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银监会范文仲:金融科技的监管不是小修小补,而是颠覆性变化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16 11:23:49

摘要:在关注金融科技变化的同时,我们要同时关注监管的变化,关注风险。“真正的监管的科技,它还不是说在我们的技术的基础上小修小补,监管面临着跟商业银行需要颠覆思维的挑战。”

银监会范文仲:金融科技的监管不是小修小补,而是颠覆性变化

本报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12月16日,由金融城、新金融联盟主办的第二届金融科技北京峰会在北京举办。银监会国际部主任范文仲在主题演讲时表示,在关注金融科技变化的同时,我们要同时关注监管的变化,关注风险。“真正的监管的科技,它还不是说在我们的技术的基础上小修小补,监管面临着跟商业银行需要颠覆思维的挑战。”


范文仲说,中国完全有可能在这一轮的科技创新金融创新走到世界的前面,同时我们一定要有非常强烈的风险意识,“我们手里的强大的武器变得越来越有危害性,一定要有非常好的风险管理的制度,更加先进的来控制它,才能让这样的魔法真正服务于我们的生活。”

金融业的颠覆性变化

范文仲说,当前人类的历史又进入了高歌猛进的时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尤其深刻的改变了金融。金融是建立在信息和信心基础上的特殊行业,信息科技的发展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了商品交换的快捷,在跨时间分配的维度显著促进了我们跨时间调配金融资源的能力,使得高风险的项目越来越容易得到融资。

范文仲总结说,具体到银行业有几大变化:第一就是信用中介的根本因素发生变化,它最大的体现在信用风险,但是我们在整个的信贷过程,我们已经感觉到发生的重大的变化。以前银行放贷评估一个人的信用主要是看它过去的还款表现和财务信息,现在可以看它的消费数据、旅游数据,看他税务数据甚至交通违规数据,来判断这个人的性格特质。甚至微信朋友圈,各种各样的信息维度我们进入到对一个人是全维度的了解。

第二方面的变化是贷中定价的环节,从以前模糊的利率定价变成精准的定价,这个定价不是模糊的阶段对阶段,而是精准的点对点的映射,从多维度的向量空间到利率光谱,这是一个新的定价模式,这对我们的商业机构金融定价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此外在贷后, 已经非常容易做到资金放贷之后,可以看到这个资金的流向,流到了哪个节点进行了什么样的交易,它是一个可视化的过程。

这些科技的变化都是金融创新的,也会带动商业银行发生巨大的变化,商业银行也会渐渐的演化成数据化的机构,从组织形式来讲有总行支行,未来总行会越来越大会更加的数据化,分支机构逐渐的萎缩,我们这些分支机构的功能会被移动的服务的客户终端取代。整个的银行体系会日趋扁平化。

范文仲说,我们整个的商业银行模式对自身的定位也会发生变化,以前认为商业银行是信用信贷机构,未来整个的金融体系的数据化之后,商业银行和一个互联网机构其实差别不大。它首先要通过线上和线下进行导流,会降低它的成本,另外获客成本被大幅度的降低。此外银行的开拓成本可以通过生物识别技术等降低。另外随着人工智能,尤其机器语言,自然语言处理,会降低整个信贷审核的成本。整个银行的获客成本会下降,会转变成互联网公司一样线上线下进行导流。


监管科技不是小修小补

在关注科技变化的同时,我们要同时关注监管的变化,关注风险。“真正的监管的科技,它还不是说在我们的技术的基础上小修小补,监管面临着跟商业银行需要颠覆思维的挑战。”

在范文仲看来,监管在未来也会数据化的管理机构,它会变成金融体系中最大的数据中心,未来会要求所有的金融机构平台要有监管的接口,监管机构要有权力进入金融科技的数据平台。“以前我们是规范资本充足率和一些表的指标,我们现在进入到交易层面了解这个机构的整体信息,未来的运用于区块链技术的金融平台也要导入监管的节点,所有的数据都汇集到管理部门,让他们对整个的金融体系有一个全局性的了解,金融监管会变成一个大数据中心。”

范文仲认为,金融的创新这一轮的Fintech将首先在中国出现成型,监管很有可能走世界的前面。我们关心的问题还是宏观领域的风险,我们银行商业模式转变的风险,未来的挑战才是巨大和深远的。

