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人气寥落生意萧条,潘家园古玩经济“冬眠”来临转型待时

作者: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6 15:20:54

摘要:“古玩市场的调整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阶段。”艺术市场评论人周峰认为,现在的古玩市场也恰好是对前一个时期市场虚高虚热的调整和理性回归。

人气寥落生意萧条,潘家园古玩经济“冬眠”来临转型待时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首都北京3000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造就了收藏文化产业得天独厚的基因。在京城东南潘家园地区,既有以老牌北京古玩城为代表的古玩城群落,又有著名的潘家园旧货市场,五花八门的古玩工艺品、海内外买家卖家在此风云际会,堪称北京乃至全国古玩业的晴雨表。早期淘宝者一夜暴富和靠一块破布起家变身家百万的故事,更增添了这个市场的传奇色彩。不过在近两年国内艺术品收藏市场持续调整的背景下,2017年年末,记者在对潘家园地区古玩旧货市场的一番走访中,感受到了人气削减,生意难做的萧条,经营者们面对的更为迫切的问题是,如何度过这个古玩经济低迷的阶段。

古玩城客流骤减降价转租

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实行改革开放10年后,国内首家文物监管旧货市场北京古玩城出现在了京城东南,之后又经过扩建升级,现共拥有ABC三座,有600余家文物公司、古玩经销商驻场经营,其中包括来自港澳台地区和日本、韩国、法国、英国等外国古玩经销商50余家,号称亚洲最大的古玩艺术品交易中心。据不完全统计,其鼎盛时期的年交易额超过30亿元。

12月17日下午,与室外接近零下的气温相比,北京古玩城A座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不过市场里的人气却反差甚大。在位于一层大厅中央区域的首饰珠宝柜台,有零零星星的客人驻足观看问询,而四周卖翡翠玉器杂项店铺里,除了很少几家有客人进出,其他的都是看店的人独守。

往古玩城楼上走去,二层客人稍多,三层和四层客人愈发稀少。走在店铺间空荡荡的过道上,记者的脚步声不时引得店主们纷纷向外观望,也有的店主无暇顾及,他们或者在低头摆弄手机,或者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喝茶打发时间。

有的店铺里虽然亮着灯,但是锁着门,店主只是在展示窗放了一张留有手机号码的纸条,谁想看货的话,打电话联系。也有几家店铺完全黑灯锁门,里面陈设的艺术品也非常少,地面还有废纸垃圾等,不知是要搬家还是其他原因。

老金的店在二层一环,门旁挂着一个“荣誉城民”的铜牌,他是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批入驻古玩城的店主。他的店面在古玩城里属于较小的,有十一二平米,摆放着一些瓷器、紫砂壶、字画等。说起现在的市场状况,老金摇头苦笑:“生意难做呀,不像前几年了,那时一年卖个上百万不是难事,现在一年卖个一二十万就不错了。”

记者在老金店里坐了半个多小时,只有一位中年男士进来问老金收不收东西,老金看都没看就一口回绝了,此外就再也没有客人来过了,“现在手里的存货都不好卖,不想再往里收了。”老金说:“这两年市场低迷,客人肯定就少了很多。你去看看就知道,与周边其他古玩城比,这里还算是人气最好的了。同样是北京古玩城,B座和C座的人气也不如这里。”

离老金的店不远,有一家店铺贴出了转租广告,记者按照联系地址在二层找到了店主胡老板,他在北京古玩城一共有两家店铺,一间自己经营,另外一间用做出租。胡老板说这间转租的店铺有27平米,一年租金18万,或者180万转让,“我前几年买时花了200多万,现在便宜点转让。转租的话,租金也降了,去年我是21万租出去的。”胡老板说因为市场不景气,要价高了不行,甚至还有人想出15万,但他觉得太低拒绝了。

