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美股闪崩全球风声鹤唳 我国金融风险防“两点”

作者: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2-7 00:10:01

摘要:这两天全球股市有多惨,看看绿油油的股市指数就知道了,全球进入了股灾模式。现在的问题是,我国金融风险需要重点防守哪些方面?十年一次金融危机,美股下跌是否拉开了金融危机的帷幕?还是仅仅长周期途中的一次调整?

美股闪崩全球风声鹤唳 我国金融风险防“两点”

本报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全球资本市场迎来了黑色星期一,2月5日,美国股市大幅度下挫,标普500指数暴跌4.1%,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也不相上下。当然,欧洲股市也跟着一头栽进了大跌通道。

2月6日,A股也被欧美市场拖下水,上证指数暴跌3.35%,深证指数暴跌4.23%。港股更是深受美股影响,恒生指数跌幅高达5.12%。而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股市同样被美股带进大跌行情。

这两天全球股市有多惨,看看绿油油的股市指数就知道了,全球进入了股灾模式。现在的问题是,我国金融风险需要重点防守哪些方面?十年一次金融危机,美股下跌是否拉开了金融危机的帷幕?还是仅仅长周期途中的一次调整?

房市股市小心!

全球股暴跌之下,我国要防止哪些风险,这些风险的演化路径如何?

“我国金融风险主要体现在,首先是房地产市场价格居高,一旦油价上行推高CPI触发央行提高官定基准利率,存在拉爆房地产价格的风险;另外美股波动也将冲击国内股市。”2月6日,华泰证券研究所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在李超看来,2018年金融市场可能产生两大黑天鹅,即油价上行与美股波动。他在最新的报告中称,中美大国博弈呈现交汇点,中国的薄弱点在于油价上涨的输入型通胀,进而触发加息刺破地产泡沫;美国的薄弱点在于美股波动,从而酝酿金融市场风险。这两项黑天鹅事件都可能成为我国金融风险的主要触发因素。

我国其实早已经看到风险点,2017年就对房市限购限贷,严防房价泡沫化风险。同时金融持续去杠杆,挤破个案、局部风险,从而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

但是,李超认为油价快速上行作为今年的重要风险因素提示,主要原因在于我国原油进口依存度高,油价是各个行业的成本基础。一旦油价上涨推升CPI上行,达到3%的货币政策目标值,同时经济也比较强,央行存在上调官定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这很可能拉爆所有的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

为此他进行了推演分析,如果2018年布伦特油价中枢进一步从65美元涨到75美元,全年CPI中枢可能将上行0.5个百分点至3%。如果油价因为政治因素不可控,CPI甚至可能上行至5%、6%的水平,此时央行可能采取连续加息的方式加以调控。目前油价上涨已经与中美大国博弈呈现交汇点,高油价很可能是美国用以限制中国的“利器”。考虑到美国从市场到定价层面对油价的影响力较强,中美大国博弈和金融投机因素有推动油价进一步上行的风险。

同时,美国金融市场波动对我国股市带来冲击不可小觑。在他看来,2017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弱复苏态势逐步确认,全球股市普遍存在乐观情绪。尤其美国股市,对负面信息反应钝化,已经呈现出将几乎所有的中性政策都理解为正面,负面政策都理解为中性的情况,如加息,缩表,医改和基建计划中途受挫等,美股市场捆绑宏观经济、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特征明显,这是典型的逼空行情,没有调整过的市场蕴藏较大风险,只是没有触发因素,而当前美债的长短端利率比较平,成为美股调整风险的触发因素。

金融危机来了?

高高在上的美股风险,早已有人为此敲响了警钟。

1月11日,人民日刊登了《美股,火爆前后有风险》一文,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文中称:今年尽管美股上升动能可能仍将持续,但出现整体20%左右下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盛极必衰,规律使然。今年美股走势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警惕和防范风险。

去年12月,天风证券宏观团队负责人宋雪涛就预言美股泡沫将破,并称美股如同温水煮炸弹,不知道炸弹的爆点,但知道水温在上升。在泡沫中,人们总能找到各种理由解释高估值的合理性,也就是所谓的“这次不一样”;泡沫破灭后,人们在事后会发现高估值的各种不合理性。引发泡沫破灭的唯一原因就是估值太贵,不需要特殊催化剂。

如今,他们的判断似乎变成了现实。但是市场关注的关键点在于,这场风暴究竟仅是快如闪电的调整,还是拉响了全球金融危机的警钟?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分析,美股是闪崩还是大调整尚难定论 美股近期的大幅下跌,十分符合闪崩特点,即在没有特别因素的刺激下,股指出现断崖式跳水,虽然美联储加息、美国政治斗争升温等因素确实利空股市,但这些因素并非突然出现,因此不足以解释美股的突然跳水,9年大牛市累积的获利回吐压力,似乎从技术上的解释力更强。

“如果美股确实是出现了闪崩,那么参考历史经验,欧美日股市大概率会在本周企稳,投资人在确认美国基本面仍强劲后,将会逢低买入股票,这种短暂的快速调整在历史上并不鲜见。但股市大级别调整的初期,往往也是从闪崩开始的。”他认为,在行情的发动点来确认行情,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宋雪涛认为,此次类似1987年的大级别调整,而非1999年金融危机的开始。

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美股长达五年牛市突现暴跌,当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了508点,相当于其总值的22.6%,而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20.5%,成为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并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共振。但是深度调整之后,美股后来再创了新高。

宋雪涛分析,美股的当前环境与1987年相似之处在于,劳动生产率同样从2008年金融危机的谷底缓慢回升,私人投资刚刚启动不久,不存在类似1999年过度投资的现象。新一轮的技术革命仍在萌芽状态,投资回报率的长期趋势性下降使得大量低成本的资金被用于股票回购,而不是要素投资;与1987年股市繁荣相似,过去几年的股市增长主要由股票回购支撑,低利率环境支撑大牛市。

1999年科网泡沫破裂引发金融危机,与当前形式有些不一样。他分析,1999年企业疯狂烧钱铸造销售繁荣假象,到2000年标普科技股指数涨了5倍多,但是盈利只涨了不到2倍,股价远远高于基本面。但是这次不一样,互联网技术企业的市值增长完全与其利润贡献匹配,2017年标普科技股指数和盈利几乎同步增长,股价上升反映的是基本面。

不过,李超从利率曲线这一指标观察,认为风险不可小觑,已经接近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历史上美债收益率出现过3次持续趋平的期限结构特征,每次出现国债收益率曲线平坦化甚至倒挂现象都会造成经济衰退甚至金融危机,我们认为当前美国收益率曲线已经较平,已经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李超说,2017年以来在联储加息、启动缩表、美国经济数据、税改通过等多项因素催化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未达到2016年特朗普竞选成功时期的2.6%左右的水平,美国长端债券利率反应钝化。

他认为,美股未来仍存在继续大幅调整的可能性,美债利率期限结构较平的结果,要么是短端爆发流动性危机,要么是长端利率快速上行引起“股债双杀”,可能演化成一轮影响较广的金融危机的触发点。

“从历史经验来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会考虑金融市场的波动情况,因此美股的未来短期走势,仍需重点关注美联储的后续表态。”李超称。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