变,美团创始人王兴将出任摩拜董事长。但双方并没有公布这场交易的最终金额。

坊间传出两个版本,一个是美团出价37亿美元收购摩拜,除了16亿美元现金和11亿美元美团点评股票外,还包括摩拜10亿美元的债务。另一个版本则是,美团以35%美团股权和65%的现金收购摩拜,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元的现金退出。

无论这两个版本的细节真实性有多少,摩拜的创始人团队都将变身职业经理人,就此出局。此前曾有消息称,胡玮炜在摩拜占股大约9%。以37亿美元粗略计算,胡玮炜身家将近4亿美元。

王晓峰在结果发布后,曾称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但“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相较于王晓峰的悲壮,胡玮炜随后在朋友圈的发言更为释然:“大家都更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

80后、双鱼座的胡玮炜在创办摩拜之前,曾担任过十年的汽车记者。她的人生转折发生在2014年。那年11月,原本要为蔚来汽车创始人、出行领域知名投资人——李斌和创业者牵线搭桥的胡玮炜,最终却被李斌建议去做共享单车。

这个看似戏剧性的创业开头迅速引发“井喷”效应。2015年底,摩拜在上海试运营,2016年9月摩拜进军北京。摩拜和ofo很快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头部厂商。此前公开数据显示,摩拜共计投放了约800多万辆单车,日订单则超过2000万单。

资本的力量

但所有的戏剧性背后都有必然因果。在喊了许久资本寒冬后,胡玮炜进入的共享单车行业站上了投资风口,投资者与创业者蜂拥而入,而摩拜则站在了浪潮之巅。

胡玮炜人生开挂的背后是无数资本助推的结果。2017年11月,高通战略投资摩拜。而在此之前,摩拜已经完成了E轮融资。2017年10月,美国创投研究机构CBInsights发布的全球独角兽公司榜单显示,摩拜当时的估值达到30亿美元。

但摩拜的出售,并不由胡玮炜左右。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此次美团收购摩拜,背后的撮合者之一是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

有消息称,腾讯目前为摩拜的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比例为10%-15%,拥有一个董事会席位。还有消息称腾讯在摩拜的持股达到20%左右。这些不同的数字都体现出一个事实,即腾讯在摩拜掌握较大话语权。

而在摩拜内部,作为天使投资人的李斌也比胡玮炜掌握更大的话语权。

有消息称,在美团收购摩拜前,是李斌与王兴进行了半年的谈判,直到两周前细节才大致敲定下来。公开资料显示,李斌于2015年初出资146万元投资了摩拜单车,并出任摩拜董事长。事实上,摩拜这个项目的名称和想法就起源于李斌。而李斌还为摩拜找来了更多融资。愉悦资本、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华平资本、淡马锡等摩拜的投资方同时也是蔚来汽车的投资人,而且多数与李斌私交甚好。

个人的力量在资本博弈中被湮没。在这场决定摩拜命运的投票中,摩拜的管理团队据称没有否决权。王晓峰在投票结果出来后也称:“胳膊拧不过大腿,在中国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各种巨头。”

而一切早有预兆。财经作家吴晓波在2018年春节前采访了胡玮炜。她当时在采访中称:“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她当时还称:“有一段时间,我回想过去,是不是有别的路可以选,是不是能够有一个稍微不同一点的过程,或者一个跟现在不太一样的结果。”而她想了很久之后的答案,是没有。

个体的焦虑

从被推到资本风口上的那刻起,胡玮炜就没有别的选择。从10年前的熟悉人生路径跳出,胡玮炜和摩拜用3年时间经历了其他公司10年甚至一辈子的路。

从记者到最热创业者的身份切换,意味着截然不同的人生体验。胡玮炜去年8月曾说过,“我们每天都在面对挑战,不是面对焦虑。你说会不会遇到自己的瓶颈和问题,我也想说,可能你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碎了,然后又重建。”

但共享单车行业的快热快冷,等不了一个个体的自我成长。

摩拜选择卖身的时刻,并不是摩拜估值最高的时刻。但摆在面前的一个现实是,共享经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遇冷。从2017年下半年,摩拜的融资进度明显放缓。此前有消息称,从2017年年底开始,摩拜一直在找美团、滴滴以及国内各大政府基金等,寻求融资或收购。

而看不到盈利希望的投资方,则希望尽早套现离场。

坊间流传的摩拜单车财报显示,摩拜在去年12月的收入只有1.1亿元,而相对5.65亿元的销售成本、1.46亿元的管理支出以及0.8亿元的减值损失,摩拜在当月的亏损高达6.81亿元。而此前还有消息曝出,摩拜和ofo资金吃紧,共计挪用60亿元用户押金等。

但今时今日摩拜运营数据的好与坏,对美团和王兴的实际意义更大。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王兴的风格较为强势,胡玮炜等创始人以后的施展空间不会很大。而对于创始人胡玮炜来说,摩拜被美团收购意味着一种生活状态的结束,也意味着一种新生活状态的开始,无论好坏。

4月4日,在朋友圈作出不存在所谓出局发言的下方,胡玮炜还放了一首美国工业摇滚乐队九寸钉的作品《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歌中写道: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攀登得够高,高于我们所宣判过的一切,我们面临一个结局,这即是终结的开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