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万峰回顾35年寿险历程 未来保障型产品将稳健发展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4 23:49:51

摘要:1月13日,在“2018慧保天下保险大会”上,新华保险CEO万峰分享了“寿险的产品演进看沉浮”。他将寿险35年历程按照重大时点分成四个阶段。

​万峰回顾35年寿险历程 未来保障型产品将稳健发展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1月13日,在“2018慧保天下保险大会”上,新华保险CEO万峰分享了“寿险的产品演进看沉浮”。他将寿险35年历程按照重大时点分成四个阶段。一是1982到1992年期间,主要是简易人身保险,集体企业养老金保险、子女教育保险。二是1992年到1999年期间,主要是普通寿险、终身寿险和两全寿险。三是1999年到2013年期间,是投连、万能、分红保险。四是2013年到2018年期间,是高现价、高回报产品。

万峰表示,第一个阶段简单产品时期,它的特点是以两全保险为主,但保险责任简单,非常单一,保额非常低。那时候主要影响保险业发展的因素:1.大众收入水平很低;2.老百姓当时不知道什么是保险。

第二个阶段到了普通阶段,1993年-1995年严重的通货膨胀,伴随的是银行利率的大幅的波动,但这个时候老百姓生活水平已经提高,收入大幅度提高,保险公司主体增加了,也不再是人保一家独大。这时候的产品主要是以两全保险为主,以保障型为主,保额开始提高了。产品的定价主要考虑和参考的是人民银行的存款利率,保费也由月缴变成了年缴,这时候主要是以营销方式开启了整个保险的新时代,个人代理人成为这个市场上主要的销售渠道。不过,那时候受人民银行非银行监管司管理,定价利率由他们来决定,也形成了巨额利差损。

第三个阶段就是理财产品期间,1999年6月10号,保监会突然发布通知,一夜之间没有产品可卖,保险产品定价利率从8.8%落到2.5%,形成巨大的反差,最后各家公司开始引入不同产品,包括投连、万能、分红险,这三类产品陆陆续续在1999年下半年和2000年上半年推出上市。这段时间随着时间的发展,形成了趸交保费为主,到短期的期缴为主,形成了银代渠道又成为了一个主渠道。客户还以个人为主,但这里突出的是银行的高净值客户成为主要客户。这时候的定价利率不仅仅是银行的储蓄存款,这时候就开始讨论综合投资收益了。

第四个阶段就是中短期存续产品,保监会2013年开始进行费率市场化改革,费率市场化的改革从2013年开始,最典型的是2014年开门红,各个公司不约而同推出的都是高现价、高回报产品,形成了这段期间一直到2017年10月份,再加上万能险和投连险的发展,最后形成了保监会定义的中短期存续产品为主的时代。这段时间整个费率市场化改革和资本市场,引发了整个行业巨大的变化。概括来说,正巧35年,从1982年到1999年是17年,从2000年到2017年又是17年。

他说道,前17年,我们的产品突出的是保障,保险期限相对较长,风险保障也比较适度,我们那个时候是以月缴保费和年缴保费为主,但整个行业经验不足,专业技术力量也不强,追中导致行业出现了巨额利差损。后17年,也就是从2000年到2017年,我们的产品主要突出的是理财,保险期限短,风险保障低,而且是以趸交保费为主。所以,社会上的两次投连风波,一次是2000年到2001年,一次是2008年,两次的投连风波加上多次的分红群体性事件,特别是进入了中短期存续产品期间,市场上险资频繁举牌,引发了社会上对保险的热议。所以,在这17年,我们现在形成的是行业的一些公司、资产和负债的错配,这种错配使得一些公司存在着潜在的现金流风险。

万峰表示,现在监管针对的是理财型产品,对于普通的寿险和健康险、保障性产品,新的监管规则并没有新的规定,没有严格的控制,保险公司继续可以发展,所以我把它叫做硬着陆引导产品回归本源。

他总结了四点35年发展历程带来的启示:

一是寿险产品发展要遵循寿险产品本身的特性和它的发展规律,这样才能促进寿险业持续发展。回忆历史,在普通产品时期我们没有尊重产品定价规律,本来投资收益很低,但定价很高,所以导致出现了巨额的利差损。有的公司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导致普通产品在1999年以后就很难发展。在理财产品时期,我们没有遵从提供风险保障的基本功能,而“成为客户投资的首选”,所以接下来导致一些公司业务难以发展。在中短期存续产品时期,我们没有遵从资产与负债匹配的基本原则,出现了短期负债与长期资产错配的问题,隐含的出现了潜在的现金流风险,导致我们现在的中短期存续产品不可持续发展。

二是理财产品的业务稳定性直接受资本市场影响。从2000年到2017年的17年发展,我们有足够数据来证明我们的理财产品都是受资本市场影响。比如两次投连风波,第一次2000到2001年,我们的投连保险产品大幅下降66%,第二次投连风波是2007年,也就是股市发生股灾的时候,股市最好的时候投连险到最高425亿,股灾发生的时候一下子又降到了110多亿。

三是保障型产品还能够持续稳定发展。

四是产品发展和产品的技术含量要与社会大众的知识水平和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

万峰认为,未来产品发展主要有四个基础和方向:

一是要能够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二是要承担起自身社会责任;三是要符合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四是要符合监管规定和监管的导向。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