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TTIP:美国全球贸易战略的另一翼

作者:张茉楠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0-10 00:03:46

摘要:美国主导的TPP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已经达成,形成环太平洋十二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圈,而TTIP “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恐怕将是未来中国面临的更大挑战。

 TTIP:美国全球贸易战略的另一翼

美国主导的TPP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已经达成,形成环太平洋十二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圈,而TTIP “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恐怕将是未来中国面临的更大挑战。

美国发起TTIP,很明显的意图是,与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一道,构成美国在全球贸易体系的“两翼”,“主体”是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美自贸区。事实上,按照早前美欧双方圈定的时间表,美欧TTIP的谈判将在两年之内完成。美欧贸易和投资关系是全球规模最大最复杂的经济关系,美欧自贸协定涵盖全球一半经济产出,商品和服务贸易达近1万亿美元,占全球逾三分之一贸易流量。2012年跨大西洋贸易流(包括商品贸易、服务贸易、投资收益等)平均每天逾40亿美元,一旦成行则意味着TTIP将成为世贸组织(WTO)成立20年以来最大的贸易协定。

根据 2013年3月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的《2013年美国贸易政策议程和2012年度报告》,到2027年,欧盟和美国经济因此将分别获得约0.5%和0.4%左右的增长,前者新增年收入可达860亿欧元(合1158亿美元),后者新增年收入可达650亿欧元(最新预计前者可达1150亿欧元,后者可达950亿欧元)。

从双方利益的角度看,美欧TTIP在推动相互服务贸易和投资发展的潜在空间较大,服务贸易和投资是着力点和重点领域。服务贸易方面,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服务贸易国家,欧盟是全球最大的服务贸易国家集团;美国自欧洲的服务贸易进口以及对欧洲出口均占其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的约40%;而美欧目前在服务贸易领域进一步开放的空间较大;投资方面,美国公司在欧盟的投资约为2万亿美元,而欧盟公司在美国的投资约为1.7万亿美元,两个地区互为最主要投资目的地。

从欧洲利益的角度看,欧方独立研究报告表明,自贸协定所能产生的80%的收益,建立在降低监管负担和简化手续,并使服务贸易和公共采购更加自由化。在自贸协定完全执行后,欧洲每年将从中获益1190亿欧元,欧盟将有1/4的家庭因此每年增加545欧元的可支配收入。欧盟对美国出口总体将增长28%,相当于1870亿欧元的货物和服务贸易。在行业上,最大的贸易增长将在汽车行业,欧盟汽车出口到美国将增加149%,向其他地区出口将增加约42%,进口扩大43%。

从美方利益的角度看,美国试图通过其主导的TPP发展以实现“重返亚太”的战略目标,如果能够促成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的发展并形成美欧联合主导的局面,美国和欧盟针对亚洲的政策协调程度无疑会明显加强,美国借助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协定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脚步和进程会大大提速。美国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区、TPP/TTIP等多重区域一体化安排,重构其主导的新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

当然,美欧双方分歧也比较大,要处理的谈判难题也不小:一是农产品补贴障碍。双方在农产品补贴问题上分歧严重,数十年来相持不下;二是高技术保护壁垒障碍。在高科技领域谁都不愿放弃对本国企业及技术的严密保护和补贴。即使在技术标准和会计制度等方面,双方的分歧也很明显。三是剩余关税壁垒,如何进一步降低产品关税税率,并在服务和采购上扩大市场准入;四是“边境内”监管障碍。如何处理双方市场内部的监管和国内标准问题。我们认为,美欧双方战略意图明确,政府层面的积极性非常高,最终有望达成TTIP协定。

显而易见,美欧区域一体化的安排,一方面是为了促进相互的贸易与投资,但更重要的,是欲主导全球贸易规则甚至影响或构建新的多边贸易体系。按照美欧TTIP协定,(1)双方要求尽可能取消跨大西洋贸易领域工业品和农产品全部关税;(2)进一步开放服务市场;加强在公共采购、政策制定领域的合作;(3)在竞争、贸易便利化、劳工、环境等领域制定最新规则;(4)2012年,USTR(美国贸易代表署)与欧盟就若干重大的知识产权问题进行了协商,包括确定共同的目标和策略,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并推动其在第三国市场和国际组织的实施;(5)2012年美欧共同制定并实施了联合策略,以解决中国、俄罗斯、日本、乌克兰等国的市场准入及其他贸易相关事宜。

然而,一旦TTIP谈判达成,将在更大程度上改变世界贸易规则、标准和格局,挑战新兴国家尤其是金砖国家间的准贸易联盟。美欧将会在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等方面制定新的规则,这对想进入美欧市场的企业来说无疑提高了“门槛”;另一方面,由于自贸区具有对内开放、对外限制的特征,因此,在美欧之间贸易壁垒降低的同时,对区外经济体则构成更高的壁垒,会产生贸易转移的效果,而这也意味着中国对美出口将面临欧盟的竞争压力,对欧盟出口将面临来自美国的竞争压力。

鉴于此,中国必须尽早制定积极的应对策略,一方面,须以更大勇气迎接国际贸易自由化的挑战,加快改革开放的进程,更主动积极地参与制定新一轮国际经济特别是贸易投资规则,从双边、多边两个方面加快构建中国版本的自贸区网络。同时也要借自贸区谈判为契机,通过更高标准的国际贸易规则倒逼国内市场化改革。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实现新的增长预期,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占据更主动的位置。

而另一方面,TPP和TTIP会让中国更加倚重“一带一路”,并加快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必须依托“一带一路”重建经济大循环,充分挖掘“一带一路”区域国家经济互补性,进而构建更大方位的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促进亚欧经济一体化和利益共同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张茉楠)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