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本田商务车运钞票,1天取3200万现金交易 白云机场2.4亿工程转标黑幕

作者:侯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7-23 00:45:34

摘要: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一个总额为2.4亿的项目,其招投标被曝存在人为操纵,操作方在获得项目后,又以4500万元的价格转标。而为避免留下违法违规证据,中标操作方要求受让人以现金支付全部转标款。一位被安排送钱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他们曾用本田商务车运送了两车现金,其中一次共装进了2000万元。

本田商务车运钞票,1天取3200万现金交易 白云机场2.4亿工程转标黑幕

本报记者 侯君 广州报道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一个总额为2.4亿的项目,其招投标被曝存在人为操纵,操作方在获得项目后,又以4500万元的价格转标。而为避免留下违法违规证据,中标操作方要求受让人以现金支付全部转标款。一位被安排送钱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他们曾用本田商务车运送了两车现金,其中一次共装进了2000万元。

一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指证,借助政府个别官员的特殊关系,中标操作方在广州能轻取工程项目,中标后转手倒卖,以工程额的15%-20%的比例“作价”转标。

多份录音及书面材料显示,卷入漩涡的中标单位承认存在工程违法转包的事实。白云机场建设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此事予以调查。而被指牵涉操作招投标事件的广东某官员,则否认与此事有关。

06-1aa.jpg

白云机场项目

被4500万转标

2015年3月9日上午,现金支取2000万元;2015年3月9日下午,现金支取660万元;2015年3月9日下午,现金支取540万元……

一份盖有建设银行广州广花三路支行公章的、账户名为“罗浩斌”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呈现了一天内该账户的支出情况。

“这个账户在1天之内取了3200万现金,后来按照要求全部送给了倒卖中标工程的人。”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邱先生向记者表示,这些现金最终的走向是一位“能量巨大”的老板,名叫杨某文,此前就曾拿下多个工程项目,后转手倒卖他人。

记者获得的多份材料显示,杨某文此番获得的巨额现金,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交通中心及停车楼机电安装工程”直接相连。2015年1月,经过招投标程序后,广东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下称省安公司)成为中标人,获得这个总额约为2.4亿元的项目。

邱先生称,因与该工程有合作意向,他对此事推进的过程较为熟悉。他透露,杨某文主导了这项工程的招投标。记者致电杨某文核实此事,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根据记者调查,这项工程目前已进入实施阶段,但工程量仅完成五分之一左右。

广东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总经理金卫东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该公司党群部负责人郑先生则表示,有关操纵招投标及转标的说法只是当事人的一面之词,是否属实应由有关方面调查认定。但他没有否认杨某文及其指派人员参与该项中标工程的事实,仅表示现在工程已经收归公司自行负责。

多份录音和书面材料显示,该工程已经由杨某文转卖给一个名叫黄某某的老板。黄某某等人为此支付了4500万元,前述大额现金的支取与运送,大多由黄某某指派他人完成。

一位知情人士指出,省安方面所谓收回项目的说法,实为被举报后的应对借口。事实上,杨某文、黄某某仍是项目的具体实施人。一份有“黄某某”签名的声明书称:其作为杨总(杨某文)的委派人,负责该机场项目。

“无论省安公司如何找借口,都无法更改工程被转包的违法违规事实。”上述知情人士说,省安在杨某文的操办下获得该项目后,交由其下属第四分公司负责,黄某某及其指派的人员,以省安第四分公司员工的身份进出工地。

一张“白云国际机场扩建工程施工人员通行证”对此予以证实。证件所有人名为“陈某龙”,其单位标注的是“省安第四分公司”。而多位人士向记者表示,这名陈姓工人并非省安第四分公司员工,而是受黄某某的合作伙伴指派。

工程掮客背后

藏招投标操纵

广州一位做工程的老板A先生向记者透露,在广州工程市场上,活跃着一些“工程掮客”,这些人赚钱的方式就是倒卖工程项目。

A先生自称与杨某文打过多次交道,也谈过合作,但未成功。他说,杨某文因与广东某官员关系特殊,在多个工程项目上染指。“没有合作成功,在于转标款的支付方式存在分歧,他要求一次性现金结清,不留尾巴。而对于承接工程的人来说,希望能分期支付,在完成合同签订或进场施工后结清。”他说。

