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部门收入下滑成重灾区 美国银行业财报“最差季”

作者:王晓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4-23 00:35:46

摘要:4月18日,随着高盛分析师们放下手中的电话,全球投资者们的心情都跌到了谷底。

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部门收入下滑成重灾区 美国银行业财报“最差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4月18日,随着高盛分析师们放下手中的电话,全球投资者们的心情都跌到了谷底。

作为一季度中最后一个公布季报的金融巨头,高盛不仅没能抚慰因其它银行业绩惨淡而极度失望的市场,反而还凭借着自己一季度40%的收入下滑,再次给市场重重一击。高盛一季度收入从上年同期的106亿美元降至63亿美元,是过去12年中最差的第一财季收入表现。

在高盛公布了自己的一季度成绩单后,美国银行业的一季度总成绩也已经揭晓,美国六大银行的总收入为970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0亿美元。这是自2014年底以来最弱的财季收入表现。

高盛的“失准”发挥不仅拉低了美国银行业的总体分值,也让市场对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再次产生了质疑和担忧。

全军覆没

4月18日,在分析师们一连串咄咄逼人的诘问中,高盛的财务总监施瓦茨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公布完了高盛一季度的财报。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非常困难的电话,因为他所公布的数据中几乎无一亮点。

高盛一季度获利较上年同期下降超一半,季度营收创4年最差水平;平均股东权益报酬率(ROE)下跌至个位数,为6.4%,低于上年同期的14.7%;当季普通股股东应占净利润锐减56.3%至12亿美元,合每股2.68美元,上年同期则为27.5亿美元,合每股5.94美元。

从今年年初到高盛公布业绩前,高盛股价累计下跌了12%,成为了道琼斯工业指数中表现最差的成份股。

也许惟一能让施瓦茨有所自慰的借口是,虽然他们一季度的成绩是华尔街大型银行中最差的一个,但并不是惟一一个不及格的——美国6家大型银行的一季度收入全部出现了下滑。

第一个公布一季报业绩的摩根士丹利其收入下降了21%,而美国银行、摩根大通、富国银行、花旗银行等大型综合银行的收入降幅则从13%到2%不等。

“这预示着金融业面临着一个普遍的困境,银行业的第一季度营收通常会占到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高盛银行业分析师理查德·拉姆斯登说,“而如此惨淡的开局会让人产生一个更大质疑,人们会问,‘这样的表现会延续到第一季度之后吗?’”

面对分析师们的质疑,施瓦茨并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我当然不会坦然地坐在这里说,我们应该对一季度的情况保持乐观。” 施瓦茨说,“我们将会不断努力,以确保对客户的服务,并使股东回报最大化。”他还保证,高盛将会“专注于改善回报率”,并承诺将会在二季报中有所体现。

然而,面对6年来最差的开局,施瓦茨的承诺显然并不足以令人信服,更何况在美国银行业提高利润的道路上还需要越过更多的障碍。

三座大山

营收下滑是浮现在美国银行业账面上的问题,而在账面背后资本市场疲软,加息速度减缓以及因全球油价下跌所带来的能源企业坏账才是让美国银行业“压力山大”的三个主要原因。

从美国六大银行公布的财报数据中不难发现,各大银行收入下滑的“重灾区”是对于资本市场反应最为敏感的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FICC)部门收入。其中FICC收入下滑幅度最大的是对资本市场更为依赖的摩根士丹利,下滑了近一半,紧随其后的是高盛,其一季度FICC收入为16.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跌了47%。而其他以零售业务见长的银行的FICC部门也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下滑,美国银行、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固定收益的下滑幅度也都超过了两位数,分别为17%、12%、11%。

除资本市场动荡让华尔街金融家们心情沉重外,美联储的加息节奏也在撩拨着他们敏感的神经。

一直受困于低利率的美国银行业在今年终于等来了好消息,美联储的加息信号让他们看到了提升银行业盈利的希望,但是美联储在加息速度上的犹豫和徘徊又让他们面临着希望落空的风险。

目前市场对于2016年美联储的加息次数已经由之前的4次降低为了2次。据里昂证券分析师麦克·梅奥预计,这将给美国银行业带来近50亿美元的损失。当前美国银行的净息差已经从去年降至1984年有记录来的最低水平,在去年美联储加息后,美国银行业的平均息差仅为0.32%,较6年前低20%。

然而,除了资本市场和加息这两个外因的影响外,美国银行业贷款业务的违约问题也对其业绩造成了巨大打击。

高盛自2011年开始向投资者公布投资和贷款业务的业绩,主要涉及高盛以自有资金进行的一些长期投资。2016年第一季度该部门净收入减少了约16亿美元,降幅达95%。相较于高盛贷款部门收入减少更惨的是,随着全球能源价格持续下跌,在能源投资方面投入重资的富国银行、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还不得不为自己的这些贷款追加损失准备金。

4月14日,富国银行宣布将能源业贷款损失准备金上调至17亿美元,去年第四季度能源业贷款损失准备金为12亿美元,美国银行则增加了5.25亿美元的缓冲资金。此前一天,摩根大通宣布,本季度增加5.29亿美元能源业贷款损失准备金,并宣称到年底还会增加5亿美元。随着石油价格自2014年峰值跌去60%,这3家银行的能源投资组合已经损失了近5亿美元。而这很有可能还只是噩梦的开始。据摩根士丹利和高盛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油价有可能会跌落至20美元每桶。

“现阶段能源市场环境比1986年还要糟糕。”摩根士丹利分析师马丁·拉茨说,上世纪70年代以来,油价共经历了5次大跌。“现在油价跌得比这5次中的每一次都更深,持续时间也更长。”

总部位于美国的沃尔夫研究公司认为,到2017年年中,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油气企业将面临破产和重组,如果油价可以反弹至50美元上方,其中一些可能会幸存。目前美国申请破产的能源公司已经超过了100家。

为了承受“三座大山”的重压,美国银行业不得不开始减少开支,包括高盛在内的美国五大银行第一季度合计削减53亿美元成本,而这其中也包含着近1万名员工将失去工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