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2018文化金融如何发力?金巍: 六大机遇来自监管与创新的微妙平衡

作者: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6 00:21:24

摘要:在新的政策环境下,真正服务于文化产业实体经济的一些创新会涌现出来。无论政府决策者还是文化金融实践者,都要在监管和创新之间掌握微妙的平衡

2018文化金融如何发力?金巍:  六大机遇来自监管与创新的微妙平衡

1月12日,2018陆家嘴文化金融论坛在上海举行

本报记者于娜北京报道

文化产业要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离不开金融支持,近年来文化金融市场热度逐年升温,文化金融正在走向主流金融阵营。中国文化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中国社科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金巍日前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2018年文化金融政策层面仍旧是创新与监管并重,对文化金融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金融风险将进一步被抑制,服务于文化产业实体经济的创新将涌现。他认为,无论政府决策者还是文化金融实践者,都要在监管和创新之间掌握微妙的平衡,这需要超凡的智慧和战略思维。

2017,文化金融的调整与突破

《华夏时报》:你认为2017年国内文化金融的整体环境和发展态势如何?

金巍:我们对2016年文化金融发展态势的判断是:开始进入“创新与规范的平衡期”。现在看,这种态势在2017年得到强化并呈现新的特征。这种监管与创新并重的政策环境反映在文化金融实践上的态势可以总结为“调整与突破”。调整是全面的,突破是局部的。

文化金融的整体态势与整体政策环境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我们可以从2017年与文化金融密切相关的“一文一会”中管窥态势。“一文”是2017年5月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作为国家在文化发展方面的最高规划文件,明确要求“发展文化金融”,内容包括:金融机构文化金融产品直接融资、上市文化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并购重组、文化领域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文化金融中介服务体系、无形资产抵押、质押贷款业务、开发文化消费信贷产品等。

“一会”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随后,国务院金融稳定工作委员会成立,这标志着金融改革新时代的正式来临。金融改革主要内容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健全金融监管体系。这三大主题都与文化金融发展有密切关系。实际上,以防风险促经济为目的的金融监管趋紧形势自2015年就开始了。这两年金融监管文件密集出台,涉及到商业银行理财业务、信托公司风险监管、银行业“三套利”和“四不当”、保险资管、证券投资基金、证券期货经营、保本基金、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等各个领域。

“一文一会”体现的是,一方面仍要一如既往地坚决发展文化金融,另一方面还要坚决防范文化金融领域的金融风险。在文化金融方面,在加强监管的同时鼓励创新,是当前的基本政策基调。

《华夏时报》:怎么评价过去一年文化金融领域的行动和探索?

金巍:很多金融机构在调整规划和行动方案,对文化产业方面的服务有所萎缩,但很多新的探索也在转型调整中涌现出来。很多事件都表明了监管和创新并重、调整与突破并行的态势。

2017年,中央政府在财政资金使用上对文化金融的扶持进行了调整;很多地方政府重新审视文化金融风险;银行等一些金融机构收缩文化金融业务;在各类交易所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深入,很多文化产权交易所处于关停并转状态;境外投资中的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项目受到限制;资本市场中,影视、娱乐、文化类的再融资项目和并购重组项目受到监管层关注或调查,如万家文化等文化企业被调查等。

2017年文化金融有很多有益的探索和突破。北京市积极推出文化金融“投贷奖”联动等政策,很多地方政府在文化金融服务中心、文化金融服务平台等保障性建设也有亮点;北京银行等成立了文化金融专营机构;中国人保财险与美国电影金融公司合作,探索文化保险业务;在多层次资本市场构建上,江苏股交中心、宁波股交中心、广州股交中心等一些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开设了文创专板等;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等一些文交所在转型中进行了积极探索,如推动“文化四板”服务。

2018,规范环境有挑战也有机遇

《华夏时报》:你对当前文化金融发展的切身感受是什么?展望2018年,文化金融在相关政策、金融环境和投资方面可能会有什么机遇?

