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亚投行撬动湄公河流域5万亿美元投资 六国“澜湄”之约水到渠成

作者:王晓薇 福蒙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3-25 23:32:02

摘要:3月24日,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突然而至,这场被中国总理李克强称之为“喜雨”的春雨不仅为前来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湄公河流域5国领导人接风洗尘,而且更是一解他们心头的“焦渴”。

亚投行撬动湄公河流域5万亿美元投资 六国“澜湄”之约水到渠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福蒙蒙 博鳌报道

好雨知时节。

3月24日,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突然而至,这场被中国总理李克强称之为“喜雨”的春雨不仅为前来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湄公河流域5国领导人接风洗尘,而且更是一解他们心头的“焦渴”。

大约10天前,中国官方宣布,为了帮助湄公河下游国家应对50年不遇的旱情,中国政府克服自身困难,通过中方境内的景洪水电站对下游实施了应急补水。这一举动惠及了包括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在内的5个湄公河流域国家。

1天前,李克强刚刚与上述湄公河5国领导人在海南三亚举行了首次澜沧江——湄公河首脑峰会,中国将与湄公河5国从经济、人文、安全等多个角度展开全方位的合作。而这届峰会也被外界称为了“澜湄”之约。

在履行了“澜湄”之约之后,李克强与湄公河5国领导人一起乘坐动车,由三亚来到了博鳌。而作为中国高铁的“首席推销员”,李克强邀请湄公河5国领导人乘坐动车的举动也许恰恰暗含了“澜湄”合作的首要任务——改善和提高湄公河流域的基础设施建设。

“亚洲的振兴,不能有人掉队。中国经济的发展将要首先惠及亚洲国家。”当3月24日李克强在博鳌亚洲论坛的开幕式致辞中做出这样的表态后,得到了来自台下的包括湄公河流域5国领导人等在内的嘉宾们热烈的掌声。

自己的“baby”

3月22日晚上6点,李克强为出席“澜湄”峰会的领导人举行了欢迎晚宴。晚宴开始前,李克强身穿专门为本次峰会制作的中式服装与泰国总理巴育、柬埔寨首相洪森、老挝总理通邢、缅甸副总统赛茂康和越南副总理范平明手挽手合影留念。而在这张“澜湄”大家庭的首张“全家福”上,6国领导人衣服上的花纹刺绣则取自于各国的国花——中国的牡丹、泰国的金莲花、柬埔寨的隆都花、缅甸的紫檀花、老挝的鸡蛋花以及越南的莲花,既有花开富贵之意,也寄予了“澜湄”合作欣欣向荣的寓意。在6国领导将取自各自境内的河水注入同一器皿后,“澜湄”合作机制正式启动。

“澜湄”合作因水而生,依水而活。

连接“澜湄”合作的纽带恰恰是从青海唐古拉山奔流而下,经过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长约4880公里的一条大河。在中国云南境内的部分被称作澜沧江,而境外则被称为了湄公河。

作为亚洲惟一连接6国的国际河流,在它约80万平方公里的“辖区内”共同生活着90多个民族、3.26亿人口。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潜在着巨大活力与动力的区域,在过去30多年中,却因为民族问题、历史遗留问题以及经济发展水平等问题无法形成有效的合作机制。

2014年11月,李克强总理在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了“澜湄”合作意愿,在此后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六个区域国家先后举行了3次工作会议,3次高官会议和1次外长会议,在为机制的建立做好充分准备后,“澜湄”领导人峰会水到渠成。

“澜湄”合作之所以能够成行,在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看来,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该区域合作的全员参与性——“澜湄合作是6国自己的‘baby’。”王毅说。

在建设命运共同的目标下,“澜湄”合作将一改以往该区域主要由国际机构和大国主导创建发展项目的方式,而以6国平等协商,互助互利的模式展开。

解饿又解渴

与此次“澜湄”峰会同时诞生的还有一份涵盖了78个项目的早期收获清单、一个澜湄合作专项基金——今后5年提供3亿美元支持6国提出的中小型合作项目,以及一份包含了100亿元人民币的优惠贷款和100亿美元信贷额度的优惠措施。在泰国正大管理学院中国东盟研究中心主任汤之敏看来,“澜湄”合作的内容“解饿又解渴”。

“澜湄”合作既能在湄公河流域国家发展的最大“短板”——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予以帮助,又能在湄公河流域国家最为敏感又最为核心的问题——湄公河水资源利用、航道整治等方面给予总体规划和科学管理。”汤之敏说。

早在24年前,亚洲开发银行(ADB)研究所就已针对湄公河流域的基础设施提出了《亚洲陆路交通基建发展计划》,而资金缺口却是该计划一直未能顺利展开的重要原因。根据ADB研究显示,在其32个会员国中,2010年至2020年间,包含维护管理的基础设施需求额高达8.5万亿美元,其中8.2万亿美元是各国国内需求,0.3万亿美元为跨国区域性基础设施,平均年度投资需求额为747亿美元,整体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占亚洲国家GDP的6.5%,而以地理区域来看,湄公河流域所在东亚及东南亚总体投资需求最高为5.4万亿美元。

因此“澜湄”合作机制从创立之初就将改善和发展这一地区的基础设施作为了早期项目清单中的重点内容,包含公路、铁路、电力、电讯等一批项目有望最先展开。

“基础设施建设,对于湄公河流域国家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没有基础设施的发展,区域经济合作只会是一个空想,基础设施是湄公河流域国家实现互联互通目标的根基。”柬埔寨东盟教育中心主任约瑟夫·马修斯说。

此外,身为亚洲国家同时又是海上和陆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国,“澜湄”合作机制还将有可能会获得来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的支持。

随着中泰、中老、中缅铁路的开工,一条纵贯东西的泛亚铁路网架构已经基本搭建完毕,湄公河次经济区域的交通大动脉正在贯通。

作为次区域合作的范本,“澜湄”合作也将为解决区域合作时所面对的成员发展不平衡问题提供解决路径。东盟中发展最为滞后的越、老、柬、缅4国,恰好全都是澜湄流域国家。因此,在东盟共同体建设进行到紧要关头之际,澜湄合作机制的诞生也将大大推动这些“后进”东盟成员的发展,在加速东盟一体化进程的同时,也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达成提供了保障。

“中国将力争在2016年底完成RCEP谈判。”在演讲的最后,李克强表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8)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