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中国版减税:一年超万亿 “减法”时代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30 00:08:56

摘要:从2017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的喊话,到营改增一年累计减税近7000亿,减税降费已让市场有了切身感受。

中国版减税:一年超万亿 “减法”时代

■张智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被传受低税诱惑“跑了”的传闻还不到一年,狼真的来了。

2017年12月20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30年来美国最大规模减税法案。两天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1.45万亿美元减税法案,兑现“圣诞节将会得到大幅、漂亮的减税”的承诺。至此,由减税开启的“国家模式竞争”成为全球竞争的旗手,美国的这一举动,让全球的财政部都坐不住了。

紧随其后,日本政府开始讨论积极加薪和将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左右;德国2017年1月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英国一系列减税政策已于2017年4月生效,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法国2017年7月宣布,2018年该国强制性征税金额将减少约70亿欧元;同月,印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2018年即将进行总统大选的阿根廷也在近期宣布了减税计划。

全球轰轰烈烈的减税浪潮下,中国何去何从?面对“美国降税了,我们降不降?”的疑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给出的回答是,中国一直在降税。

从2017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的喊话,到营改增一年累计减税近7000亿,减税降费已让市场有了切身感受。

当大家不再担心曹德旺们“跑了”的时候,人们更关心的是,税改如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如何促进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从而形成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全年减税降费达万亿

中国什么时候开启减税周期?财政部笑而不语。

事实上,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2017年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一个月之后的4月19日,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在一季度已出台降费2000亿元措施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出六大减税举措,预计再减税3800亿元。

“力争全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3月15日,李克强在答中外记者问时表示。

在仔细研究过美国减税法案的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黄立新看来,号称“美国史上最狠减税”的《减税与就业法案》,其实含金量有限。

“美国减税法案给出的是10年减税的数字,平均到每年实际减税约1450亿美元(约为9600亿元)。2016年美国财政收入约3.5万亿美元(包括社保税),平均每年的减税额占全年收入的比重为4.1%左右。这样一个减税规模固然可喜,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2017年,我国提出了要为企业减税降费1万亿元的目标,这一减税规模高于美国的减税水平。仅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一项改革措施,从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就为纳税人减税10639亿元,占2016年税收总收入(包括社保费)的比重为5.8%左右,无论是减税规模还是减税幅度,我国都要高于美国。”黄立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近年来,我国大力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出了包括营改增、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持创新发展、改善民生等一系列减税政策,大幅降低了纳税人的税收负担。

不过,中国与美国不同,由于中国的税制是以间接税系为主,降税并没有美国那样容易被企业感知到。

“虽然中国税制有其自身优势,但此次美国税改确实对中国造成了压力,尤其是企业所得税方面面临不小挑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表示。

事实上,作为直接税之一,企业所得税对企业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中国减税样本

2017年夏天,新疆的边陲小城霍尔果斯火了。

这个在无数影视剧的片尾曲中低调出现在“出品方”字幕中的地名,借着30多位明星、千余家公司的东风,瞬间出现在民众的视线中。截至2017年6月23日,有1476家影视传媒企业落户霍尔果斯口岸,注册率年均增长50%以上。

事实上,这些明星和传媒公司,正是冲着企业所得税的减税而去。霍尔果斯提供的优惠政策是:享受企业所得税“5免5减半”,即前5年企业所得税地方和中央不收,后5年地方政府不收。其次,当年留存开发区财政的增值税、营业税、所得税总额在300万-500万元、500万-1000万元、1000万-2000万元、2000万元以上的,分别按留存总额20%、25%、30%、35%的比率予以扶持,其中软硬件开发企业增值税享受即征即退。

这是全国唯一的“5免5减半”,为难以取得发票的影视公司节省了大量的税收支出,也让更多原本计划去境外“免税天堂”注册的公司有了新的选择。

不过,在以间接税增值税为主要减税手段的中国减税中,面临更多“乱收费”困扰的制造业,对减税后降低企业成本的感受不深。

曹德旺一句“除了人工,美国什么成本都比中国便宜”,让中国的减税压力倍增;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税负确实太高了”,“乱七八糟的税太多了,光我们就要缴500多种费,2016年1到11月份,已经缴了4000多万了,这还算少的,有些国企还有其他的费”,更是将减税政策推到风口浪尖。

