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农产品处于历史性价值洼地

作者:笔夫

来源:

发布时间:2009-8-28 20:03:35

摘要:农产品处于历史性价值洼地

 

 

   真理需要重复一百遍才会有人相信,但是,最先掌握真理的人理应最早从中获益。对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认识,市场也正处于这样一个过程。一个多月前,笔夫刚开始讲农产品投资机会的时候,许多人是将信将疑的,而昨晚偶然打开电视,才发现央视竟有两个频道在同时对肉蛋及农产品价格上涨进行专题评论,因近期肉蛋价格的上涨引起了发改委的重视,笔夫方才知道,价格上涨话题正在演变成一个全民话题,这证明通胀已开始由预期向现实转化。
    对于笔夫专栏的忠实读者来说,一切都不应有任何的意外,因为近两个月来,笔夫反复地、不厌其烦地在论证下半年所面临的农副产品的投资机会,近期白糖和玉米期货的大幅上涨已经引导了这一趋势,而猪肉价格连续十周上涨和鲜蛋价格连续五周的上涨将使这一趋势得到强化,农产品的轮涨将成为下半年经济现象的奇观。
    在论证猪肉价格为何需要上涨之前,我们不妨来问这样一个问题,即猪肉价格形成的因素是什么?你也许会回答,是养猪的成本,即饲料、猪仔的价格,还有养殖者的人力成本。实际上,在以往的实践中,农民养猪基本上没有多少成本概念,他们所谓的赢利很多时候就是饲料和猪仔的价值小于一头猪的出栏价格,有时候甚至连这一点都达不到,即使在不计算劳动力成本的情况下,仍然出现亏损,他们却仍然在坚持喂猪,道理很简单,因为初级农产品市场上不好卖,而猪肉更好卖一点,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为增强产品的流动性而养猪。
    农民养猪之所以经常忘记将自己的劳动计入成本,是因为长时间以来,农村劳动力大量过剩,处于闲置状态,其价值本来就被低估,但是,几年前,随着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农民工大量拥入城市和工业化地区寻找更高收入的工作,农民工养猪的机会成本越来越高,这使得农民工在工业化地区的劳动价值被计算进养猪的成本,因为在务农与进城打工之间,农民工有了自主选择的余地,在这样的情形下,农民不会再“忘记”在猪肉价格中计算自己的劳动价值,猪肉价格上涨就成为必然趋势,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2007年猪肉价格上涨的实质原因。
    从2003年到2008年,中国的城市化比率从33%急速上升到55%,与此相适应的是,单纯从事农业劳动的人数比率呈现持续下滑的状态,三十年来,支持中国经济高增长低通胀的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正在迅速瓦解,农村地区已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向工业化和城市化地区提供源源不断的廉价的初级产品,这一切都要归因于农村劳动力价格本身所发生的变化。
    本届政府对于三农的持续的、大量的补贴也使得农村劳动力价值得到大幅度提升,即将实施的全民医保和全民社保也将使农民工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再次得到大幅提高,而提高这种地位的最直接表现和方式就是提高农产品的价格,这样的趋势难以逆转。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今年以来,虽然农产品的库存居高不下,但价格却能止跌并大幅回升。
    近两个月来,珠三角地区民工市场频频告急,甚至出现了久违的”民工荒”,因为大量的外向出口型企业重新获得了出口订单,全球贸易复苏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德国、日本这些以外贸为导向的国家在第二季度所获得的出人意料的增长证明了这一最新的趋势。农民工重新回到工业化地区从根本上扭转了猪肉、蛋价下滑的局面,并且使得价格可能再次飙升。除了上面所述理由外,农民工进城后生活习性的转变也将使得部分农产品消费大量增加,举例来说,农民工在家乡食用的是动物油脂,而进城后大量食用大豆油,在家乡极少吃鸡肉,猪肉食用量也较低,而进城务工后每天都会食用大量的猪肉和鸡肉,这种消费习性的转变随着农民工大量进城后使得农产品消费量会大量增加,最近的价格上涨与此不无相关。
    农产品虽然开始上涨,毕竟还是局部的,但由于比价效应的存在,这种价格上涨将会连环传递下去。猪肉价格上涨包含饲料价格上涨的因素,反过来,肉价上涨本身又会带动养殖业的复苏,使得饲料的需求大幅增加,大豆、玉米和稻谷的消费量将在下半年陡增,前段时期供求失衡的局面将发生改变,2010年农产品将出现紧平衡状态。初级农产品和食用油等都将面临着大幅上扬的局面。
    就全球状况而言,农产品处于绝对的价值洼地。美国玉米价格处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平均波动价格的中枢,没有其它的品种处于这样的历史价位区间,玉米价格处于低位的根本原因在于去年的油价下跌。几年前,美国新能源政策促使美国玉米带大量的乙醇工厂开始兴建,美国人将全国所产30%以上玉米加工成了乙醇,特别是美国07版新能源法案的实施,使得玉米种植面积大量增加。但是金融危机后,油价从147美元/桶大幅下滑,使得这些玉米乙醇工厂利润大幅下滑,甚至出现亏损,从而导致大量乙醇工厂倒闭,玉米消费减少,价格再次回到历史低位,但是,原油低价格并不会持续,半年以来已经获得了大幅上涨,可以预计的是,下半年将会重新回到90美元,利润的诱惑将使得乙醇工厂加大开工量,从而使得玉米需求回升,玉米价格将会应声上涨。
    历史的巧合是,每一次农产品上涨周期都会包含一次影响深远的旱灾,2006年澳大利亚千年一遇的旱灾导致了全球小麦价格上涨,从而导致其它农产品的上涨。今年以来,全球主要农业产区都经历了极具杀伤力的灾害性天气,南美的干旱性天气导致了南美大豆大幅减产,印度的旱情和巴西的涝灾是近期推高国际糖价的根本原因,而最近发生在东北玉米带的旱灾则直接导致了中国玉米价格的飙升。在全球范围内如此密集和频繁地发生灾害性天气,这将成为本轮农产品超级上涨周期的导火索。
    当然,还有最为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全球货币无节制投放所导致的通胀预期,对于常看笔夫《期货工坊》的读者来说,这一条已无庸赘述,之前讲得实在是太多了,这里不再重复。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