监管科技的变化并不能够抑制风险,每一个金融创新在历史上不是消除风险而是随着它使金融的社会化程度上升造就了更大的风险。

“我们信用风险有所降低,但是我们的交易风险,我们的流动性风险,我们其他的道德、代理问题,都依然存在,由于技术原因更大了。”

范文仲提出了几个监管的理念:第一,我们不能应该按照机构的名称分类监管,我们应该按照它的风险实质监管。因为金融是劣币驱逐良币的领域,如果没有监管的一定是坏的比好的长的米,但是一场大火之后可能荡然无存。

第二,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用系统重要性的维度来把握创新和风险管理的平衡。“机构小的时候还在创新,可以对你的监管标准松一点,可以给你一些试错的空间,一旦你长大,客户达到上百万,你的规模上亿,我就要对你严格的监管。这是一个系统重要性的监管,西方提出的沙盒监管都是这种理念上的具体应用而已。”

第三,监管的理念就要防止垄断,科技创新非常容易让金融一起形成垄断,一些企业得到先机。“上一轮创新中美国出现了很多的石油大王、钢铁大王,金融上出现了摩根家族,代替了美国央行一些职能。金融创新不应该削弱竞争而是鼓励竞争,我们要认识到数据是核心的经济资源,我们一些交易记录对这些数据记录分析的社会化平台是金融的基础设施,一定要开放和透明。我们一些具有社会系统不可替代性的这种金融措施一定要有国家进行规则制订,要制订一些公益的发展目标,在每一轮的金融创新科技上都会出现垄断,最后由于社会的力量都会来寻求平衡,中国也一样。”

最后一个监管原则,我们一定要防止那些传统历史上出现的金融乱象,再以科技的名义改头换面卷土重来,我们关注到的金融创新无非是历史上的非法集资、旁氏骗局和泡沫经济的变体,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不一定要一刀切,但是要把握一些基本的原则分清什么是有益的创新。

好的金融风险管理

范文仲说,金融的创新是带不了高收益的,实体经济的创新才能带来高收益,劳动生产率的提升才能带来高收益。“现在的金融科技目标是信用风险和利率水平更加精准的匹配,这种技术的发展可以降低利率。现在有些机构做的不是降低利率,而是拿传统的高利率覆盖风险,只不过利用互联网平台把借贷的人群扩大。”

范文仲说,我们要做利率的精准定价,降低小微的利率负担,这才是创新。他举例说,我们都有一些类高利贷的业务,一定要注意这些业务,现在的金融科技目标是信用风险和利率水平更加精准的匹配,这种技术的发展可以降低利率。“现在有一些机构做的不是降低利率,而是拿传统的高利率覆盖风险,只不过利用互联网平台把借贷的人群扩大了,这样的活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我们要做利率的精准定价,降低小微的利率负担,这才是创新。”

历史上知名的荷兰郁金香泡沫,中国80年代的君子兰泡沫,大家很少关注它内在价值,纯粹被对未来上涨判断驱动的,这是人性时代。范文仲说,未来监管是一个数据时代,我们认为一定要把握四个基本的原则:第一按照风险维度进行监管,防止监管套利,第二按照系统重要性的原则把握鼓励创新的平衡。第三防止核心的金融资源垄断抑制了创新,第四清醒的认识到历史教训,防止金融乱象卷土重来。

范文仲说,今天提出金融的价值观,金融目标是更有效的分配社会资源,使每一个人有更多的选择,使跨时间的融资更有效,未来的产品和金融的服务更多更丰富,整个社会它的福利能够上升。“金融要利用了资源分配的工具以私利为出发点,但是达到的结果是整体社会福利的提高。好金融活动就是通过整体的创新使大多数人受益,实现了帕累托福利的边界,坏的金融活动是通过这些活动创新,增加了金融体系的风险,使得少部分得益大部分的受损,把这种福利更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这是坏的金融活动。”

科技创新在历史上都是双刃剑,既提供了人类的美好生活,也创造了越来越大的风险,这个风险跟金融创新是一样的。范文仲最后说到,“我们认为中国正在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中国由于我们的市场资源辽阔,由于我们的文化,更具有社会性,符合互联网的发展,中国完全有可能在这一轮的科技创新金融创新走到世界的前面,同时我们一定要有非常强烈的风险意识,我们手里的强大的武器,变得越来越有危害性,一定要有非常好的风险管理的制度,更加先进的来控制它,才能让这样的魔法真正服务于我们的生活。”

编辑:金微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