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露“鹰爪”,特朗普内阁成员猜想

作者:霄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1-17 16:50:44

摘要:“我想向你强调,候任总统先生,我们现在将竭尽所能帮助你获得成功,因为如果你成功了,这个国家就会成功。”11月11日,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与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时说。

特约记者 霄虞 北京报道

“我想向你强调,候任总统先生,我们现在将竭尽所能帮助你获得成功,因为如果你成功了,这个国家就会成功。”11月11日,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与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时说。

的确,无论特朗普的当选有多么出人意料,在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之际,人们所能期盼的就是特朗普能像此前大多数总统候选人竞选成功后一样“说一套,做一套”。

然而即使奥巴马表示愿意摒弃前嫌地帮助特朗普,但在那些对自己真正有帮助的内阁成员的选择上,特朗普还是透露出了他的“不忘初衷”。

根据宪法规定,特朗普需要物色一个包含15名内阁成员的名单。而据目前外界猜测,第一批即将公布的特朗普政府重要内阁成员人选,鹰派色彩颇浓。

“割据”的后院

11月14日,大选获胜后一周,特朗普第一次论功行赏: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赖因斯·普里巴斯和选战主管史蒂芬·班农分别被任命为特朗普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和总统首席战略顾问。在任命声明中,特朗普表示,这两个人都是高质量的领袖型人才。“正是他们在选战中的密切配合,导致我们获得了历史性胜利。”特朗普说,“现在,我们致力于使美国重新强大,我要他们在白宫协助我。”

白宫办公厅主任也被称为“白宫幕僚长”,是美国总统办事机构的最高级别官员,常被称为“华盛顿第二最具权力的人”,这一位置通常会由总统的心腹担任。

作为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巴斯将负责协调新总统与国家立法机构之间的所有关系。而凭借 “反建制”竞选纲领获胜的特朗普在权衡利弊之后将其团队中距离“建制派”最近的一个人——普里巴斯安置在了这一位置也算用心良苦。“普里巴斯体现了新总统的重要使命,创造出使每个人都获益的经济,确保我们的边界安全、替代奥巴马的医改计划、摧毁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特朗普说。

现年44岁的普里巴斯自2011年1月至今一直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一职,深谙党内事务。在此次大选周期中,普里巴斯充当特朗普与共和党之间的“协调人”,扮演团结全党的角色。尤其是与其长年盟友——国会多数派领袖、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安之间有着十分融洽的关系。

与普里巴斯的“局内人”身份不同,巴农则完全是一个政治“圈外人”。今年8月,这位“布莱巴特新闻网络”门户主管才刚刚进入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美国,他被视为保守人士中的挑衅性人物。他不仅多次发表把移民和疾病传播联系起来的文章,还撰文试图将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高级助手胡玛·阿贝丁和伊斯兰激进分子联系起来,因为阿贝丁是一位穆斯林。

让这样两位性格大相径庭的人物分别担当自己的左右手,对于习惯于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而言也是一次挑战。如果磨合顺利,他们将给特朗普政府提供一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特殊力量,而如果二者配合失当,那么对于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而言,很可能会导致他的后院“割据”。

强势的内阁

为了快速消散因总统竞选给外界带来的恐慌情绪,特朗普政府最有可能优先公布包括国务卿、财政部长以及商务部长等在内的重要内阁成员。而目前潜在名单显示这些职位的人选或将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在财长职位上,目前有两人的呼声最高,一个是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杰布·亨萨林。他曾担任国会助理,现在是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其在该委员会任职已超过10年。他以对2010年金融监管改革的激烈批评而闻名。亨萨林的自由市场立场以及与共和党的深厚渊源,是他入选这一职位的最佳理由。

但是对于胜任财长一职,亨萨林所欠缺的恰恰是与华尔街交往的经验。虽然特朗普在竞选时对希拉里与华尔街的关系进行了猛烈地抨击,然而与华尔街金融机构搞好关系似乎是每位美国财长的“必修课”。而在这一能力上,特朗普竞选委员会财务主席,现年53岁的史蒂芬·姆钦似乎更加突出。姆钦与高盛渊源颇深,他本人曾在高盛任职达17年之久。而他的父亲更在高盛供职长达30年,也是合伙人之一。如果姆钦出任财长,将成为20年来第3位出任美国财长的高盛人。

无论谁最后出任财长一职,都将很快遭遇到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为了实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在基建方面的加大投入必然导致美国政府扩大开支,而这也将导致美国财政部长期苦心经营的财务上限岌岌可危,再次将美国政府置于“债务悬崖”边缘。

根据特朗普的竞选纲领,贸易将成为新一任美国政府“重点关切”的问题。特朗普的贸易顾问、钢铁制造商纽柯前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是目前该职位的有力竞争者。然而迪米科对于美国与其贸易伙伴必将爆发一场“贸易战”的言论,也为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笼罩上了浓郁的“保护主义色彩”。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对于贸易的态度已经远远偏离了共和党自由贸易的立场,更加趋向于强硬和保守。

好在现实是,即使成为了总统,特朗普采取任何贸易行动都会受到国会的制约。虽然特朗普在竞选中多次表示他将对中国的所有进出口货物征收45%的关税,但其实他并没有这么大的权利。法律允许他只能在最长150天时间里,对所有进口货物征收最高15%的关税;除非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其他法律规定,他只能对目标商品征收关税。

特朗普的获胜已经发出了一个清晰的信号,在经历长期金融危机困扰之后,美国社会分裂正进一步加深,而这种分裂最直观的影响就是美国将在外交战略上做出转变。

据Politico网站消息透露,在国务卿人选上有3位候选人,他们是前联邦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田纳西州参议员鲍勃·考克及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

其共同特点都是美国外交势力中的鹰派代表。

现年73岁的金里奇拥有与特朗普一样“火山般的性格”。他也是唯一一位在任上访问过中国台湾地区的议长;作为参议院外委会主席,考克也曾力主借由增进台美关系,以达到进一步遏制中国。而作为3位候选人中外交经验最为丰富的博尔顿,也是一位“美国利益优先”观念的坚定支持者。

然而,无论谁将最终出任美国国务卿一职,“美国利益优先”都将成为新一届美国政府外交战略的核心。而自诩拥有丰富“从商”经验的特朗普,究竟将如何在其内政外交上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则仍需拭目以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