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花旗广发的10年“婚姻” 广发行正式进入中国人寿时代

作者:蓝姝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9-03 01:48:47

摘要:广发行的中国人寿时代在董事长董建岳的真情告别信中开启了,也意味着花旗时代的彻底终结。而花旗广发这宗“洋婚姻”当年曾上下备受关注,曾在中国金融改革探索征途中被称为“金融改革试验田”,倾注中央及广东地方政府诸多心血心力,在辗转曲折持续10年后,至此低调平和谢幕,几许沉思、几许感触唏嘘只留给局中人。

花旗广发的10年“婚姻” 广发行正式进入中国人寿时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蓝姝 广州报道

广发行的中国人寿时代在董事长董建岳的真情告别信中开启了,也意味着花旗时代的彻底终结。而花旗广发这宗“洋婚姻”当年曾上下备受关注,曾在中国金融改革探索征途中被称为“金融改革试验田”,倾注中央及广东地方政府诸多心血心力,在辗转曲折持续10年后,至此低调平和谢幕,几许沉思、几许感触唏嘘只留给局中人。

“世纪重组”揭秘

时间回溯到2006年6月,一批蓝眼睛高鼻子用英语交流的老外开始出现在广发行总部各个要害部门,上至行长、首席风险官、首席财务官,下至各个业务部门,广发行原来的老员工们掀起了一场自发的学习英语运动,这是经历了那个年代的广发行员工们的最深刻记忆。“那时候大家对花旗是很崇拜的,人家是国际金融市场上叱咤风云的百年老店呀。”一位广发行员工回忆道。

广发行作为1988年落地诞生的最早一批银行之一,有着最早开设“境外”分行澳门分行、最早开设外汇业务、最早发行全国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卡等诸多辉煌历史,但由于历史与体制原因,广东省各级地方财政局股东纷纷将银行当提款机,至2003年,广发行已经坏账包袱沉重,步履蹒跚。

在此背景下,一场牵动中央与地方政府的“跨世纪重组”从2004年中拉开帷幕,从地方与中央达成重组共识到几轮调整重组方案、广发行内部清产核资完成财务重组,历经几轮重组各方投标议标,最后确定重组方入局,历时将近两年时间。这次重组方案最大的特点,就是要引入国际知名金融机构等外资股东。当时有两大颇具实力的中外混血基因组合潜在重组方:一是以中国人寿、国家电网、中信信托等央企老字号与花旗组合的花旗标团,二是以中国平安集团为代表的民企新贵与法国兴业银行标团。

最后花旗标团胜出。尽管花旗标团胜出消息早已毫无悬念,但最后的股权安排却为后来留下无限伏笔:花旗集团持股20%,花旗盟友IBM信贷持股约4.6%,三大央企中国人寿、国家电网、中信信托各持股20%。彼时花旗为进一步染指和进入中国市场亦是雄心勃勃,尽管受制于外资持股25%上限,但花旗在管理上历经几轮磨砺向管理层要求了全面的对广发行的绝对管理权:即广发行的经营管理权以及日常财务权完全由花旗方面掌控,要改变这个局面,需要79.9%的股东同意通过。而花旗在广发行17人董事会中6名董事席位的格局也意味着其话语权远远大过股权。此外,花旗还长远布局谋求广发行更多的股权。作为各方折中的妥协结果,广发行董事长依然由原董事长李若虹担任。

蜜月、烦恼及分歧

花旗派出了堪称豪华的11人高管团队进驻广发行。据一些经历当时重组的广发老员工们回忆,从高管到下面一线业务部门各种顾问,花旗最多派驻广发行的人数多达上百人。

蜜月的兴奋与激情很容易被矛盾消弭,花旗带来的兴奋没能持续多久,无论原来好坏,对过去全部否掉而用花旗自己模式的做法,员工们开始有了困惑与看不明白:“这是在中国开展业务,我们要赚的是中国客户自己的钱”,“花旗是要把广发行变成他自己全球版图中的中国分行”。语言交流和沟通的障碍也开始出现了,因为很多东西都要做成中英双语版,一些部门员工经常要加班加点。

广发员工们的困惑多了,花旗方面高管们的烦恼也多了,在花旗有着19年工作经验的广发行行长辛麦豪苦恼于他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北京与中资股东们沟通,他为广发行设计的5年工作规划和纲要被董事会否决后需要他去重新沟通和解释,他发给员工们的工作简报得不到很好的理解和执行。甚至,向主管零售业务的副行长索要大客户资料时非但没有送给他,第二天,地方保密局官员上门来给他讲解金融机构保密工作的重要性。在更高层面上的董事会的分歧也不断增多,以财报的数据处理和上市问题上的分歧最为激烈。2007年,名叫郭小平的广发行老员工在一个会议场合对花旗的质疑使得花旗广发暗流汹涌的矛盾趋于公开化。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郭小平事件本是广发行原来老派势力借机向花旗发难,但由此也使得花旗和其他中资股东很快达成共识,更换当时已经在董事长任上10多年的董事长李若虹。郭小平事件后不久李若虹去职,2009年6月董建岳空降广发担任广发新的董事长。

后花旗时代与董建岳的7年

花旗广发婚姻进入第三年,董建岳的空降成为一个分水岭:一是花旗绝对管理权受到挟制,以花旗方面新派了懂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台湾人利明献担任广发行行长为标志性节点;二是沟通与交流趋于顺畅模式,中外资股东之间的分歧与矛盾开始缓和。董建岳上任不久提出的第一个5年规划尤其是尽快实现广发行上市得到董事会的广泛支持。而董建岳也展开了他的斡旋和调解能力,尽力消弭分歧,达成一致。同时,他自己亦“攻坚克难,主动作为”,在广发行推动全面的人事、机构等多方面改革。

遭遇全球金融危机自顾不暇和中国国情本色,花旗在广发行调整战略,做出很多让步,在广发行开始逐步式微,中外资股东开始合力,广发行迎来了难能可贵的几年发展期。

在此期间广发行上市也一度提上日程,中介机构设置了A+H的上市方案,一度有说法“只等一个时间窗口”,但由于花旗的外资股东性质以及其在上市问题的左右摇摆,广发行最终至今未能上市。而中国经济近几年进入转型换挡期,广发行已经错过了银行业大发展的花样年华,近年来更是倍感经济下行之阵痛,2015年在核销对公业务200多亿坏账损失后,净利润下降24%至90亿元,互联网金融等新竞争对手的出现使得传统银行业务模式备受挑战。而花旗自身目前亦还深陷全球业务大裁员与业绩下降的泥潭中。

激情过后,花旗广发趋于平淡的婚姻充分说明,“我们曾经那么迷恋的洋婚姻本身并不能创造奇迹”,一位广发老员工感叹。此时,投身至一直对广发行情有独钟的中国人寿怀抱,寻找保险与银行互相融合与协同发展的综合金融之路,尽管包括中国平安集团在内,综合金融之路并没有现成模式,但至少“前景依然值得期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