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失落恐慌:特朗普国安战略报告透视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21 11:25:51

摘要:特朗普版国安战略并没有新思维,唯一可以强调的是,美国更加清晰地把中国和俄罗斯当做战略竞争对手,尽管这种竞争从来不排除基于共同利益的合作。

失落恐慌:特朗普国安战略报告透视

12月18日, 美国华盛顿,特朗普发布国家安全战略讲话

马晓霖

12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了任内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完整系统描述了美国在国家安全、经济实力、全球地位和世界影响等方面面临的危机以及应对之策,堪称“特朗普主义”的完整呈现。由于报告突出中国和俄罗斯的“对手”定位,引发国际舆论热评,甚至不乏“冷战归来”的惊呼,以及对美中、美俄关系全面倒退的担忧。

其实,这种反应多少有些过度,或者说,对特朗普版国安战略报告解读过度。这个报告并没有偏离美国主流社会和政治精英的传统中国观、俄罗斯观,或者说,只是进一步凸显了“特朗普主义”的本质——“美国优先”和“美国例外”,折射出美国实力相对衰落后对中国全面崛起及俄罗斯强势地缘外交的严重恐慌。

中俄角色:大三角是重点但不是全部

的确,中国和俄罗斯在特朗普版国安战略报告中的戏份相当多。全文提到33次“中国”和3次“中国人”,提到俄罗斯25次,不仅把中俄视为战略对手,还形容为“修正主义者”——美国主导的既有世界秩序的挑战者。这份报告在言及中俄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时,还使用了很多充满冷战色彩和对抗性语汇,比如:挑战权力、改变现状者、塑造反向世界、取代、扩张范围、重组格局、扩张权力、重申地区和全球影响力、改变国际秩序、获得竞争性优势、决定政治与安全议程、强化地缘意图……等等,不胜枚举。这些关键词浓缩成一句话,那就是美国的领导地位、话语权、议程设置权、规则制定权、优势垄断权都面临着中俄两强的蚕食和争夺。

这些居高临下并充满指责的言论和措辞,直观袒露了美国一以贯之的唯我独尊和霸主心态,不仅带有前国师班农保守主义思想的浓重痕迹,还贯穿了主导美国国会两党特别是共和党世界观的建制主义理念。当然,也基本概括了特朗普自竞选以来所有负评中俄形象的话语,透射出美国精英阶层普遍的失落焦虑感和战略危机感,甚至是毫不掩饰的、不愿他国染指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的霸权式单边主义出离感。

其实,自1987年里根时代起,已有5位美国总统和8届政府先后向国会提交过16份国安战略报告,言及大国地位,从来没有哪份报告表明华盛顿打算与其他大国分享上述美国所刻意维护的各种“例外主义”框架下的超级权力和利益。即使进入全球反恐的新时代,从小布什、克林顿到奥巴马,都直接或间接地将中国和俄罗斯定性为战略对手,只是往往因力所不逮而又粉饰为“利益攸关者”并强调双边或多边合作。这份特朗普版报告继承了几位前任的“竞争与合作”基调,因此,堪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延续版和扩充版,只是对中国和俄罗斯抨击过多,措辞更严而已,但本质没有变化。因为,美国从来就没有真心打算把这两个“异类”国家当做伙伴和盟友。

如果谈到威胁,特朗普国安战略版本文本显示的中俄威胁既是现实性的,也是战略性和长期性的。但是,美国当下最重要的安全威胁是被提及55次的恐怖主义,以及分量二流却必须马上应对的所谓“流氓国家”朝鲜和伊朗。因此,不必过于惊呼冷战回归,也不必过于担心美国对华对俄关系会明显开倒车。

这份报告指出美国国安战略由四大支柱构成,第一是显性安全,即国民安全、国土安全和生活方式安全;第二是隐性安全,即经济活力、经济增长与经济繁荣;第三是刚性安全,强调通过实力维护和平,实现全面现代化,放弃压缩军力,并将军事优势扩充到网络和太空等全新领域,通过保持强大和系统威慑免于冲突并维护和平;第四是柔性安全,即建立以国内实力和财富为基础的美国全球影响力,并捍卫美国的价值观。

