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天,奥巴马携TPP最后一搏 年底“跛脚鸭”时段通过TPP或成幻梦

作者:霄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9-18 22:10:54

摘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将让美国而不是中国主导制定21世纪亚太地区的路线和规则。” 然而,距离今年2月4日TPP协定签署时奥巴马抛下这句豪言壮语已经过去了7个月,该协定依然没有能放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奥巴马的桌上,等待签署成为最后的法案,甚至还有可能就此画下句号。

58天,奥巴马携TPP最后一搏 年底“跛脚鸭”时段通过TPP或成幻梦

华夏时报特约记者 霄虞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将让美国而不是中国主导制定21世纪亚太地区的路线和规则。” 然而,距离今年2月4日TPP协定签署时奥巴马抛下这句豪言壮语已经过去了7个月,该协定依然没有能放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奥巴马的桌上,等待签署成为最后的法案,甚至还有可能就此画下句号。

为了能将该法案最终变为自己的政治遗产,奥巴马准备孤注一掷。但留给他的时间显然已经不多了。

58天,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目前距离11月8日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两个月,在总统大选举行前的这段时间里,奥巴马政府已经没有办法能够将国会和民众的焦点从总统大选上转移开。因此奥巴马将TPP通过的时间段设定在了总统大选之后到新总统宣誓就职的那段时间里,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跛脚鸭”政府执政时间。虽然按照历史经验,这段时间通常都是“无效统治”时间,甚至被称为“垃圾时段”,但这却可能成为奥巴马通过TPP协定的最后一次机会。

抛开节日和国会休假,这段时间共有58天,而奥巴马的任务则是在这58天让国会通过他此前7个月都没能实现的TPP协定。

为了能创造历史,在“跛脚鸭”时期通过TPP协定,9月14日,在刚刚结束G20峰会和东盟峰会行程之后,刚回到华盛顿,奥巴马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他的TPP“游说”。

按照往常习惯,奥巴马还是首先找到了商界为其TPP协定“背书”。一个由企业牵头的顾问委员会——总统出口委员会已经向国会发出了呼吁,希望其能在年底“跛脚鸭”时期通过TPP。

施乐公司首席执行长、总统出口委员会主席伯恩斯表示,委员会惠誉在今年年底前通过TPP,如果继续尝试寻找所谓的“完美协定”的话,将一事无成。

9月15日,美国财长杰克·卢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也表示,作为一个对亚太12个国家都有益处的协定,TPP协议仍有机会通过。杰克·卢也表示,奥巴马政府将不遗余力在剩下的任期内推动该协定通过。

9月16日,奥巴马将以两党小组的形式与国会议员讨论TPP的益处。与会者包括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前财政部部长亨利·保尔森、民主党人路易斯安纳州州长约翰·爱德华兹,以及亚特兰大市市长卡西姆·瑞德之类政要,也包含了前纽约市市长、彭博新闻社创始人迈克尔·彭博、IBM CEO 罗睿兰等商界名流。

白宫发言人布兰迪·霍范恩表示,为了确保美国劳工可以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中更具竞争力,以及美国在未来10年内都是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者,总统认为必须制定高标准的贸易协定,例如TPP。

然而,无论奥巴马表现的如何斗志昂扬,在“跛脚鸭”时期通过TPP协定,看上去都更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天时、地利、人和,优劣多少?

如果想通过TPP协定,奥巴马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的协助。然而以目前情况看,在这三个因素上奥巴马政府各有优劣,但是劣势更加明显。

“跛脚鸭”时期已经让奥巴马在“天时”上完全处于下风,然而总统大选,财政预算、新旧政府交接、内阁官员换人,其中任何一个问题在国会的通过程序上,都有可能被排在TPP协定之前。唯一或许能让奥巴马政府有所安慰的是,去年美国参众两院已经通过了贸易促进授权法案(TPA),授予奥巴马“快速通道”。借助于这一“快速通道”,奥巴马可以直接将TPP协定交给国会讨论,而国会并不能再对此协定内容做出改动,从而为快速通过TPP留下了一丝回旋余地。但前提是,国会必须同意就TPP协定发起投票。

