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特股份的套路 谁在操纵市场?

作者:黎扬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9 18:43:26

摘要:1月17日当天,上交所下发了问询函。森特股份在当天的公告中称,公司股票将于1月18日开市起停牌,将在回复《问询函》后,申请公司股票复牌。于是便有了17日涨停,1月18日停牌,19日拉涨下跌的闹剧。不过,这其中又有哪些事情让投资者认为森特股份的股价被内幕人士操纵了呢?

森特股份的套路 谁在操纵市场?

本报记者 黎扬 北京报道

1月19日,森特股份(603098.SH)的股价又经历了惊险刺激的一天,开盘急速拉涨之后便转头向下,收报18.23元,比上一交易日下跌4.35%。

有意思的是,森特股份于2018年1月17日上午9:34分股价封涨停(收盘价为19.06元,涨幅9.98%)。

多名投资者向本报记者提出质疑,此次股价异动是森特股份相关内幕知情人士进行内幕交易、操控公司股价所致。

1月17日当天,上交所下发了问询函。森特股份在当天的公告中称,公司股票将于1月18日开市起停牌,将在回复《问询函》后,申请公司股票复牌。

于是便有了17日涨停,1月18日停牌,19日拉涨下跌的闹剧。不过,这其中又有哪些事情让投资者认为森特股份的股价被内幕人士操纵了呢?

被指信披违规

2018年1月17日上午股市开盘前,上海证券报的一篇报道《森特股份在雄安新区成立合资公司》中提到“1月16日,森特股份与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北方建设投资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决定在雄安新区注册成立合资公司,立足污染场地修复,打造涵盖生态调查、生态评估、修复治理和生态监测的污染防治全产业链。合资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由森特股份控股。”

不过,森特股份在2018年1月17日之前并没有将此事项通过上市公司信披渠道及时、完整地作出信息披露。

业内人士指出,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 年修订)》(以下简称“上市规则”)9.1、9.2条,森特股份1月16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此事项若属实,森特股份作为上市公司应当及时、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换言之,即森特股份应当于2018年1月17日之前披露签署战略协议的公告,但是森特股份迄今没有披露任何与签署战略协议相关的公告。

另外,根据森特股份2017年9月修订的《公司章程》第一百十一条:“(一)对外投资、收购出售资产、资产抵押的权限 1、公司发生的上述交易达到下列标准之一的(下列指标计算中涉及的数据如为负值,取其绝对值计算),应当提交董事会审议:(1)交易涉及的资产总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的10%以上,该交易涉及的资产总额同时存在账面值和评估值的,以较高者作为计算数据。”

“森特股份是否已经履行相应的审批流程?”上述投资者说。

森特股份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为2,454,836,173.44元,若上海证券报的新闻报道属实,注册资本5亿元的合资公司由森特股份控股,那森特股份至少需要投资2.5亿元,已经超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的10%以上,按森特股份公司章程规定需要提交董事会审议。而森特股份并没有召开董事会审议该战略投资事项。

不过,上海证券交易所1月17日下发的问询函也质询了森特股份这个问题,问询函显示“我部注意到,今日有媒体报道称,你公司于1月16日与中国能 源建设集团北方建设投资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决定在雄安新区注册成立合资公司,立足污染场地修复开展相关业务。合资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由你公司控股。现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7.1条的规定,请你公司对下述问题进行核实并补充披露。 一、请你公司根据《股票上市规则》审慎判断,媒体报道的投资事项是否已经确定、是否达到应当披露的交易的标准,是否存在利用媒体报道代替法定信息披露的行为。”

显然,上交所也想知道,森特股份是否存在信披违规。有意思的是,森特股份秒回了上交所。1月18日,森特股份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称“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仅为双方开展战略合作的指导和基础性文件,属于框架性的、无约束力的协议,具有不确定性。公司在合资公司中的最终股份占比及投资额尚不确定,未达到法定披露标准。”

投资者对此表示不满,“总不能说不确定就完了,大家都被森特股份套在里面了!还以为真是成了雄安概念股了!”

