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面对“逼宫”下的万科复牌补跌压力 王石的“乐观”和小股东的“悲伤”

作者:张学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6-27 20:41:28

摘要:万科6月27日的股东大会,最终演绎成了一场万科管理层在关键时期的公关大会。

​面对“逼宫”下的万科复牌补跌压力 王石的“乐观”和小股东的“悲伤”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学光 北京报道

万科6月27日的股东大会,最终演绎成了一场万科管理层在关键时期的公关大会。

在会议开始之前,万科就对外表示此次会议将采用直播的形式,这在目前A股的上市公司股东大会上,是不多见的;在当天下午的3个多小时会议中,正式审议会议议程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剩下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都是王石以及万科的管理层在回应现场中小股东的问题。

在王石的提议之下,原本会议中间的10分钟休息时间也被取消,而且在随后正式公布完股东投票表决结果之后,索性放开限制,和现场的中小股东敞开地聊起来,甚至包括“田小姐”的话题。

对于眼下万科面临的动荡,一些小股东索性说,他们来参加此次股东大会的心情是“悲伤的”、“心灰意冷的”,不过,坐在现场的王石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凝重,反而一再强调他自己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和原第一大股东华润和现第一大股东宝能系比起来,中小股东的利益很直接,就是万科一旦复牌之后面临的补跌压力,而未来股价究竟跌多少,取决于此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案能否顺利通过,取决于此次管理层能否安然度过大股东的“逼宫”,取决于大股东、二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能否得到妥善解决。

目前看来,这一切都朝着不利于中小股东的方向发展。

对于大股东忽然直接提出的罢免整个董事会以及监事会的要求,以及在公开声明当中对于王石拿着巨额薪酬却未能“恪尽职守”的问题,作为董事长的王石、总裁郁亮以及监事长谢冻都做出了回应。

但与此同时,王石也借机提起反击:“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非常敏感的期间,大家都希望稳定,都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样的波折,难道作为大股东就可以随时的把问题提出来吗?你就不顾股市的正常吗?”

“我相信监管部门这个时候会出来表态的,为什么我们乐观,就乐观在这里,不是资本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王石说道。

一场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最终被归结为“知识”与“资本”之间如何共融的问题。

无论对王石还是郁亮,都还是持肯定态度的,在这一点上,万科发展的28年以来也证明了这一点;然而,当“资本”开始逐渐走出短缺时代之后,是否还对“知识”有依赖?或者就如万科管理层在内部信当中所说的那样:“我们不是资本的奴隶,过去不是,未来也不是。”

在这个问题上,王石认为这么多年来万科在管理团队上有着自己的文化和风格,当然,不管是华润还是宝能系,作为股东,他们也有自己所在公司的文化和风格;既然谁来做万科的股东不是管理层所能决定的,但是当两种文化和风格面临碰撞的时候,管理层也必然有自己的态度。

王石有自己的妥协,比如说会因为“野蛮人”一词如果真的让宝能系不高兴,他会明确道歉,当然,创业这么多年,在维护万科的稳定上,王石认为他也一直是在妥协的,但是王石认为还是有底线的,那就是即便是大股东也不能“为所欲为”,王石仍旧相信除了市场之外,还是会有监管部门的作用。

王石和万科的管理层无法劝说中小股东们不要“悲伤”和“心灰意冷”,但是他也不能说就此与大股东和万科分道扬镳,集体出走创造一个新万科,怂恿小股东造大股东的反,这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该做的事情。

“今天上午我就接了三个电话,都是猎头公司,你们想想,在这种情况下万科管理层要稳定,万科的董事会、监事会、管理团队要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我很简单的笑了,我现在还是董事长。”王石让股东放心,他们还是会做好他们该做的工作。

“我是万科的创立者之一,文化也是和我密切相关,从某种角度来讲,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

这种表态,对于内心充满忧虑的中小股东来说,又添了一份沉重。

王石的去与留,对于万科来说也许并不是致命的,但是王石在过去28年来创立的万科文化,能否在新的土壤里存活下来?才是维系万科这个品牌的最大不确定。

现在来看,前途并不乐观,正如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在6月25日的文章里所提到的:“听说有人已经放出话来,华润主导后,按央企管理,王石必须走人不说,郁亮等人可以留下,但受不了新的国企管理办法,也可以选择离开。”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