在自动扶梯口的小卖部,一位年轻店主在挑选零食,小卖部老板跟记者抱怨说,现在市场不景气,客人来得少了,他的店也受影响,之前一个月流水最多时八九万元,现在减少了一半还多。

记者又接连逛了周边的天雅、弘钰博等几家古玩城,看到的情形和北京古玩城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冷清一些。有的古玩城为了吸引商户,推出了租金大幅优惠,但是还有店面空闲无人承租。北京古玩城C座的临街底商多数都是空闲状态,某生活超市刚刚入驻开张,而旁边的一家底商书画店则正在寻求转让。

低迷旧货市场的生存百态

一直以来有个说法,外国人来北京一定要做三件事:“登长城,吃烤鸭,逛潘家园”。多年来每到周末,潘家园旧货市场门前都是车水马龙,私家车、小货车、电动车、板车等各种交通工具汇集于此,海内外买家、游客不断涌入这个号称全国最大的旧货市场。

虽然叫潘家园旧货市场,事实上,这里新货也多得很。在这里,仿古家具、玛瑙玉石、陶瓷字画、中外钱币、民族服饰,几乎要什么有什么。有人说如果把潘家园的货色组合起来,乐器系列可以组织数个乐队,戏剧行头可以打扮一个京剧团,可以建一个古钱庄,一个图书馆……

在市场繁荣时期,据说周末开市日客流量达六七万人,其中来自港澳地区和国外的客人能有万人,很多摊主都会用英语讨价还价。而潘家园的传奇“鬼市”也延续至今,周末四五点市场已经灯火通明,各路买家来这里练眼力、砍价练嘴皮子,已成京城一景。现如今在古玩市场整体低迷下,是否还能有那样红火的景象?

在12月的西北风中,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室外大棚里寒意袭人,来自河南的摊主李红玉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裹着大围巾,还不时得跺跺脚,走动一下,她面前的铁皮柜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玉石货品。

“唉!赶上这个周末刮大风,太冷了,客流少了很多,能够开张就算幸运。”李红玉告诉记者,本来她租的是周一到周五的摊位,租金比周末摊位便宜很多,一个月1000多,但是这一年来客流明显减少,周一到周五根本卖不动货,无奈她只好选择周末临时租位经营。 “周末生意也没有以前好做了,人来人往是挺热闹,但是拿货的人少了,能把摊位费和管理费赚回来就是好事。”“市场租金没涨,房租涨了呀。”

李红玉的老家南阳是著名的玉石加工地,当地很多家庭都从事与玉石相关的生意,她很小就接触玉石,学习了一些挑玉的基本知识。她卖的玉石价格成百上千的都有,仍然不如市场里那些十几块一串的手串好卖。冬至来临后,大棚里也越来越冷,“到时候估计顾客更少了,期待元旦假期能好点。”大棚里的摊主们在瑟瑟寒风中,各自感受着冬天的萧条。

在济南、郑州、武汉等省会城市的各大收藏市场里,李红玉的一些河南老乡也在从事玉石经营。“他们说生意也不好做,还不如北京市场呢,有老乡还想到这边来试试,托我帮忙找店铺。”这也坚定了李红玉要在潘家园坚持下去的想法。

记者招架不住寒风,连忙跑到旁边一间商铺里,在空调房里顿时感觉暖和了,“我这是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租金也比室外高呀,一年十来万呢。”商铺高老板十分风趣健谈。高老板的“玉石缘”位于旧货市场仿古建商铺区域的黄金位置,店里的翡翠、白玉手镯、摆件动辄十几万元,显然与地摊拉开了经营档次。

但高老板最近同样没什么正经生意,都是进来打眼的,他刚刚装了一台玉石打眼的机器。“大件东西不好卖,总要做点小生意。”不过打眼做起来有风险,都怕把顾客的东西弄坏了说不清楚责任,在市场低迷之下,高老板也是不得不去大胆尝试新路子,事实上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转型。

