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越看越像传销 互金百强企业又一个裸泳者?

作者:宿慧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30 00:28:08

摘要:众筹市场近年来飞速发展。2016年1月至11月底,全国众筹行业共成功筹资156.35亿元,成功超越2015年全年的114.24亿元。不断增多的平台想要分食这张众筹“大饼”,一些违规现象开始显现。

越看越像传销 互金百强企业又一个裸泳者?

本报记者 宿慧娴 北京报道

2017年,一个名为“好友邦金服”的众筹平台可谓风光无限,其所属公司好友邦永利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好友邦金服”)甚至被列入“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百强企业”。但日前,有媒体公开质疑其涉嫌自融或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以及指出其第三方支付机构涉嫌违规提供支付通道,这令好友邦金服陷入舆论困境。

有经济学家公开指出,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的主要问题是,托管模式本身存在问题,第三方支付机构并不具备托管能力,与P2P平台同样具有跑路风险。数据显示,“好友邦金服”的众筹平台截至2017年5月22日注册用户约51万人,累计成交金额约15亿元。

众筹市场近年来飞速发展。2016年1月至11月底,全国众筹行业共成功筹资156.35亿元,成功超越2015年全年的114.24亿元。不断增多的平台想要分食这张众筹“大饼”,一些违规现象开始显现。

推荐码引出传销质疑

从2017年9月至今,来自武汉的彭伟已经在好友邦金服累计投入10000元了。不仅如此,他还是好友邦金服的公司业务人员,“专职”做众筹。

按照彭伟的理解,好友邦金服是一个可在线上线下同时投资的理财产品。根据官方介绍,好友邦金服是受凯洛斯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凯洛斯融租”)和上海凯洛斯航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委托,为其提供物权众筹项目发布、信息展示和基金预约等中介和信息服务。

在官方App上,认筹项目分为航空飞机众筹项目、医疗设备众筹项目和体验众筹项目。除体验众筹项目的年化预期分红率为7.8%之外,另外两个项目的预期分红率基本高于10%,甚至有部分航空飞机众筹项目的预期分红率达到16.8%。

各个众筹项目的认筹期限为7至15天不等。彭伟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道,如果认筹期限内没筹完项目所需资金,系统会退还之前筹集的金额。此外,彭伟还称,每个众筹项目的最低投资一般都是100元。

有意愿认筹的客户在平台上的操作同其他P2P平台类似,注册和绑定银行卡后选择项目进行投资认筹,在充值环节,点开“充值”链接即会出现宝付、富友两个网络支付通道。

记者注意到,在好友邦金服平台上注册账号时,系统有一个名为“推荐码”的选填项。彭伟向记者透露,这就是所谓的“发展下线”。“扫描推荐人给的二维码下载App后,推荐人会从下线的认筹金额中提成2%。下线的认筹金额越多,提成收入越大。”彭伟说。

不过,不同于一般的“发展下线”,在好友邦金服,必须得加入公司才能领取提成。“公司有客服、后台、技术和人事各个部门。还是进公司好,推荐的客户认筹金额越多,提成越高。”彭伟介绍。而他每个月的工资组成是2800元的底薪加上提成费。

记者了解到,好友邦金服在上海、杭州和武汉有分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公开资料显示,好友邦金服注册地址为上海市自由贸易试验区富特北路211号302部位368室,不过有媒体实地探访后并未找到公司在此处办公的标志和痕迹。

“依等级计酬”、“入门费和多层级”、“拉人头给返点”等特点,令人不免联想到“传销”。根据《新型传销活动风险预警提示》,只要同时具备以下3点就可以断定涉嫌传销:一是缴纳或变相缴纳入门费;二是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即拉人加入,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三是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以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提报酬或者返利。

渠道异常

除好友邦金服本身的运营模式隐忧,这种新式现代物权众筹业务也十分另类。“我们通过大众筹集资金去购买实物,再通过实物资产的升值和变现来获取利润。”好友邦金服业务人员2017年12月28日在电话里对《华夏时报》记者解释道。

“好友邦金服平台上放的是物权众筹信息产品,我们做的是现代物权众筹,打造的是金融科技类企业。”好友邦金服董事长闵界栋公开表示。

此外,通过前文不难发现,好友邦金服的主要合作对象是凯洛斯融租。值得注意的是,工商资料显示凯洛斯融租成立于2013年12月31日,注册资本2亿元,法人代表也是闵界栋。更为稀奇的是在天眼查上,凯洛斯融租与好友邦金服的联系电话、邮箱、注册地址完全一致。《华夏时报》记者2017年12月28日致电该号码,接线人员自称是凯洛斯融租。但面对记者不断追问为何号码与好友邦金服相同时,该人员始终拒绝回应。

二者的紧密联系不同寻常。根据平台披露的借款合同,凯洛斯融租是通过好友邦金服发布融资需求的企业。好友邦金服业务人员也对记者表示,客户投资的钱款打到好友邦金服上,但最终去向是凯洛斯融租的项目。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凯洛斯融租与好友邦金服是关联公司。有法律界人士公开表示,此举或涉自融以及非法吸收公众资金。

除了平台与服务对象的密切联系之外,好友邦金服的网络支付通道此前也遭到媒体的质疑。根据媒体报道,有证据表明富友为好友邦金服提供线下支付服务时,收款“商户”名称为好友邦金服控股股东上海昊银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昊银”)。记者多次致电富友,电话均未接通。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昊银注册资本1200万元,闵界栋认缴出资840万元。可见,好友邦金服、凯洛斯融租和上海昊银三者的关联度甚高。“好友邦金服是受凯洛斯的委托,为其提供各项业务。”好友邦金服业务人员对记者解释。

公开资料显示,宝付、富友均持有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记者了解到,宝付和富友在2017年8月相继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遭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处以罚款。在4年前,富友还因预授权空卡套现事件被人民银行处罚停止新增商户。

那么,第三方支付机构是否涉嫌违规提供支付通道呢?有法律界人士公开分析,根据《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相关解释及有关非法集资案件实例,好友邦金服的行为涉嫌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加强行业监管

不光是众筹,支付、征信、区块链等新兴金融模式近年来高速发展。自2011年,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正式上线起,股权型众筹、奖励型众筹、捐赠型众筹等细分平台此后层出不穷。

“在互联网+时代,众筹前景虽好,但需要规范众筹市场。具体来说,一方面要提高众筹平台的门槛,鼓励有实力的公司去做有公信力的众筹平台;另一方面,国家也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行业协会要加大监管力度。”海西财政与金融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潘长风公开说。

以中国众筹市场规模为例,根据剑桥大学发布的研究报告,2014年国内众筹的市场规模还只有5612万美元,2015年飙升至19.6亿美元。另据国内某第三方数据机构发布的年报,2016年国内众筹市场规模为33.8亿美元,同比增长率超过70%。一份2016年11月的《全国众筹行业月报》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底,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430家。

就众筹市场的发展问题,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互联网众筹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分析称,还应健全相应法律法规,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公众利益保障等;强化众筹市场的退出机制,加大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对于如何界定众筹与非法集资、非法传销之间的界限,需要政府监管部门的介入。”某众筹金融交易所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