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雀巢并购态度降级太子奶急寻下家

作者:张玉香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7-10 18:31:36

摘要:雀巢并购态度降级太子奶急寻下家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玉香 北京报道

   对于控股权数易其主的太子奶而言,好好地存活下来或许是其目前唯一可走的道路。
    为了完成其目前的救赎之路,“太子奶目前正在与几家实业公司进行接触。”高科奶业相关人士表示。
    这些实业公司显然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合作。事实上,去年2月,在株洲市政府的强力介入下,太子奶幸存下来之后,作为株洲市政府代言人的高科奶业一直没有放弃为太子奶寻找新的出路。


合作暂停非搁浅
    在雀巢与太子奶合作的消息爆出之后,一度有消息认为,雀巢想并购太子奶。7月8日,太子奶的临时托管方高科奶业相关人士表示:“与雀巢只是普通的合作。”
    之前,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曾经向媒体表示,太子奶与雀巢将在生产管理、新品研发、包装设计和原材料供应4个方面开展合作。本定于7月6日的雀巢大中华区高管来太子奶进行考察一事搁浅之后,外界曾经一度认为,双方终止了合作。
    “只是暂停,并非合作的搁浅。”一位熟悉高科奶业的知情人士表示。事实上,这并不排除双方互派中高层管理人员私底下进行经验交流,比如雀巢派人去观摩太子奶的二、三级网络市场。强大的二、三级市场曾经是雀巢一度对太子奶觊觎的主要原因。“这种经验交流本来就是二者合作的一部分。”该人士透露。
    然而,雀巢对于太子奶的意义似乎更为重大。此前,高科乳业进驻太子奶之时,曾经承诺要在今年7月1日左右,对太子奶的未来与战略投资者展开谈判,而雀巢的参与正好兑现了承诺。
    7月8日,当记者向雀巢方面求证合作的事项时,雀巢方面表示,目前并没有合作的信息可以透露。
    “借助雀巢的品牌也可以稳住债权人的心。”该知情人士称。面对来自各方债权人的压力,雀巢的加入无疑是颗“定心丸”。为此,目前与雀巢的合作只是暂时的停顿,而不是结束。


剥离26亿债务
    债务问题曾经是压垮太子奶的最后一根稻草。2008年,太子奶陷入危机之后,株洲市政府曾经通过国有资产投资公司与株洲高科集团组建了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即“高科奶业”。
    之后,高科奶业租赁太子奶集团核心资产,组织封闭式独立生产经营。据当时株洲市政府相关负责部门称,高科奶业将陆续投入生产流动性资金1亿元左右,实现恢复性生产经营目标。
    如今,虽然太子奶实现了正常的运营,但是债务剥离一直是太子奶试图解决的问题。上述对太子奶颇为熟悉的知情人士表示,太子奶的债务在26亿左右。该债务组成部分中,主要包括银行、建筑商和经销商。
    在今年3月份,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太子奶工程款支付协议中,分别给出了五种付款的方式。其中,当时解决建筑商欠款主要是通过把原债款打二到三折清还,或者以折扣加认购股权的方式来解决。
    本月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月太子奶或将全部债务进行剥离。这其中包括与银行的延期还款协议以及和那些非银行贷款签订的7年还款协议。
    上述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受经济危机的影响,目前国内银行的信贷政策今年来一直相对宽松,而国内的一家股份制银行与太子奶也正在展开秘密的合作,为太子奶提供资金。


寻找新的接盘者
    今年2月,高科乳业接管太子奶之时,文迪波便根据当时的形势判断,政府退出太子奶要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有新的战略投资者愿意接盘;二是公司的资产负债比例已经正常。
    随着债务的逐步剥离,高科奶业下一步可以为太子奶做的便是寻找新的战略投资者。“目前我们正在和几家国内的实业公司进行接触。”高科奶业相关负责人士表示。
    这种接触显然不同于与雀巢“普通的合作”,因为这种合作也决定了太子奶原董事长李途纯的去向。此前,李途纯从三大投行手中拿回的61.6%的控股权,早已经抵押给高科奶业。太子奶被托管之后,李途纯的主要精力则放在了还款上。
    如果太子奶有新的接盘者,外界猜测认为李途纯很可能会完全出局,或至少失去控股权。
    在今年6月的株洲企业家协会的一次峰会上,李途纯发言表示,早在2006年下半年,雀巢便开始和他接触,希望与太子奶合作,并要求拥有太子奶51%的控股权。太子奶出现危机之后,雀巢又与英联、摩根等三大投行展开了谈判。据了解,当时主要是因为雀巢的资金问题而不了了之。
    李途纯在会上称,雀巢谈判的结果不是为了发展太子奶而是为了消灭太子奶。显然,太子奶的未来,最终还要在高科奶业、接盘者和李途纯微妙的关系之间得以确定。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