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集团天然气扩产屡现“人造”污染“以气补油”遇阻环保短板

作者:刘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7 17:44:12

摘要:今年国内天然气行业可谓由冷转热的转折之年,价格与需求均屡创新高。作为国内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第四家拥有油气勘探开发权的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延长集团’)却正在遭遇天然气扩产过程中的“成长的烦恼”。

延长集团天然气扩产屡现“人造”污染“以气补油”遇阻环保短板

本报记者 刘敏 延安报道

今年国内天然气行业可谓由冷转热的转折之年,价格与需求均屡创新高。作为国内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第四家拥有油气勘探开发权的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延长集团’)却正在遭遇天然气扩产过程中的“成长的烦恼”:其下辖天然气井场近期频发恶行污染事件,并显露出明显的人为制造特征。延长集团的天然气年产量目前仅为全国消费量的1%,在该企业“以气补油”战略下,其天然气扩产步伐正有加大之势,而眼下暴露出的环保短板也成为其未来战略的最大隐忧。

天然气的“好时代”

12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至11月,全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209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8.9%。其中,11月的单月天然气消费量达到232亿立方米,创下今年天然气消费量的新高,同比增长约20%,而1月至10月的天然气消费量也是每个月都出现同比增长。国际能源署近期联合电力规划总院和中国石油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17中国特别报告》则预计,到2040年国内天然气需求将增至6000亿立方米以上,天然气在中国主要能源结构中占比将从不足6%上升至12%。中国天然气市场增长潜力巨大已成为业内共识。

但由于当前国内天然气产量有限,消费量的大幅提升立刻带来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今冬以来,全国多省市纷纷将管道天然气价格上调10%—15%左右,并陆续开始实施阶梯气价;液化天然气(LNG)价格更是出现“井喷”,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数据显示,12月15日中国液化天然气(LNG)出厂价格全国指数为6941元/吨,10日内再度上涨405元/吨,自9月15日以来的三个月内涨幅已超过128%,创下今年以来LNG出厂价格全国指数新高。而在一些天然气需求较大地区,液化天然气(LNG)价格更是一个月翻番并已攀升至每吨万元以上,多个液厂因为气源紧张被迫停机、停止对外销售。这种形势对于天然气勘探开采单位而言可谓开启了一个“好时代”。

延长“小版块”的大扩张

延长石油集团虽是隶属于陕西的地方国企但却是国内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第四家拥有油气勘探开发权的企业,不过相比其原油早在2010年便突破1,200万吨的年产量,天然气开采却起步较晚,2003年才在榆林子洲打成第一口天然气井,2007年才正式成立油气勘探公司实施天然气规模化开采。至“十一五”末期,延长集团虽然提出了保油、增气、扩化的战略以实现转方式、调结构的目标,但天然气业务进展始终缓慢。

2012年8月,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采气一厂正式成立,成为当时延长石油唯一专业化运作的采气厂,此后虽又陆续设立了若干生产单位,但唯有采气一厂最具规模。该厂除负责延安东部延长、延川、子长和宝塔四县区的天然气勘探开发、开采和管理之外,还肩负着向下游两个液化站供气和延长石油南北两大化工园区原料供应的双重重任。当年年底,延长石油宣告将进入天然气规模性开发阶段,并计划2013年实现天然气产量倍增至10亿方的目标。

但面对当时原油开采的显著效益与巨大规模,延长石油集团在发展天然气方面的实际生产情况并没有如计划般突飞猛进,其表现只能算是平稳起步。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0月8日,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采气一厂累计交气量为5.51亿立方米。

2014年,国际油价持续跳水、国内产能严重过剩、原油开采效益遭遇断崖式下滑。此时,天然气这个曾经的“小板块”才真正开始迎来重点关注与扩张动能。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延长石油虽然只有约6亿方但新建天然气产能11亿方,并首次实现自产天然气外输;至2015年,其天然气产能便扩大至23亿方,并完成天然气产量近18亿方,同比暴增183%;2016年,延长石油天然气产量突破20亿方;2017年上半年完成天然气交气量11.35亿立方米,收入同比增长21.87%。

2017年底,天然气产业又迎来需求与价格的双高峰。原油价格多年的持续低迷与天然气产业的多重利好下,延长石油上游的生产重心也从“油气并举”转换为“以气补油”。虽然延长石油探明的延安气田天然气储量已成为鄂尔多斯盆地第六大气田,但其天然气生产规模依然很小,目前年产量约23亿立方米,仅为全国消费量的1%左右,因此扩张动力非常强。

“软肋”与“人祸”

但延长集团在天然气开采方面的这种快速扩张动力与动作很快暴露出一个明显的“软肋”:污染。据了解,原油开采过程中时常发生的污染事件其原因基本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由输油管线的老化,原油长时间腐蚀管道壁导致管道破裂,或者天气、地质灾害等客观因素导致;另一类是人为因素比如建设不规范、偷工减料等。