金巍:我最大的切身感受是,金融界对文化金融有了更高的关注度,文化金融正在走向主流金融阵营。一些专业的金融博览会或金融论坛都将文化金融作为主题或主题之一;而金融研究界对文化金融也给予了高度关注。比如,国家级高端智库——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举办智库论坛,对《中国文化金融发展报告(2017)》进行了专门解读;“中国文化金融蓝皮书2018版”主题研讨会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召开。这些都说明文化金融作为专门研究领域正在得到金融研究界的重视。

2018年,文化金融在政策层面仍旧是创新与监管并重,这是两根线拧成的一股绳,都不能偏废。文化金融的确需要一个规范的环境,是挑战也是机遇。文化金融领域的泡沫会被进一步挤破,金融风险将得到进一步抑制,利用文化金融来投机的行为将进一步被剔除。在新的政策环境下,真正服务于文化产业实体经济的一些创新会涌现出来。无论政府决策者还是文化金融实践者,都要在监管和创新之间掌握微妙的平衡,这需要超凡的智慧和战略思维。

我们需要放在整体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中考虑,需要在国家总体战略发展走向中寻找机遇。具体而言,我们可以在这样几个方面发现机遇:

一是在推动文化金融发展的既定战略下,培育文化金融生态。文化金融生态的关键点还是文化金融机构的专营化,我们甚至还没有专业的电影金融公司,也没有专业的文化保险公司。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需要进一步探索设立专营机构,而且一些资本会在这方面进行探索。

二是在金融监管趋严的环境下,必然需要推动文化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在风险管理、企业征信、无形资产评估、行业规则等方面取得进一步突破,这对政府背景的文化投资机构、大数据金融服务机构、社会中介服务机构等都是机遇,其中金融科技类文化金融服务机构有很好的投资潜力。

三是在发展特色金融的背景下,一些城市在金融发展战略抉择中对文化金融会有所倾斜,文化金融在城市建设中的作用会有所提高,我们也正在探讨文化金融中心城市建设的问题。

四是在国家发展普惠金融的背景下,文化消费金融方面也会有新的发展。普惠金融惠及企业,也惠及个人消费,我国文化消费日益增长,基于一定场景的文化消费金融产品很有前景,投资者在这方面可以多予以关注。

五是数字创意产业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融合性文化创意产业崛起,在这样的趋势下,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通过投资“软中带硬”或“硬中带软”的泛文化产业可能会取得较大回报。

六是我国“一带一路”战略正在稳步推进,文化企业在“一带一路”发展中应能够寻找更多商机,文化金融在这个领域应该有所作为。

在规范中寻找发展机遇

《华夏时报》:在新的一年,文化金融发展将面临什么困难和挑战?怎么看未来文化金融发展趋势?

金巍:困难很多,金融界的服务能力整体不足,文化产业界的金融能力整体不足,这还是老问题,双方都需要反思。当前最大的挑战主要是如何应对外部环境的压力,积极在规范中寻找发展机遇。

从研究和决策角度上,我们面临的困难关键还是认识不足,这对文化金融的决策和实践都是一种障碍。业界对文化金融发展形势,包括作用、地位和潜力等仍旧缺乏清晰的认识。我们对文化产业如何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认识不足,以为只要GDP占比达到5%就可以了,对文化金融在其中具有何种作用认识也不够清晰。

文化金融的确逐年升温,但有些人对文化产业的投融资形势过于乐观,对文化金融在整体金融市场中的地位认识不足。我举几个数据看看:2016年我国债券市场规模10.7万亿元,文化产业相关数据不到500亿元;2017年 9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为117.8 万亿元,而文化产业相关数据不到3000亿; 2017年1月至11月,中国保险行业原保险保费收入约3.43万亿元,而文化产业专属保险产品的保费收入不会超过20亿元。与文化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稍相匹配的大概只有上市公司和股票市场。这些数据表明文化金融有进步,但和7年前没有实质性的变化。

但我们对文化金融的发展是有信心的。2016年我国的文化产业(即文化及相关产业)的增加值为30785亿元,同比增长13%,GDP的占比为4.14%。根据我国经济发展和文化产业发展态势,2017年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预计可以达到34500万亿元,GDP占比达到4.5%。文化产业和文化发展在国家战略中地位太重要了,如果离开金融和资本,根本无法保障战略推进。

文化金融在未来5年甚至10年的发展趋势,我们以往从宏观上做过判断,现在可以阐述为:金融与文化、科技相互作用形成 “三元动力结构”,在未来一个大周期内共同推动文化产业发展;文化金融作为一种金融业态和文化生产服务业态进一步成熟,最终成为一种完善的生态体系;文化金融在推动文化产业融入国民经济大循环和新文化经济发展中的作用逐步显现,成为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因子。

把服务于文化生产的金融业态作为一个整体的、独立的研究领域,是一种中国特色。我们的文化金融研究与实践一开始就与我国伟大的文化产业和文化经济实践结合在一起了,这是一个新时代,我们将一如既往推动文化金融事业的发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