“大嘴”董事长刘爱森夸夸奇谈,效仿泰禾集团董事长

上海证券报的新闻报道中称“刘爱森对上证报表示,公司目前已拥有世界领先的污染场地修复技术,拥有顶尖的国际技术专家,以及先进的集成式自动化修复设备。公司已正式将环保产业作为另一主业,未来5年内,公司环保业务收入将占到公司总营收一半以上。”

之前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就因为喊出了销售目标2000亿,给泰禾集团带来了一个大涨,深交所对其出具了关注函。现在刘爱森又未经正式公告,用媒体对外臆测未来5年内,公司环保业务收入将占到公司总营收一半以上。

“森特股份完成上述目标的现实依据、实现条件、具体措施以及风险等均未对外披露,动机显而易见是想拉动股价。这显然就是利好消息啊!”投资者说。

投资者认为,森特股份早间涨停若因内幕消息泄露所致,森特股份并未早间紧急停牌,假设森特股份2018年1月16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事项是内幕消息泄露,上海证券报于2018年1月17日早间发布了新闻报道《森特股份在雄安新区成立合资公司》,根据上市规则12.4条“公共媒体中出现上市公司尚未披露的信息,可能或者已经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本所可以在交易时间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实施停牌,直至公司披露相关公告的当日复牌。公告日为非交易日的,则在公告披露后的首个交易日开市时复牌。”

“新闻报道从早间06:58:25分到股票开市期间足足两小时有余,森特股份有足够的时间为避免股价异常波动于上午8点40分前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早间紧急停牌,但是2018年1月17日森特股份股票正常交易,开盘高开后于上午9:34分封涨停。”上述投资者说。

不过,森特股份真的有必要哄抬自家股价吗?

投资者指出,森特股份控股股东股份质押可能濒临平仓线,怀疑通过内幕交易抬高公司股价阻止股份被强平。

森特股份于2017年6月19日和2017年6月26日分别披露了《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森特股份控股股东刘爱森先后质押450万股、1310万股限售流通股,质押登记日分别为2017年6月16日、2017年6月23日。

森特股份2017年6月16日、2017年6月23日的收盘价为25.62元、23.71元,2018年1月16日、2018年1月17日森特股份的收盘价为17.33元、19.06元,盘中最低已到17元。

投资者认为,按照市场上流通股6~7折的质押率计算,森特股份控股股东2017年6月质押的股份极大可能濒临预警线及平仓线,面临强制平仓的风险,有理由怀疑森特股份通过此次内幕交易拉高股价,以阻止前期质押的股份被强制平仓。

忽悠投资者 众叛亲离?

“森特股份借雄安热点夸大战略投资,拉高股价误导投资者!”投资者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国家级新区——雄安新区,雄安新区板块以及和雄安概念有关的股票股价都因此得以大幅度上涨。

上海证券报的新闻报道称,“…森特股份与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北方建设投资公司决定在雄安新区注册成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

“若此新闻属实,本人有理由怀疑森特股份此举为蹭雄安热点,借助雄安热点来夸大其战略投资,以此误导并诱导投资者争相买入森特股份,拉高公司股价。”投资者说。他认为,森特股份曾于2018年1月10日接待行业分析师,可能泄露内幕消息并进行内幕交易引发股价涨停。

森特股份于2018年1月10日披露了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记录表中有问到公司的战略定位,回复中未出现雄安相关字眼,而森特股份于2018年1月17日涨停,期间间隔了5个交易日。森特股份上一次股价涨停时间是2017年8月2日,有理由怀疑森特股份相关人员泄露内幕消息,并进行内幕交易,引发股价涨停。

基于上述七个理由,森特股份2018年1月17日股价涨停可能涉嫌内幕交易操纵公司股价。

业内人士认为,内幕交易是违反证券市场“三公”原则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内幕交易扰乱了证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的运行秩序,也是监管部门今年核查的重点,更合理、有效地保障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2018年1月18日,森特股份披露的《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对上交所问询的问题都用了“不确定”作笼统回复,并没有从正面作出实质性的回应。

其中,问询函质询“媒体报道,董事长刘爱森称,未来 5 年内,公司环保业务收 入将占到公司总营收一半以上。请你公司结合目前业务开展情况,补 充说明上述判断的依据、是否具有可实现性,并说明评估测算的过程。”

森特股份回复称,基于市场前景的预测,“未来 5 年内,公司环保业务收入将占到 公司总营收一半以上。”是没有经过评估测算的预测,具有不确定性。公司环保业务主要是声屏障,占比较小,污染场地修复业务尚属于起步阶段,具有不确定性。

虽然森特股份才上市不久,但是“戏多压身”。2016年12月15日上市交易,至今也就1年出头,离职出走的重要高管就有数位。

2017年5月,森特股份副总经理黄亚明因个人健康原因,辞去其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几乎同时,李艳霞女士因个人原因,辞去其担任的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

2017年8月,齐涛由于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及董事会秘书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2017年9月,刘德顺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财务负责人)职务。刘德顺先生辞去该职务后,仍担任副总经理职务。

对于高管的离职,有投资者评论“估计是网上传的造假,森特出事儿了。”

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