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三方权斗演绎经典并购案例 万科“九宫棋”僵局寻转机

作者:张学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7-02 00:19:48

摘要:从6月17日在董事会上爆发纷争开始,每隔一周时间,万科的权斗大戏都会更新剧情。

三方权斗演绎经典并购案例 万科“九宫棋”僵局寻转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学光 北京报道

从6月17日在董事会上爆发纷争开始,每隔一周时间,万科的权斗大戏都会更新剧情。

继6月23日晚间宝能系和华润异口同声表态反对万科管理层提出的重组预案之后,6月30日晚间又有了最新演绎,宝能系和华润在深交所的追问之下,矢口否认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而且在罢免董事会的问题上,华润态度鲜明地和宝能系划清界限。

在失去了华润的支持后,外界此前担心的华润和宝能系联手导致万科管理层危机,警报也暂时得以解除。

现如今,万科管理层、宝能系和华润三方之间各怀心思,从举牌增持到增发重组,每一方的利益诉求都无法得到另外两方的支持,三方之间的权斗陷入到一场“九宫棋”式的僵局;在宝能系和万科管理层的利益诉求都遭遇阻力之后,作为关键人的华润能否提出一个让三方利益平衡的方案,万科此前提出的寻求与华润置地重组的方案又是否可行?或许可以为这场僵局带来转机。

万科“九宫棋”式僵局

6月29日晚间,万科A在公告当中表示,作为公司2015年债券评级机构的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已经注意到了公司股权结构变化、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以及董事会成员变化情况,公司股权结构变化或将对本公司控股权产生不确定影响,同时,“若罢免公司所有董事职务议案通过,或将使本公司面临信用级别或评级展望调整压力。”

就在中诚信发表上述公告的同时,两家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也发表了类似观点。对于一家房地产公司而言,评级机构的信用评级将直接的影响到公司在债券市场上的融资成本以及最终的盈利。

在6月27日的股东大会上,万科总裁郁亮也再次提及这一问题,由于宝能系忽然提出董事会和监事会罢免案,对于万科的管理团队和经营确实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员工队伍出现不稳定。“上个礼拜要求罢免管理层时,情况发生了变化,部分项目解约、部分项目退订、客户质询、银行重新考虑、猎头出动,压力目前非常大,管理团队感到‘有心无力’。”

由于此次宝能系提出董事会和监事会罢免案的同时,6月23日晚间刚刚发生万科新旧两大股东华润和宝能系就否决资产重组预案先后表态反对,因此外界担心华润已经和宝能系就某些利益达成一致,而且有可能会在罢免董事会和监事会一事上态度一致。

中小股东的这一忧虑,也在随后6月27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集中爆发,而且根据会后统计的投票结果显示,华润对于万科董事会和监事会的2015年报告也投出了反对票,这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担忧。

随后,在深交所的追问下,华润和宝能系都在6月30日晚间明确表态,双方并未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在罢免董事会和监事会的问题上,华润通过其官方微信平台发表声明表示,“对于公告中罢免所有万科董事、监事的提案,华润有异议,”因为这其中包括3名来自华润的董事和1名监事。

对宝能系提出的罢免案有异议,并不代表华润就赞同目前万科管理层,华润同时也表态:“会从有利于公司发展的角度,考虑未来董事会、监事会的改组。”

从当初宝能系举牌开始,万科管理层明确反对,华润表现出犹豫不决;到后来万科管理层提出引入深圳地铁资产重组,华润和宝能系都表示明确反对;再到现如今宝能系提出罢免案,又遭到另外两方的抵制。

围绕万科的这场权斗,三方之间各有私心,任何一方提出的利益诉求,都无法得到另外两方的赞同,三方之间陷入到一场“九宫棋”式的僵局之中。

破局的关键在华润

对于这场围绕万科的“九宫棋”式僵局,事实上还有两颗关键的棋子未下,那就是华润方面是否能够提出一个满足三方利益的方案。

根据万科独立董事华生所透露出的信息,在去年万科管理层为了阻止宝能系的进一步增持,曾经求助于华润,希望华润能够同时增持以维护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但是华润方面认为自身作为央企,和宝能系在二级市场上的蛮力之争,只会让自己限于更大的被动。

与此同时,万科管理层也曾向万科提出了另外一套方案,就是以华润旗下的地产业务和万科进行资产重组,以此对抗宝能系的二级市场增持,但是这一方案在可行性论证阶段就遭到了华润的否决,因为此事的涉及面和难度太大。

根据公开资料,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置地经过10年的快速发展,资产规模已经从当年的270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3260亿元;去年,华润置地实现合同签约销售金额达到851.5亿元,从这一数字上来看已经是国内第八大房地产开发商;同时,华润置地手中的土地储备为4126万平方米,而同期万科手中的土地储备也只有5477万平方米。

无论是华润置地还是万科,目前都面临着销售物业和投资物业两线作战的情况,而两家公司目前在港股上的表现,市盈率都只有7倍左右,这一估值水平明显低于港股中类似于太古地产这样的纯商业地产公司。

此前,万达商业地产也曾面临销售物业和投资物业两线作战的情况,然而随着销售物业受累于整个房地产行业的低迷,已经无法满足投资物业强大的资金需求,因此万达主动转型,实现轻资产化。

而目前华润置地同样也面临这样的挑战,无论是公司方面提出的“购物中心+互联网”的试点,还是未来积极探索商业业态的创新,一个大的背景就是如何实现将商业地产和华润集团的消费品、大健康、能源以及金融等业务的协同,将这些业务板块的客户资源打通。

按照华润掌门人傅育宁的想法,这些客户所产生的数据对于华润而言就是“资产”,华润可以通过对客户数据的分析、运用,掌握消费者的需求和习惯,了解消费者的购物喜好,为他们提供好产品、好服务,真正发挥大数据的商业价值。

为了下好这一盘大棋,华润集团在年初的时候就组建了包括商业地产在内的多只产业基金,意图通过产业资本的汇集,吸引更多的资本进入到华润的平台。

而对于处理此次万科事件,有地产业内人士认为,华润集团在6月30日的两条意见已经明白无误地阐述了自己的立场和诉求,一是要稳定万科的现有管理层团队,二是要通过改组实现对万科的实际控制,基于上述两点,不排除华润提出新的资产重组方案,以实现在股权控制上的进一步优势。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