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高管“食言”员工被套散户索赔 科融环境暴跌控制权晃荡

作者:王俊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2-8 18:15:27

摘要: 科融环境(300152.SZ)自1月30日复牌后至2月6日连续5个跌停板,其大股东的股票已跌破平仓线,不过由于大股东股票被冻结,尚无法强制平仓。

高管“食言”员工被套散户索赔 科融环境暴跌控制权晃荡

本报记者 王俊仙 南京报道

科融环境(300152.SZ)自1月30日复牌后至2月6日连续5个跌停板,其大股东的股票已跌破平仓线,不过由于大股东股票被冻结,尚无法强制平仓。

此外,科融环境的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纷纷在此轮下跌中“割肉出逃”,且部分个人投资者已经开始联系律师商讨索赔事宜,主要涉及科融环境控股股东等此前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事项。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曾在科融环境实控人毛凤丽的倡议下增持的员工如今已经被“深套”,而毛凤丽及上市公司董监高的增持承诺还未完成。

股票无法平仓

1月29日晚间,科融环境宣告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该事项自从2017年9月25日起停牌筹划,随后确认拟购买标的资产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北京英诺格林科技有限公司剩余股权和辽宁中冠环境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然而由于各方未能就交易相关具体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经协商决定终止筹划。

与此同时,科融环境还发布了2017年业绩预告的补充公告,预计2017年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100万元和560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1.32亿元。

记者注意到,科融环境预计2017年度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预计为3400万元左右,这也意味着非经常性损益在科融环境归母净利润中的贡献比重在六成以上。

然而业绩扭亏为盈的利好并未对冲终止重组等利空消息的影响,1月31日午间,科融环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徐州丰利科技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徐州丰利”)持有公司股票2.103亿股,共质押了近2.03亿股,其中徐州丰利质押给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9279.74万股股票已跌破平仓线。

然而由于徐州丰利目前正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所持有的股份已被冻结,根据有关规定,大股东在被立案调查期间不得减持(包括股权质押平仓)公司股份。因此本次徐州丰利质押的股票虽跌破平仓线但不会被强制平仓,亦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2月1日晚间,科融环境再次公告称,徐州丰利质押给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5162万股股票、质押给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5845万股股票已跌破平仓线。

据此计算,徐州丰利持有的科融环境的96.5%股份均处于质押状态,且这些质押的股票已经全部跌破平仓线。

江苏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东质押的股份被冻结时,证券公司确实不能强平,但是会要求该股东采取补充现金、增加质押等措施,如果股东做不到,不仅每天会产生罚息,而且触发合同违约条款的话还会产生违约金,违约金金额一般都很大。不过虽然有罚息、违约金,但风险主要还是由券商承担,因为股价可能继续下跌产生更大的损失。

投资者“割肉”索赔

2月5日科融环境再次跌停价开盘,但上午10点左右打开跌停板,不过最终还是以跌停收盘,当天多空对决激烈,从盘后龙虎榜数据可以看到,两个机构专用席位现身卖出金额前五营业部,其中,卖出金额排名第一的机构专用席位当天交易金额3451.27万元,另一个机构专用席位卖出金额排名第五,为995.06万元。

以2月5日交易均价4.01元/股计算,上述两家机构专用席位的卖出数量分别在860.67万股和248.14万股左右。

而根据科融环境三季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中共4家机构投资者,包括“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博时逆向投资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中信盈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信盈时智明1号资产管理计划”、“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方正东亚.恒升28号证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博时卓越品牌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LOF)”,持股数分别为860.01万股、349.56万股、325.92万股和250.01万股。

此外,博时基金持仓数据显示,2017年四季度末,博时基金一共有两只基金产品持有科融环境股权,包括博时逆向投资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数860万股,这与上述2月5日估算的龙虎榜卖出金额第一机构席位持股数较为接近,还有一只博时泰安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科融环境60万股。

记者注意到,“博时逆向投资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进入并增持科融环境的时间在2017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以此计算,该基金很有可能已经“割肉”出逃。

同样割肉的还有中小投资者,而针对科融环境控股股东等被立案调查的事项,已经有投资者参与索赔征集。

“最近股价大跌,很多参与科融环境索赔征集案件的投资者都割肉了。我们索赔范围初步确定为在2017年11月30日收盘时仍持有的投资者,待正式处罚决定书做出后确定具体索赔投资者范围。”睿扬(上海)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秀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次立案调查针对的是科融环境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以及关联方涉嫌信披违规,上市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要看证监会最终调查情况。

“目前已经有200多位科融环境投资者进行过咨询,具体金额尚未统计。”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表示。

员工被“深套”

值得注意的是,之前因为实控人承诺而买入股份的科融环境员工如今也被“深套”。

2017年7月,科融环境收到实际控制人毛凤丽提交的《关于鼓励内部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据此,在2017年7月24日至7月26日期间,科融环境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员工中共有47位员工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累计增持股票48.51万股,增持均价约为7.61元/股,增持总金额约为369.2万元。目前股价相较上述员工增持成本均价已经腰斩。

在倡议员工增持之前,毛凤丽和科融环境董监高还做出过增持承诺。

2017年4月18日,科融环境公告称,毛凤丽及公司董监高12个月内拟通过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计划增持金额下限为1亿元,增持上限为10亿元。

然而截至目前,仅有科融环境控股股东徐州丰利耗资199.89万元增持28万股,科融环境总经理李庆义增持10万股,增持金额为74.74万元。

对此,毛凤丽表示,控股股东增持计划尚在承诺增持期间,如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相关方增持公司股票且达到相关披露要求,上市公司将根据规定及时对外披露。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