在“人和”问题上,奥巴马所要面临的问题则更为棘手。目前无论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都多次明确表态反对TPP协定。希拉里曾声称“现在反对TPP,总统选举结束后也将反对,就任总统后仍然反对。”特朗普的态度则更为强硬,甚至批判TPP“出卖了美国”。

TPP不仅被两位总统候选人所排斥,在国会也受到了抵制。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已经表示,参议院不会在今年通过该协定。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在一周前也表明,TPP在国会并未获得足够多的赞成票。

美国民众对于自贸协定的支持或许成为了奥巴马继续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据今年3月美国皮尤中心一份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民调数据显示,支持自贸协定的人有51%,而反对自贸协定的人是39%。但略微遗憾的是,这份调研并不仅仅针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因此也并不能完全代表美国民众对于最有可能给其工作机遇带来冲击的TPP仍然会表示支持。

美国负责总统与两党事务谈判的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阿兰·沃尔夫撰文建议,如果奥巴马还想为TPP通过做最后一搏,那么他则需要用一些普遍受到欢迎的例如劳工援助法案、劳工教育和培训项目等法案与TPP法案捆绑在一起,提交国会通过。此外,还需要争取到医疗巨头的支持,因为TPP协定中美国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极高要求,也成为了其与大多数盟友一直迟迟难以达成协定的重要因素。

在将TPP正式提交国会通过之前,“人和”问题将是奥巴马接下来工作的重头戏。

然而,在“天时”与“人和”这两个主观因素之外,“地利”这一客观因素更有可能会对奥巴马的TPP协定,甚至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带来重大改变。

重返亚太是8年前,奥巴马上任之初就提出的目标,然而8年的时间里,国际环境和亚太格局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特朗普主义”带给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以及迟迟难以从金融危机中快速恢复等,都让美国社会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也影响到了美国的外交战略。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亚太格局也呈现出了再平衡的趋势。

在这种背景之下,TPP协定早已失去了其自由贸易协定的光环,而成为一份政治意味颇浓的地缘政治战略。而在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在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事实面前,在合作已经取代了制衡的思维逻辑中,作为一份地缘战略,TPP其实已经失去了其存在的土壤。

如果从这个角度而言,让TPP流产的或许正是奥巴马本人。

”时期已经让奥巴马在“天时”上完全处于下风,然而总统大选,财政预算、新旧政府交接、内阁官员换人,其中任何一个问题在国会的通过程序上,都有可能被排在TPP协定之前。唯一或许能让奥巴马政府有所安慰的是,去年美国参众两院已经通过了贸易促进授权法案(TPA),授予奥巴马“快速通道”。借助于这一“快速通道”,奥巴马可以直接将TPP协定交给国会讨论,而国会并不能再对此协定内容做出改动,从而为快速通过TPP留下了一丝回旋余地。但前提是,国会必须同意就TPP协定发起投票。

在“人和”问题上,奥巴马所要面临的问题则更为棘手。目前无论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都多次明确表态反对TPP协定。希拉里曾声称“现在反对TPP,总统选举结束后也将反对,就任总统后仍然反对。”特朗普的态度则更为强硬,甚至批判TPP“出卖了美国”。

TPP不仅被两位总统候选人所排斥,在国会也受到了抵制。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已经表示,参议院不会在今年通过该协定。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在一周前也表明,TPP在国会并未获得足够多的赞成票。

美国民众对于自贸协定的支持或许成为了奥巴马继续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据今年3月美国皮尤中心一份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民调数据显示,支持自贸协定的人有51%,而反对自贸协定的人是39%。但略微遗憾的是,这份调研并不仅仅针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因此也并不能完全代表美国民众对于最有可能给其工作机遇带来冲击的TPP仍然会表示支持。

