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马光远:2018年政策变局、财富风口及房地产走势

作者:马光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5 11:14:43

摘要:这几天大家热议的房产税,会议并未直接提及。我的判断没有变,不仅明年出台的概率为零,后年出台的概率也非常低,明年能够列入立法规划已经不易。有些人说2020年实施,纯粹是不懂中国立法。

马光远:2018年政策变局、财富风口及房地产走势

历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是为下一年的经济工作定调,确定下一年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以及政策选择。今年也不例外,但相对于往年,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有很大的不同:

一是明年是政府换届之年,这意味着经济工作会议不仅要为明年定调,也要为下届五年的经济工作定调;

二是十九大刚刚开完,十九大确立的未来30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和战略,以及指导思想,要在未来的经济工作中体现和贯彻,所以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亮点之一,就是明确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会议公报指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5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党和国家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必须长期坚持、不断丰富发展。”会议公报对这个经济思想进行了浓墨重彩的阐述,主要内容体现在“七个坚持”中,在我看来,最值得关注的有两个:第一是强调坚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坚决扫除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第二是强调坚持适应我国经济发展主要矛盾变化完善宏观调控,相机抉择,开准药方,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

三是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以什么样的姿态迎接改革开放40周年,非常引人瞩目。所以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改革层面而言有承上启下的作用,总结过去40年改革的成就,同时,启动新时代下的新的改革征程。

基于以上三点,会议确立的明年经济工作的重心,以及在政策的选择方面,新的提法和要点颇多。

首先,会议根据十九大关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从高增长阶段到高质量阶段的阐述,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围绕高质量究竟如何设计政策体系、考核体系的确非常重要。

第二,在宏观政策的选择上,延续了去年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组合。但在具体表述上又有所不同。财政政策强调“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确保对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持力度,压缩一般性支出,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稳健的货币政策强调“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可以说,相对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表述和去年差别非常大。比如去年是“调节货币闸门”,今年变成了“管住货币总闸门”,今年更加强调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以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些表述,都明白无误的告诉大家,明年货币政策相对于今年,会进一步收紧,加息的概率是存在的。同时,关于“结构性政策”是一个新的提法,提出“结构性政策发挥更大作用,强化实体经济吸引力和竞争力,优化存量资源配置,强化创新驱动,发挥好消费的基础性作用,促进有效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合理增长。”

第三,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列为未来三年的三大攻坚战。这种提法非常新颖,三年三大攻坚战,政策精准。特别是把防范重大金融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提出“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这意味着,未来三年,高层将防范重大金融风险列为头等大事,在这里,特别提到金融和房地产的良性循环,对下一步房地产的走势势必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最后,对于大家关注的房地产政策,过去两年“去库存”的提法已经悄然退出。政策侧重点已经转向房地产制度改革和长效政策上来。会议提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支持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

这些政策意味着:其一,“多主体供应”的提法,似乎会鼓励一些国家部门或者国有企业利用自己的土地建住房,会不会沦为新的福利分房的做法值得关注;第二,今年力推租赁房,租赁市场一直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短板,应该在公共政策层面给予更多的关注。政策特别强调“长期租赁”和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问题;三是强调房地产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这意味着,至少在明年3季度之前,房地产政策松动的概率都比较小,房地产继续下行的概率很大;最后,会议公报谈了完善促进长效机制建设,但关于这几天大家热议的房产税,会议并未直接提及。我的判断没有变,不仅明年出台的概率为零,后年出台的概率也非常低,明年能够列入立法规划已经不易。有些人说2020年实施,纯粹是不懂中国立法。房产税可以说是中国最重大的一个税收立法了,怎么重大都不为过,怎么复杂都不为过,立法的周期不会太短。关于这个问题,我会在后续的文章中专门阐述,告诉大家,期待用房产税抑制高房价,为什么最终结果是引来了房产税这个老虎,但赶不走高房价这头狼。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马光远
马光远

独立经济学家,经济学博士,产业经济学博士后;现任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兼任北京市政协委员、民建北京市金融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西城区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英国《金融时报》、《南方周末》等媒体的专栏作家和特约评论员;财经大V频道创始成员。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