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监管理念发生根本转变 银行业乱像治理可期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30 00:54:18

摘要:高层终于意识到监管理念必须进一步提升,从去年成立金融安全稳定委员会,进一步加强统一监管,把防范金融风险作为今年三大攻坚战之一,已经逐渐意识到金融监管的合理定位,这是未来金融理念进一步成熟的最好契机。

监管理念发生根本转变 银行业乱像治理可期

冉学东

中国金融业的监管到了2017年后半年出现重大转变,首先是银监会开展了“三三四十”等一系列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行动,这次行动对于影子银行、同业业务和银行理财产品的整治取得了显著成果,最为明显的是信贷增速有所增长,但同时M2却大幅下降,这是杠杆下降最为明显的标志。

监管机构并没有就此止步,对于银行业的整治工作到了2018年出现了升级,开年便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这个文件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监管将会对于银行业的乱象下了最大的决心,这个文件列举了银行业乱象几个重要方面,也就是8大方面22条。

监管机构如何对银行业的乱象掌握如此清晰?接着监管机构发布的一连串让人触目惊心的大案给我们答案,原来监管机构正是在查处这些案件的过程中找到的经验。

近日银监会通报一起由邮储银行下属分支机构引发,涉案金额达79亿元,牵涉12家不同地区的银行,罚款几乎3亿的银行大案,该案还是在2016年年末邮储银行甘肃省分行对武威文昌路支行核查中发现的,吉林蛟河农商行购买该支行理财的资金被挪用,由此暴露出该支行原行长以邮储银行武威市分行名义,违法违规套取票据资金的案件,涉案票据票面金额79亿元,非法套取挪用理财资金30亿元。

银监会对该案的定性为,这是一起银行内部员工与外部不法分子内外勾结、私刻公章、伪造证照合同、违法违规办理同业理财和票据贴现业务、非法套取和挪用资金的重大案件,牵涉机构众多,情节十分恶劣,严重破坏了市场秩序。

该案揭示目前某些金融机构的通病:一是内控管理缺失。案发机构岗位制约机制失衡,印章、合同、账户、营业场所等管理混乱,大额异常交易监测失效,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二是合规意识淡薄。涉及该案的相关机构有一些员工违规参与票据中介或资金掮客的交易,个别人甚至突破法律底线,与不法分子串通作案,谋取私利。三是严重违规经营。涉及该案的相关机构肆意妄为,不具备资质开展非标理财产品投资,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违规通过签订显性或隐性回购条款、“倒打款”甚至“不见票”“不背书”开展票据交易,项目投前调查不尽职、投后检查不到位,丧失合规操作的底线。

该案仍然是私刻公章、内外勾结、银行管理失控、尽职调查缺失的案件。去年民生银行北京航天桥16.5亿元假理财案件、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侨兴债”案件、工行黑龙江分行及13家支行的窝案、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700多亿的违法案件。

以上案件有以下共同的特点,一是分支行作案,二是作案手法简单,三是牵连机构多,波及面广,四是情节恶劣,蕴含风险较大。

如此密集的出现大案要案,我们要思考的是,为什么最近几年中国银行业会出现如此密集的大案要案?二是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金融机构是以控制风险为第一要务,还是以服务经济为第一要务?

当然要完整的回答以上三个问题非常复杂,但核心问题还是金融监管的理念问题,金融业为什么需要监管,监管应该如何定位?

金融业是经营货币的行业,尤其是银行业,它可以根据自身的信用,发行货币创造信用,从而放大杠杆。从理论上讲,放大了杠杆,其实就是放大了债务规模,风险应该银行公司自身承担。但是即使在西方最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银行业也是强监管行业,因为银行业自身是承担不了风险的,因为其风险的外部性太强大了。银行业发生风险都是全社会承担的,因此杠杆和负债水平,必须有监管部门前置监管,无论是经营、管理、信贷投放、收费等等业务都需要监管部门的严格监管。

金融监管部门的负责对象应该是全社会的经济稳定发展,金融的安全,而不是金融机构的扩大和金融市场的扩大,监管的着眼点不是做大做强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也不是多为实体经济投放信贷,而是如何较好较稳妥的投放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最为重要的是,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越合适越好,因为资金投放过多,事实上是放大了杠杆,蕴含了风险,而合适主要是风险和收益之间做好匹配。

因为作为金融机构而言,资产规模的扩张,杠杆的放大,信贷的投放,总是有好处的,因为资产规模越大,杠杆越高,他们会越赚钱,资产负债表越好看,股东会越满意,但是长期看,如果资产规模过大,债务杠杆过高,会把风险释放給全社会,到了这时候,而少数管理人士却早已经分得了高额的奖金和薪酬,他们不可能承担责任,也承担不起。这一点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我国金融市场建设尚在起步阶段,金融监管不过10年左右的时间,一切都还在初步探索。一度曾经打算向金融机构收取监管,而且金融监管也一度实施“自家的孩子自己抱”,“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政策,金融监管和机构之间成为事实上的“一家人”,成为机构的“婆婆”,金融机构成长壮大都是监管的责任,于是金融监管机构难免“父爱情结”。在不同的金融行业之间,上演了激烈的监管竞争和监管套利,比如最近几年由信托引发的影子银行暴利,最终导致证券、基金和保险的持续的放松监管,通道业务盛行,严重影响了金融安全和金融业的健康发展。

事实上,我国金融业监管还表现在金融机构内部分支机构和总部之间,社会监管与金融机构之间,媒体监督与金融机构之间的扭曲,金融机构被不适当的置于金融安全的制高点,动辄以金融安全相威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最终演变成一桩桩骇人听闻的大案要案埋下伏笔。

高层终于意识到监管理念必须进一步提升,从去年成立金融安全稳定委员会,进一步加强统一监管,把防范金融风险作为今年三大攻坚战之一,已经逐渐意识到金融监管的合理定位,这是未来金融理念进一步成熟的最好契机。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