A先生表示,在白云机场项目开标之前,杨某文曾向他透露,能拿下这一项目。果然,没过多久,该项目即花落其“借用”的省安公司,其后他开始与买标人谈判。

黄某某最终与杨某文达成了上述项目的合作。一份黄某某的事后录音显示,黄承认与杨某文对接过此项目,并认可“一次性结清”是转标的规矩,还称“这种事情是违规的”、“不要录音”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黄某某签名的一份声明上,黄称“从未在此项目中与省安公司及杨(某文)发生过任何违规行为(包含利益输送、购买工程等)”。在A先生看来,黄某某的上述声明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2015年1月,省安公司成功中标后,将该项目交由下属第四分公司建设。但省安第四分公司多位负责人的录音呈现,该项目实际负责人即为转标价款支付方黄某某。这使得本该由国资背景的企业承担的工程,最终由并无相关资质的黄某某建设。

据记者了解,由于黄某某在承建过程中与他人发生矛盾,导致违法转包案被曝光。中标方省安公司曾参与调解,但未成功。

7月21日,省安第四分公司总经理张丹宇拒绝对此事发声。而多段此前的录音显示,张一直希望发生矛盾的各方自行处理好分歧,并不否认工程转包的行为。

白云机场扩建工程建设指挥部纪委负责人罗炳权表示,对于中标单位转包工程、可能危及工程质量等问题,他们会进行调查。而对于招投标腐败问题,建议循其他途径向有关部门反映或举报。

在发稿前,记者多次拨打杨某文手机,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A先生称,他曾与杨某文接触过,对方很高调,经常将“我大哥”挂在嘴边,称其能操作招投标。“他所谓的大哥即是广东某官员,现在已经被调任他职。”A说,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白云机场项目与该官员直接相关,但杨确实如其早先吹嘘的一样,最终获得了这项工程的主导权。

7月21日,记者就此向卷入其间的这位官员求证,他起初称并不知道杨某文其人,但后又改口称7年前认识此人。而对于操作招投标及杨某文收取巨额现金一事,他以“如果有证据可以向有关部门举报”回应。

一天送3200万现金

4500万买标是否属实?记者经过多日调查还原了事件全过程,而买标人动用多人驱车运送现金的细节也被曝光。

一份名为“罗浩斌”、账号尾数为“727476”的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单显示,在2015年1月到2015年3月间,账户中出现大额资金转入及现金提取记录。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罗为黄某某的雇员,负责账务工作,其银行账户中的现金提取记录,均与支付转标款相关。该知情人还承认,自己亲自参与了送钱,并以书面材料的形式向记者陈述了其参与的2015年3月9日取钱及送钱的经过。

材料称,在送钱的前1天,黄某某将他和罗浩斌叫到办公室,安排他们第2天取现金给杨某文。次日,他们叫上2人,开着两部车,前往建行广州广花三路支行。银行按照预约,已在VIP客户室准备了2000万元现金。

“银行准备的2000万元现金一捆10万元,一共200捆。在罗浩斌的安排下,我们把200捆现金分成8个袋子装,每个袋子装25捆,即250万元。在装的过程中,罗浩斌告诉我们,说黄有交待,在装钱时要撕下钞票包扎带上有关建设银行字眼的纸条。”他说。

随后,4人将8个袋子搬上黄某某司机所开的银色本田商务车,每辆车上坐2人,按照黄某某电话指示,将车开到了位于珠江新城的谷粒饭店。随后,黄某某司机一人开着装有现金的本田商务车,进入地下停车场,与他人完成交付。

据介绍,在上午完成2000万元资金交付后,当天下午,他们又完成了1200万元的取送。“送钱时,负责押运的人都转移到另一辆车上,只留黄某某的司机送钱,其他人都不知道送给了谁。”这位参与送钱的年轻男子说。

记者对照查询“罗浩斌”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确认在2015年3月9日,有3笔现金支取记录,其中一笔为2000万元,另两笔分别为660万元、540万元,共计3200万元。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5)收藏(0)

评论

  • KEN2016-7-24 07:31:04

    该项目如没有50%的利润,买项目的人掏4500万买工程绝对是钱多人傻;但如果相信政府项目有40~50%利润的,也太天真了。现在的项目有10%就偷着乐了。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