与之相比,延长集团在天然气勘探、建设过程中引发的污染事件几乎都表现出鲜明的人为因素,尤其是在近期该公司刚刚发生的几起中,此种趋势尤为显著。

12月3日,延安市延长县焦村附近一个正在建设的采气井井场被曝人为制造污染。该井场隶属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采气一厂,相关视频显示,井场空旷地面上油污随处可见,井场内有一处泥浆池并未按照规定进行固化,而是使用铲车就地掩埋。井场另一侧有一个自行挖开的土坑,大量污油水被引流至土坑内进行渗漏,土坑长约20米,宽4米,事发照片显示坑内全部盛满了漆黑的污油水,未采取任何防渗漏措施,任由污油水渗进土壤,从坑壁土壤的颜色来看,黑色污油水已经渗下去厚厚一截。

11.jpg

12.jpg

12月7日,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项目负责人对媒体回应时强调:一是污染发生在井场之内,没有直接泄露到井场外;二是对施工队伍进行了处罚。

12月14日,延安市延长县环境监察大队对延长集团油气勘探公司存在违规排污行为下达了《责令整改违法行为决定书》,称经调查该井场内有两个无防渗漏措施的土坑存有泥浆,现场查看井场外围护坡未发现泥浆泄漏痕迹,并对其处以10万元的行政处罚。

“将采气废水就地挖坑盛放、待污染物渗入地下后就地掩埋的行为,明显违反《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矿产资源法》等法律规定。对此行为,不能认为罚款之后就可以了,否则就容易形成"交钱污染"理所应当的心理和“以罚代刑"的现象”,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徐本鑫对此表示。

按照相关要求,延长方面需对已遭污染区域予以整改,但很快,附近村民便发现看到有工作人员正在就地掩埋黑色物质,村民和焦村村主任、村支书均表示,从未见到井场产生的污染物被厂方拉走,怀疑其所谓整改不过是就地掩埋污染物。

延长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对此称,因为还有其他事要处理不可能一直呆在现场,所以没有监督该采气厂具体整改过程。泥浆为一般固定废物,可以在井场直接固化处理,而对于该井场的污水、污油如何处理,环保局工作人员则没有回应。

13.jpg

据了解,油气生产中的油污和废水等污染物具有强腐蚀性和毒性,就地掩埋不仅会造成土壤盐碱化、毒化,而且其有毒物质还可能影响地下水。因此,《陕西省煤炭石油天然气开发环境保护条例》中明确要求:应在井场内设置防渗漏的油污回收池和排污池。散落油和油水混合物等含油污染物应当回收处理,禁止掩埋。

而就在延长油气勘探公司爆发出延安污染事件的同时,榆林市横山区石湾镇众多村民也反映,该公司横山项目部在横山区石湾镇小沟口今年建设了几口气井,在开采的过程中,对井场四周的土地造成大面积的污染,并在井场内深挖几个大土坑,将打井作业的污油污水直接排入坑内,至今违规违法污染存放了半年多,虽经村民多次反映仍无人问津。

15.jpg

在公布的事发现场照片中,可见井场内有四个土池用来盛放大量污油、废水,土池的防渗、防污染塑料布早已破烂不堪,边上也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污染液体全部流入土池内,大量的渗入地层,受污染面积大约有一亩大小。

“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除依相关法律法规给予行政处罚外,还应承担修复环境损害的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还应承担刑事责任”,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徐本鑫称,“作为经济活动中伴生的环境危害行为,社会不应将目光聚焦于事后追责上,而更应该关注事前预防。构建公平公正的经济发展环境、加强环境行政监管能力都紧迫而必要”。

在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官网上,公布着今年该企业的建设计划:“将建成净化站1座,集气站5座,投产新井87口”,但急于进行天然气扩产的背景下,延长集团的一些天然气项目不仅屡现人为制造污染,还有未批先建。一份《定边县人民政府关于对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北区指挥部天然气开发环保违法项目停止勘探开发的通知(定政发〔2016〕71号)》中显示,“延长石油集团油气勘探公司北区指挥部天然气开发项目存在“未批先建”环境违法行为”,因此该指挥部也被当地责令停止天然气勘探开发建设。

据介绍,当年原油疯狂扩产时曾出现种种环保问题至今难解,比如: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管理跟不上而引发开发秩序混乱;急功近利,短期行为严重,掠夺式开采,造成资源浪费;投入不足,污染严重,造成环境恶化和生态破坏等。近期延长集团发生的这些人为污染事件中,透漏出的信息则令外界感到这些问题有可能在天然气扩产过程中重演。

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9)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