中俄凸显:中国日渐强大,俄罗斯日渐强硬

客观地说,特朗普版国安战略报告是美国战略安全环境的系统评估判断及应对策略。一方面的确是美国绝对实力相对下降导致信心不足使然,另一方面,也是中国日渐崛起强大和俄罗斯日渐强硬构成的外部战略环境变化所致,尤其是美国面临来自中国全面甚至全球性的追赶乃至部分超越,已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不知所措。

经济方面,中国持续保持改革开放近40年的强盛增长势头,即使在大力调整结构、优化产业、提升质量和放缓增速的前提下,过去5年也一直保持高于6.5%的增长率,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超过美欧日三强总和,增速是发展中国家的两倍和发达国家的4倍。按照这个势头和惯性,中国经济总量无论以什么标准衡量超越美国也就是一二十年的事。届时,持续百年的美国第一经济强国位置将被迫易手,而这种角色转换还是以美国保持巨大对华逆差而实现的,这是特朗普等美国精英所普遍搓火的地方。

国防方面,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军费投入的加大、科技研发水平的提高和制造能力的升级,中国国防力量空前强大,通过大手笔军事改革,不仅正在打造适应现代化、信息化和立体化作战的精干陆军,而且努力向海空强国换挡。中国不仅正在形成两支航母舰队,海空军还不断突破美国设置的第一岛链,消解东海方向的美国海空军事优势,并通过南海岛礁建设和常规海空巡逻,改变了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一手遮天的军事格局。特朗普放弃亚太再平衡战略而强调“印太”战略,鼓励澳大利亚对中国叫板,便是被迫战略后撤、将遏制中国的西太平洋链条向印度洋和南太平洋扩大的无奈选择。美国担心失去亚太军事优势,进而最终失去对亚太地区的主导权。

国际影响力方面,中国以经济实力为后盾,不仅在国际组织中扩大政治话语权,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而扩大金融话语权,而且通过倡导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以及设立亚投行、丝路基金和金砖银行等投融资平台,正在引领新型全球化,成为投资和经贸领域强有力的领头羊。这个进程不仅赢得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热烈期待、欢迎和参与,还强烈吸引了西方发达国家的纷纷跟进,即便美国及其铁杆日本也都转变立场准备搭乘顺风车。由此体现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乃至政治体制模式优势,客观上将削弱对美国固有模式的认同与光环,并给各国提供多样性价值观和发展道路的选择,而这远比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衰落更让美国感到恐惧和挫败,因为软实力的穿透力和辐射力乃至长久影响力绝非硬实力堪比。

至于俄罗斯,三流国家的经济实力不足以让美国担忧,其软实力即使在中国面前都相对逊色。但是,俄罗斯过去几年凭借依然一流的军事实力和强大地缘撬动能力,对美国统辖的世界秩序构成了严峻挑战和局部颠覆。2014年从乌克兰肢解克里米亚半岛并使东乌克兰处于半脱离状态,着实改变了二战后的世界版图;2015年出兵叙利亚,不仅打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海外大规模军事行动的零记录,还挽救了巴沙尔政权,并联手伊朗等地区力量重组中东地缘格局,形成美退俄进、美守俄攻的总态势,终结了冷战结束后美国独步天下并在中东一手遮天的美好岁月。

总之,即使冷战结束,冷战思维从来没有离开这个世界,道路之争、制度之争、文化之争都可以纳入这个范畴;至于势力范围之争、经贸之争、币值之争、市场份额之争,更是超越冷战的正常国家利益博弈,即使美国与欧洲和日本等价值观同盟伙伴,也一样会争得你死我活。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版国安战略并没有新思维,唯一可以强调的是,美国更加清晰地把中国和俄罗斯当做战略竞争对手,尽管这种竞争从来不排除基于共同利益的合作。(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9)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