美国负责总统与两党事务谈判的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阿兰·沃尔夫撰文建议,如果奥巴马还想为TPP通过做最后一搏,那么他则需要用一些普遍受到欢迎的例如劳工援助法案、劳工教育和培训项目等法案与TPP法案捆绑在一起,提交国会通过。此外,还需要争取到医疗巨头的支持,因为TPP协定中美国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极高要求,也成为了其与大多数盟友一直迟迟难以达成协定的重要因素。

在将TPP正式提交国会通过之前,“人和”问题将是奥巴马接下来工作的重头戏。

然而,在“天时”与“人和”这两个主观因素之外,“地利”这一客观因素更有可能会对奥巴马的TPP协定,甚至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带来重大改变。

重返亚太是8年前,奥巴马上任之初就提出的目标,然而8年的时间里,国际环境和亚太格局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特朗普主义”带给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以及迟迟难以从金融危机中快速恢复等,都让美国社会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也影响到了美国的外交战略。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亚太格局也呈现出了再平衡的趋势。

在这种背景之下,TPP协定早已失去了其自由贸易协定的光环,而成为一份政治意味颇浓的地缘政治战略。而在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在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事实面前,在合作已经取代了制衡的思维逻辑中,作为一份地缘战略,TPP其实已经失去了其存在的土壤。

如果从这个角度而言,让TPP流产的或许正是奥巴马本人。

TPP,跛脚鸭会议

诚然,没有很多的时间。最长的跛脚鸭会议持续了58天,1941年,国家将战争与持续时间有很大关系。跛脚鸭会议通常是一半的时间,大约一个月。在这短时间内,美国国会将有其他关键优先事项,如支出账单,需要考虑。可以做什么呢?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有明显的好处,尽管打在竞选活动中花了,财政部长Jack Lew周二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表面上应该明确优先。我们将继续在这种情况下,”卢说在2016年交付α会议。奥巴马与太平洋国家面临着阻力项政府支持的贸易协定在国会和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

贸易交易受到了强烈的批评来自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一直批评一般贸易协定,其中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克林顿曾TPP的助推器,收回了她的支持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的压力下,他取得了进展的经济自由的翅膀,她的政党通过攻击TPP和其他全球经济计划。

卢表示,他可以指出具体的方式,TPP成员国提高劳工标准和其他规则。TPP是美国工人“好”,他说。卢还表示,国内其他环太平洋国家包括越南已经做了一些改变为了符合提出TPP的标准。

程序,该法案实施的协议很可能相当简单,因为没有在美国法律需要改变。这是因为协议主要是设置的规则进行国际贸易,和美国法律和实践在很大程度上是与TPP要求同步。至于美国关税,这些已经非常低,也同样减少最小,或者在一些情况下像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延伸几十年。

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妨碍的关税削减投票。如果奥巴马想要说服国会实现TPP,他需要解决以下问题:

工资下降没有贸易协定可以完全解决今天美国工人面临的问题。自动化的制造业就业机会大幅减少,但交易采取的政治热影响就业。现在所需要的是一个基础设施比尔提供更多和更好的工作(以及修复老化破旧的国家基础设施,降低美国国际竞争力)和强大的职工培训计划,目前远远超出任何程序的效果。

保护创新美国的知识产权需要充分保护在一个较高的标准。这是一个强烈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尤其是生物药物,U。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会议这个问题是一个关键的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向前发展。此外,增加了研发支出将支付股息对美国经济和提高未来的经济增长。

结束汇率操纵需要一种手段应对未来汇率操纵美国的贸易伙伴。弗雷德伯格斯滕,前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在国会作证已经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失去了工作,由于外国政府干预外汇市场的交易优势了。伯格斯滕说,美国需要介入,购买外国货币的国家中选择卖出,以降低他们的价值观。

国会可以提供的资源,以确保货币操纵不美国就业成本,因为它已经过去。要有明确的承诺从美国的贸易伙伴,以确保TPP的全面实施,特别是在立法需要修改现有的法律。

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方面将是一个重大的遗产不仅对奥巴马总统,国会也。没有人能说这是不可能实现这些目标。失败可能会损害美国作为世界领袖的形象和美国经济,作为下一个政府和国会花时间他们需要决定这个国家的政策重点。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