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资产配置荒来袭:有钱不知往哪儿投 资本遭遇迷茫期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9-18 23:06:17

摘要:在经历了股灾后,大量资金似乎无处可去,既没有好的债权资产,也没有好的股权资产,而楼市投资又较为谨慎,PPP项目也不规范,这让握有资金的机构和个人直言“迷茫”。

资产配置荒来袭:有钱不知往哪儿投 资本遭遇迷茫期

华夏时报》记者金微北京报道 “有钱不知往哪儿投,没有好的资产配置,市场产品越来越少、收益越来越低。”最近,多位投资界人士向本报记者感慨“有钱没地花”。

在经历了股灾后,大量资金似乎无处可去,既没有好的债权资产,也没有好的股权资产,而楼市投资又较为谨慎,PPP项目也不规范,这让握有资金的机构和个人直言“迷茫”。

钱荒言犹在耳,没想到很快市场便传来资产荒的声音。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直言,中国已从“钱荒”进入到“资产配置荒”的时代,来自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公司等各类投资者无不抱怨不知钱该往哪儿投。

量跃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张捷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资产配置荒是资产看跌、金融安全冗余的结果,大宗商品和汇率的贬值引发了资产的重估,目前居民资产配置仍以现金为王和债券投资为主。

财富公司遭遇产品荒

王建是一家财富管理公司的经理,最近,他突然发现市场产品越发越少。“首先股市二级市场的产品砍了,信托产品的收益水平也持续下降,房地产项目则是慎之又慎。现在除了政信类的产品,其他固定收益项目产品都在萎缩。”王建说。

股灾后,有机构调查,由于对中国和新兴市场的担忧,投资者的风险资产偏好在9月份急剧恶化,基金经理们对全球股票资产的配置降至3年最低水平,并创下4年来最大降幅。

君德时代北京中心总经理纪兵对本报记者说:“我们原本建议客户在对冲基金上增加配置,主要是考虑到对冲的风险,现在基本封杀了股指期货,客户缺乏对冲工具,有些期货公司已经放假了。而财富管理公司有项目储备的还好,如果没有的话会有种无东西可卖的感觉。”

事实上,不少投资人士都提到“迷茫”,有投资人士称,目前大宗商品低迷,实体经济乏力,股市行情不振,暂时失去了投资方向。

冲融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遥说,“这几个月各种信息反映出中国和全球经济形势复杂,对于资产配置这种追逐趋势的投资方法会显得比较迷茫。”

不过,神农投资总经理陈宇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股市剧烈上涨之后,下跌是等待的过程,‘庄稼’长出来需要时间,目前资产价格在迅速接近合理的水平。”

流动性淤积债市走低

在资产配置方面,主要是权益类的资产和固定收益类资产,前者包括股票基金等,后者以债券为主。在股市不景气的时候,不少资金涌入了债券市场。

今年,地方债的发行规模达到3.2万亿,但是令人惊奇的是,目前全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已达到2.2万亿,如此体量的债券涌入市场,利率并没有大幅走高,而是维持在国债的水平。大量流动性淤积也被认为是地方债利率持续走低的重要原因。

中信资管研究总监邓海清也认为,以前是闹钱荒,现在是钱找不到资产可配,闹的是资产荒。“商业银行的资产端是靠房地产,现在房地产不景气,实体经济近况差,资产配置存在严重缺口。”

除了地方债,过去一直不温不火的公司债最近也异常火爆。今年前8个月,上交所公司债共计发行规模大涨233%。仅8月份,公司债发行量就达到112只,共1040.2亿元。

与规模扩张相伴的是公司债收益率出现明显下行,甚至出现了负信用利差的局面,这让有些固定收益人士直呼“低到了难以想象的位置”。

鹏元资信研究发展部总经理李慧杰认为,地方债和公司债成为债市的亮点,中央一直不断引导资金成本下降,公司债发行利率低,而股市暴跌也使得大量的资金撤离股市,这种情况下公司债获得了大量资金的青睐。

不过利率低对于个人资产配置并不是件好事。诺亚财富有关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权益类市场,海外资产门槛高,二级市场不敢买,客户只敢买固定收益类产品,但目前缺少好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尤其是资金量小的客户更是缺少产品可以配置。

股市风险大、债市收益低,一些资金开始涌向互联网金融。据国内权威第三方网贷资讯平台公布的数据,8月P2P网贷成交量达975亿元,环比上升了18%,为去年同期3.9倍。此外,海外资产配置也热起来,多家机构打出海外资产配置的宣传。

背后的收缩

资产供给离不开融资需求,中国从钱荒走到资产配置荒,也反映了背后经济的变化。

2013年,地方政府融资需求膨胀、房地产泡沫刺激开发商拿地开工,实体对信贷资源的饥渴不能被传统表内信贷满足,开始借道表外融资,各类金融创新层出不穷,结构化产品和理财产品在巨大融资需求的趋使下都被创造了出来。

“高收益资产的创造是需要钱去投资的,结果就是到处都有借钱的需求。”管清友认为,正是因为央行对信贷狂欢的警惕,于是在2013年6月外汇占款收缩后,央行也拒绝补充流动性,就出现了7天质押回购利率一度上冲至20%的钱荒奇观。

钱荒后,居民资金仍有大量资产可配置,信托产品的年化收益率在10%以上,北上广的房价依然在不断上涨,为资产配置提供空间。

2014年中央出台43号文被视为市场的重要转折,政策层开始约束地方政府融资行为,正规发债渠道放开,高收益、低风险资产供给大大萎缩。央行和银监会加大了对影子银行的监管,信托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于是A股成了吸金池。但随着股市开启去杠杆之路,A股的上涨也只持续不到一年。

一名信托人士介绍,牛市后信托资管又出现黄牛行情,需要预约才能买进。“有的项目一度出现大于募资额几倍的预约,但收益率下降明显,同时发行项目的数量也下降了。”

大量有投资需求的货币没有投资渠道,投资界认为进入“资产配置荒”时代。

中金固定收益分析师张继强认为,股市带来的高收益资产疯狂扩张一度掩盖资产端收缩的现实,股灾之后迎来近年来第一次真正的“缺资产”。管清友称:“资产配置荒的背后也意味着经济改革进程偏慢。”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