对于此,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减税”、“降费”、“降成本”,一项一项做出了详细规定。到了年末,对税收格外敏感的外资企业终于嗅到了不一样的空气。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实际使用外资金额(FDI)1249.2亿元,同比增长90.7%;我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4641家,同比增长161.5%。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发布会上表示,11月当月实际使用外资实现较快增长,得益于11月新设企业数大幅增长。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减税的效果。

事实上,随着中国自贸区的铺开,免税、低税已经增加了中国的竞争力,在此基础之上的自贸港,将成为更重要的吸引外资政策之一。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促进贸易平衡,更加注重提升出口质量和附加值,积极扩大进口,下调部分产品进口关税;大力发展服务贸易,继续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试点,有效引导支持对外投资。

“随着2018年全球复苏‘换挡提速’,全球市场尤其是新兴市场所蕴含的发展机会,将匹配中国对外资本输出的投资需求。通过向外谋求国际产能合作,以及引入全球优质产品倒逼国内产能升级,开放型经济体制的建设将加速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

中国经济的对内供给侧改革和对外贸易便利化,构成了相辅相成的共生关系,而这一切,在降税的背景下,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苦修内功

尽管美国减税让全世界都进入“备战”状态,但是,中国民众却已经不像以往那样,风吹草动就担心“曹德旺们”跑了。

一个原因或许在于,曹德旺10亿美元的美国工厂,遭遇了国内企业很难适应的“滑铁卢”,不过这也让担心有钱人撤离中国的舆论逐渐平息了下来。这种“滑铁卢”在“走出去”的企业身上都发生过,只是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清晰地摊在阳光下。

事实上,高福利和低效率,也被认为是特朗普减税计划中,对美国企业回流的吸引力有限的原因之一。就在美国国会批准税改议案后几个小时,一些美国公司就快速做出反应,承诺加大投资和为员工加薪。美国富国银行和五三银行表示,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则表示向20万美国员工发放人均1000美元奖金。

高收入对工人充满诱惑力,对工厂则不是好消息。美国企业将利润转化为员工福利,这和中国的减税模式有很大差别。

在中国,在降低企业负担时,以财政手段保证员工福利不降低,是一个重要内涵,比如年初提到的,降低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费比率,全年为企业减负1000亿元,就是在员工社保、公积金福利不缩水的前提下,对企业进行的减负。其他诸如继续推进营改增、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等措施,则是直接减免企业压力。

不仅是上游的企业,在下游的贸易环节,减税也在进行中。经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审议,并报经国务院批准,继2017年12月1日降低部分消费品进口关税之后,自2018年1月1日起,我国还将对其他进出口关税进行部分调整。统筹考虑产业发展和出口情况变化,将取消钢材、绿泥石等产品的出口关税,适当降低三元复合肥、磷灰石、煤焦油、木片、硅铬铁、钢坯等产品的出口关税。

这对我国处于低迷状态的钢铁业来说,是个极大的利好。

一边是税收做减法,一边是财政体系不断发生微调。

过去5年,财税领域改革多点突破,不断向纵深推进。现代预算制度主体框架基本确立。新预算法颁布施行。在推进预算公开、实行中期财政规划管理、完善转移支付制度、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等方面,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密集推出、落地实施。

这一年,税收制度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营改增全面铺开;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全面推进;环境保护税法制定出台;健全地方税体系改革工作稳步推进;财政体制进一步完善;出台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重点领域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积极推进;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增值税收入划分过渡方案出台实施。

而在未来,房地产税立法、个人所得税改革即将落地,环境保护税法正式实施。

“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将围绕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来进行,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财政部部长肖捷指出。

按照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要充分调动各方面干事创业的积极性,有力有序做好经济工作。要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健全经济政策协调机制,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看来,下一步,减并增值税多档税率的问题应该提上日程。

面对全球竞争,中国苦修内功,更多的减税措施正在路上。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