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一年倒了近20家企业: 伪共享经济风口坠落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2 19:36:14

摘要: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表示,现在的分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经济和效率经济。

一年倒了近20家企业: 伪共享经济风口坠落

本报记者 刘诗萌 北京报道

“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酷骑单车前CEO高唯伟曾如此回应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后的善后问题。然而12月21日,同样是这家公司,因拒不退还押金被中国消费者协会举报涉嫌刑事犯罪。7月至今,各地受理的消费者投诉已多达21万次。

这也仅仅是共享经济今年遭遇“寒冬”的一个缩影。上半年耀眼的融资数据背后,寒意也在悄悄涌动:6月,在摩拜单车高调宣布拿到6亿美元的E轮融资后不久,悟空单车和3VBIke接连宣布倒闭。

此后,随着资本和政策的收紧,靠资本推动、盈利模式难寻的共享经济遭到冲击,“倒闭潮”蔓延到各个共享领域。据不完全统计,一年来有接近20家以共享为概念的企业正式宣布倒闭,退押金难随之成为行业通病,公众对共享经济渐渐失去信任。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表示,现在的分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经济和效率经济。

全线遇冷

2017年,共享经济似乎迎来了风口。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摩拜和ofo纷纷以“新四大发明”之名走出国门;美国共享办公大咖Wework进入中国;共享雨伞、共享服装、共享洗车、共享篮球等等打着“共享”旗号的项目也频频亮相。IT桔子发布的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共享经济领域投资58起,融资481.63亿,约占整体市场融资的30%。

全线溃退也是从这时开始的。共享单车方面,在两大独角兽摩拜和ofo拿到巨额E轮融资,开始大打免费战、价格战的时候,二三线公司在夹缝中生存愈加艰难。继悟空单车、3VBIke退出市场后,町町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先后宣布倒闭,其致命原因大多是资金链的断裂。其中,酷骑和小蓝两家都曾经是共享单车第二阵营的主力。而两家头部公司,也面临一些投资方要求合并的压力。

共享充电宝一度是今年的“风口”。2017年4月至5月,这一行业吸金超过10亿元,小电科技甚至在短短50天内完成了三轮融资。然而从6月份开始,市场就逐渐趋于理性,Hi电传出变相裁员的消息,10月乐电正式停运,11月上线测试不到半年的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已经停止。其他共享领域中,共享汽车友友用车3月因投资款项未到位而停止运营,EZZY10月也突然宣布解散和清算;共享“e伞”因大量雨伞被破坏、拿走而倒闭;多啦衣梦共享租衣公司无法正常营运后也拒不退还押金。

12月初,共享办公也开始承受政策的压力。有消息称北京朝阳、海淀、丰台三个区工商行政管理分局已经暂停受理共享办公空间、孵化器等虚拟地址工商注册登记,《华夏时报》记者向3W咖啡及车库咖啡等创业孵化器求证,均证实了这一消息。3W咖啡某工作人员表示,该规定对孵化器产生一定影响。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一些小型孵化器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出租工位及售卖工商注册地址,这造成了许多业内乱象。当一个团队离开孵化器或者创业失败公司倒闭后,如果不主动注销地址,卖方很难收回地址,一定程度上造成税务征收困难,以及不少僵尸企业难以监管的问题。

伪共享经济泡沫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共享经济面临的“倒闭潮”,同IPO审核趋严有关。

据公开信息测算,今年前11个月A股IPO过会率持续降低,已由年初的80%以上跌至45%。IPO发行数量最多的月份分别为今年1月和3月,前两季度也正是共享领域的企业融资顺利的时候。自10月17日,“大发审委”履职后,IPO被否率持续走高。11月29日当日上会的3家企业全部被否,在IPO历史上首次出现单日零通过率的现象。

其背后的逻辑在于资本对共享企业的重要性。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很多共享企业自身盈利模式单一,对资本依赖程度过高,导致拿不到融资,失去了资本支持后高估值“泡沫”一下子就破灭了。而是否有盈利预期、退出通道是否顺畅对于投资人的重要性又不言而喻。同创伟业投资总监胡庆平曾直言,对于共享经济,资本更加关注它最后退出的路径在哪里。因而,即使在ofo和摩拜双方都没有合并意愿的情况下,双方部分投资人在合并一事上显得更为着急,理由就是认为只有合并才是能形成盈利的合理方式。

另一方面,相关政策的出台也是悬在不少野蛮生长的“伪共享”产品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位科创界人士对记者表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将原本已经存在的闲置资源进行合理利用,也即是以“存量”共享为基础的。然而,无论是满大街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还是小店里的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这些重资产的共享行业挤占了社会公共资源,已经是“增量”了,与最初共享经济发展的理念是相悖的。

8月18日,上海市交通委叫停市区共享单车投放。随后,包括了北上广深、南京、杭州等12个一二线城市都发布了禁投令。截至叫停时,共享单车企业在北京市投放运营车辆总数已达235万辆。

宋清辉认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再次调配,从而让大众能够以低廉的价格享用这些资源。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办公等却是统一采购的商品或空间设施,然后通过缴纳押金、分时租赁的形式给人使用,这与共享经济的本质相去甚远。

而对于共享经济的未来,芝麻信用副总经理李丛杉认为,只有向信用经济升级才是破题之道。他表示,免押金已逐步成为共享经济的标配,有些企业在摆脱押金后,不但没有死亡,甚至开始进入盈亏平衡期。IDG资本董事楼军也指出,信用体系的搭建和完善是分享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

《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03%。中国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根据预测,未来几年共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增长。宋清辉认为,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一定是朝着更低消耗、更低成本的以及相关法律法规日趋完善的共享经济2.0版本的方向迈进。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