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一带一路”上的钢铁通途:中欧班列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9 17:45:11

摘要:一列列满载着集装箱的列车呼啸而过,成为“一带一路”沿线贸易的新纽带,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欧班列。

“一带一路”上的钢铁通途:中欧班列

7a899e510fb30f247dbe7956c095d143ad4b03ba.jpg

马晓霖 李靖云

通过铁路实现陆上欧亚大陆国家的互联互通,一直是人们的梦想,也是联合国计划开发署很早提出的计划,但却是一直未能实现的计划。进入21世纪,中国修建了全世界四分之三以上的高速铁路,一跃成为铁路强国,具备了支撑亚欧大陆互联互通的实力。如今,一列列满载着集装箱的列车呼啸而过,成为“一带一路”沿线贸易的新纽带,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欧班列。2017年7月,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摄制组来到首条中欧班列“渝新欧”的诞生之地重庆,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专访了渝新欧物流公司总经理漆丹,探讨物流大通道上“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

钢铁通途 连接亚欧新通道

马晓霖:截至2017年5月,中欧班列累计开行了4000列,共规划51条运行线,到达11个亚欧国家、29个城市。在中欧班列中,“渝新欧”线路是开行最早、最多的,已经纳入中欧安全智能贸易航线试点,实现了“一次申报、一次检查、全线放行”。不过,通常来说,铁路运输第一比海运的成本要高,第二在速度上又没有空运那么快捷,另外穿越的国家也比较多,解决通关的问题可能比海运、空运更麻烦。那么以渝新欧为代表的物流大通道运输,它的比较优势或者说综合性优势体现在哪里?

漆丹:的确如你所说,目前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铁路运输价格是海运的3倍左右。但是渝新欧的时效一般是十二三天,而海运的话则要花更多的时间。比如我们西部地区的货物要花时间运到口岸,到了口岸需要30多天的海路运输,还要再分拨到内陆地区,中亚地区本身就是内陆,所以算下来差不多就是40天。所以中欧班列肯定有很大的时间上的优势。当然我们的时效赶不上空运,但是我们运量大,价格要比空运便宜很多,常态化运营的话要便宜五分之一左右。至少可以这么说,中欧班列为不同的客户、不同的商品,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马晓霖:渝新欧被认为是中欧班列最稳定的一条线路,那您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个稳定的内涵是什么?

漆丹: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五定班列”这样一个概念上。第一个是定点,就是要确定在什么地方发车;第二是定线路,各个国家必须要有统一的协调,规划出一条线路,而且线路一定要固定;第三就是定车次,就像我们客运列车要定车次一样,大家都按照这个时间进行计划安排;第四就是要定时,车次定好了,你还要知道什么时候到达,一定要有这样一个准确的时间;最后就是要定价,价格要很透明、公开,让客户很清楚。这样的话就保证了它整个运输的质量。

马晓霖:可不可以这样说,通过这五定就实现了亚欧大陆桥的有效贯通?

漆丹:是的,中欧班列终于使这么多幅员广阔的国家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欧洲从来没有离我们这么近过,更不要说中亚了。事实上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铁路,但是亚欧大陆桥为什么一直就没有开通呢?因为互联互通不只是铁路硬件的问题,关键是牵涉到一些海关的规则、铁路的规则,包括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联通。我们现在都在讲全球化、地球村,但真正实施起来,除了硬件还有很多是软件的东西跟不上。

当物流通道打通之后,我们创造的就是一个可复制的经验,大家都可以利用这个经验服务于欧亚大陆的各个国家。首先物流要走近,这样的话人员才能走近;人员方便了,文化就能走近。如果运输的环境再完善一些,绿色通关再快捷一点就更好了。当然,中欧班列也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目前中国和原独联体国家的轨距是不一样的,而独联体到波兰后轨距又不一样,这样的话就牵扯要两次换轨。

马晓霖:现在换轨的时间是不是比过去在效率上大大提高了?

漆丹:有一些提高。初期我们换个轨需要一天多的时间。有些地方是硬件设施不够,不同的轨道得用吊车,或者用龙门吊把集装箱吊到另外一趟列车上,现在这种情形已经大大改进了。当然现在又有新的问题出现,比如现在班列多了,有时候会比较拥堵一点,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加强合作,降低成本,大家合作越来越密切,才能相互促进。

马晓霖:亚欧大陆占世界陆地的五分之二,囊括了大约75%的世界人口,地区生产总值约占全世界的60%,东面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西面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经济发展潜力巨大,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禀赋各异,经济互补性强,合作空间广阔。中欧班列实现了跨越大陆的握手。那么咱们渝新欧物流公司是如何协调各国之间的关系呢?

漆丹:我们能想到的就是充分将沿线各个国家的资源进行整合优化。通过跟这么多国家的合作,你才能发现谁在哪方面有优势,在哪方面又有不足。所以我们当时就想联合铁道部门下面的公司,联合沿线俄罗斯的铁路部门、哈萨克斯坦的铁路部门以及德国的铁路部门,经过一年多的谈判,把公司成立起来。我们的公司是很有特色的,我们是四国五方的一个公司。

马晓霖:是否可以说,我们这条路线就是贯彻共有共建共享的概念?

漆丹:可以这么说,简单说就是打通壁垒。首先硬件壁垒要打破,目前我们铁路上主要是四大口岸,满洲里、二连浩特、阿拉山口,还有新开放的霍尔果斯口岸。这几个口岸还要加大基础设施的力度,还有潜力可挖,我们一定要做好。另外就是从现在的发展势头来看,当然会有新的线路,可能我们的铁路部门、国家之间也都在构思新的线路。我们要按照市场把更多的线路开发出来,我们要有前瞻性。

中欧班列 打造重庆新实力

马晓霖:渝新欧班列有着积极正向的示范效应,实际上国内很多省、自治区都在建设中欧班列。那么过去6年渝新欧班列的成功运行对重庆产业格局的变化、对经济发展的变化,包括对整个西南地区的发展都产生了什么样的正向作用?对重庆的经济辐射能力有什么样的作用?

漆丹:我举一个例子,重庆有一个咖啡现货交易中心,是2015年成立的。其实我们重庆是不产咖啡的,咖啡主要是云南和东南亚的越南那边出产的,但他们看中了重庆渝新欧这个通道。因为咖啡是非常有发展前景的产品,也是市场的一种刚性需求,未来在中国的市场会越来越大。咖啡的金融属性实际上仅次于黄金,而从大众商品来看的话,仅次于石油。为什么会选择在重庆建立咖啡深加工基地,甚至建立现货交易中心?就是因为有了这个通道,可以很便捷地通过这个通道推广到整个丝绸之路、欧亚新大陆桥,辐射到这么宽广的区域。还有一个方面,这样的一个通道也使得国际铁路依赖的一些口岸落地重庆。像我们的整车进口口岸也是一个创新,我们的重庆团结村铁路中心站,现在的班列始发站也是国家首批设立的铁路一类的国际口岸,之后还会有更多的口岸在这里设立。

渝新欧国际大通道的开启,可以说使重庆改革开放的面貌焕然一新,它促使重庆产业结构的升级。不管是对外投资还是每年吸引的外资,这几年每年都达到了百亿,也是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