从最初摆地摊开始,高老板也在潘家园旧货市场经历风风雨雨十多年了,“2008年以前都在经营古董,后来真古董越来越难收,价格也越来越高,导致潘家园出了不少以假乱真的东西。假古董对市场的影响很不好,大家也不敢买了,真古董也不拿这里来卖了,现在干脆就是当代仿古工艺品的天下了。”

之后高老板也转行做起了玉石生意,好在玉石更多借助机器鉴定,他一点点开始摸索学习。“翡翠、白玉前几年销路一直挺好,就是这一两年开始低迷了,还是受经济影响,不会一直往下走的。”他对玉石经营的前景还是挺乐观的。

在“现代收藏品大厅”二层,经营纸制品资料档案的老谢似乎对市场冷暖并没有太多在意,“这不仅仅是我的生意,也是我的爱好,不管行情好坏,只要市场在一天,我就会在这里一天。”喜爱文学的老谢主营范围就是现代文学资料出版物。

老谢是北京本地人,所以少了一项住房、库房租金压力,多年经营积累也让他觉得每月摊位租金并不是难以承受,所以在他身上没有明显感受到其他摊主那般的焦虑。他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当年如何从废品收购站淘宝、和小贩周旋打交道的经历,以及以往面对市场危机时的生存法则,“不能高价卖了,可以低价买呀”。即便同是在潘家园旧货市场中生存,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后礼品消费时代的两极分化

“以前礼品消费占到古玩城销售额的七八成,现在大幅减少了。”老金说,来古玩城拿货的以购买古玩送礼的人为主,然后才是收藏爱好者和艺术品消费者、游客等。“比如有开矿的私企老板一买就几十、上百万的东西拿去送礼,但是这两年不是狠杀送礼风吗。”

老金认为,潘家园旧货市场人流多以游客为主,而且地摊东西价钱不是很高,多数都是大众消费工艺品,游客来了随便买点也无所谓的事情。不过,海外来的游客也少了,现在都是中国艺术品“回流”,很多人去国外收藏市场淘宝了。“不管是地摊市场,还是古玩城,都不景气,这两年大家都把钱袋子捂紧了。”老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原因。

“我做古玩这行十几年了,也不可能转行,店还是得开着,只能想想兼着做点其他事情,要不然一天天在店里干熬着也难受。”老金不久前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茶叶店,他大部分时间还在古玩城,偶尔会去茶叶店看看。

据老金说,古玩城里的很多店主也都是身兼数职,有的开网店搞直播,有的投资做生意,有辞职下海的又找了工作,当然还有的在其他古玩市场也有店,他们要么自己抽空看店,要么雇人。

在潘家园地区几家古玩城扎堆竞争之下,有两三家古玩城推出了24小时营业,天雅古玩城的一家店主丁女士说:“24小时营业的理念是先进的,客人觉得晚上来安静、休闲还隐秘,但目前古玩城晚上来的客人不多,我一般到晚上8点就锁门了,除非你自己有这种需求的客户群。”

古玩城和潘家园的经营者们,如今都在跟记者强调培育客户的重要性,他们认为有一个固定的客户群体才是能够经受市场起伏的保证。“纸制品收藏不能浮躁,需要静下心来挖掘内涵,别把心思都放在钱上,不像瓷器古董那样可能一夜暴富。我每天保证3个小时阅读时间,经常和有关的专家、收藏家切磋交流,参加展览,做点公益活动,无形中就有了较为稳定的客户群。”老谢的经验之谈不无道理。

“古玩市场的调整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阶段。”艺术市场评论人周峰认为,现在的古玩市场也恰好是对前一个时期市场虚高虚热的调整和理性回归。也有业内人士预测,收藏既是文化素养,也受经济条件限制,古玩收藏市场需要进行一场痛苦转型,以往鱼龙混杂的泛古玩市场将更加两极分化,一极是精品化、小众化的中高端古董市场,另一极是面向大众消费群体的收藏品市场或者工艺品市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