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正文

高管被规劝暂不出境,政府积极协调接盘者 湘西超五星酒店烂尾谜团

作者: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9-18 23:06:17

摘要:借助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契机,一家由外籍人士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中外合资公司,以10万元每亩的地板价狂揽百亩土地,准备打造湘西州唯一的超五星级酒店。然而,两年后工程却因资金链断裂而停工。

高管被规劝暂不出境,政府积极协调接盘者 湘西超五星酒店烂尾谜团

华夏时报》记者陈锋 北京、湘西报道 借助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契机,一家由外籍人士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中外合资公司,以10万元每亩的地板价狂揽百亩土地,准备打造湘西州唯一的超五星级酒店。然而,两年后工程却因资金链断裂而停工。

多位深陷其间的债主向《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cc)记者表示,这家名叫艾利尚信(湘西)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艾利尚信)的公司以发包工程的名义,向建筑商、装修公司等收取了各种名目的保证金6000多万元,在支付了土地出让金后,大量资金不知去向。现在还拖欠工程设计费、监理费等,而工程款也一直未支付。

这一重要的招商引资项目面临夭折,引起当地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目前,疑涉空手套的外籍高管已被规劝暂时不要出境,而政府积极协调接盘者,也不排除直接接管相关项目的可能。

唯一的超五星酒店

2013年10月26日,湘西州首家超五星级酒店“艾利尚信酒店”开工仪式在吉首经济开发区举行,包括湖南省委常委、湘西州主要领导在内的众多官员出席。

根据湖南省发改委(2014)1166号文的批复,艾利尚信国际酒店建设项目用地面积26848平方米(约合40.3亩),项目总建筑面积13.28万平方米,总投资79697万元,资金来源为企业自筹。项目建设期为2014年5月—2017年12月。

但一年多之后,这个设计40层、170米高,被称为湘西州新地标的项目在完成地下二层的顶板工程后陷入长期停工的尴尬境地。工程建设单位重庆锦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锦通)负责人称,工程停工与业主艾利尚信资金链断裂有关。

“我们认为他们根本没有实力,想玩空手套但没有成功,现在骗局露出来了。”重庆锦通副总刘长学介绍,基于该项目系湘西州政府招商引资引进项目,公司与艾利尚信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立即组织力量进行施工。截至停工前,已经完成了约5000万元的工程量,但对方一直没有支付工程款。

刘长学说,因为工程均由公司垫资建设,在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他们要求业主支付另一合同完成的土石方工程的工程款,结果这家“中外合资公司”无钱支付。他们发现对方是一个皮包公司,且借助政府招商引资企业的名头,玩“空手道”,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公司决定暂停工程建设。

本报记者通过工商查询系统了解到,这家名为“艾利尚信”的企业于2012年8月注册,注册资金为2000万美元。一家外资企业“A.L.Y国际旅游”实缴出资额320万元,占八成股份;而湘西尚信置业发展公司实缴出资额80万,占两成股份。德国人苏里曼·萨布瑞为法定代表人并任董事长,新加坡籍人安顺为总经理,唐多全任董事。工商变更信息显示,唐多全此前为法人。

而湘西尚信置业的工商信息显示,其法定代表人为唐多全,该公司因案被重庆合川区法院执行2200万元。进一步的查询显示,唐多全名下多家公司均因债务诉讼被法院执行,涉案总执行金额约5000万元。

令重庆锦通担忧的是,如果艾利尚信卷入唐多全的债务纠纷,将令吉首经开区的这个重大招商引资工程增添巨大变数。据政府内部人士透露,近日唐多全已经被请到吉首参与处理此事。

记者10日联系艾利尚信,公司一位贺姓负责人以不掌握情况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而记者多次拨打唐多全手机,却一直未能接通。

收取巨额保证金谜团

刘长学表示,据他们了解,艾利尚信以项目建设高额利润为诱饵,向多家公司收取保证金。“除了重庆锦通的2000万元土建工程保证金之外,他们还收取了水电安装工程保证金350万、装饰工程保证金1000万、玻璃幕墙工程保证金约1000万元,以及最近一家准备接替土建工程的公司1500万元。”

在刘长学看来,虽然收取工程保证金是建筑业内通行的潜规则,但像艾利尚信这样,基础工程刚开始便收取装饰工程保证金,有些不太合理。

刘长学说,艾利尚信所租办公室的装饰以及办公家具、空调、电脑的添置,也都是由施工方出的钱。他们做的土石方工程早就完成,应该支付工程款,但对方却以种种借口不予支付。

而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重庆建工集团向湘西州中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获准,法院裁定冻结艾利尚信公司账户650万元资金。据了解,重庆建工集团为艾利尚信国际酒店提供设计服务,但后者一直拖欠设计费。从今年年初开始,重庆建工便不再提供相关服务。

“他们此前收了6000多万元保证金,可能只支付了上千万元土地出让金,其他的钱却不见了。”重庆锦通一位负责人说,作为招商引资企业,艾利尚信以10万元每亩的价格获得了100多亩土地,而当地的市场价是120万每亩,仅这一块就赚了一个多亿。

在多个债主看来,艾利尚信拖欠费用的做法令人费解。除了拖欠设计费之外,他们连监理费、施工用电设施费、办理施工手续的规费等都拖着或要求施工单位垫付。

9月10日,刘长学再次找到吉首经开区商务局常务副区长孔颖,要求尽快协调处理工程款拖欠问题。

孔颖表示,据了解,艾利尚信资金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其内部管理也较为混乱。政府对于此事高度重视,近期相关部门节假日不休,在加班加点协调。她表示,政府有决心妥善处理好此事,除了行政手段之外,其他手段也在考虑之内。她对债权人的担心表示理解,并建议债权人与政府一起向艾利尚信施加压力,令其早日支付相应款项。

针对有关艾利尚信是否存在恶意转移保证金,或涉嫌诈骗问题,孔颖表示,经政府部门了解,确实存在部分资金被转移到关联公司账户的现象,但金额并不大。另外,艾利尚信收取部分资金时并未签订合同,因此资金的性质是保证金还是借款,存在争议。

或面临政府接管

随着5月中旬艾利尚信一纸解除合同的通知,双方的合作告一段落。在通知中,艾利尚信指重庆锦通施工进度严重滞后,违反合同约定。艾利尚信要求重庆锦通撤场,但后者退还保证金和支付工程款的要求未被满足,双方陷入僵持。

尴尬的局面也牵扯着当地政府。孔颖表示,经开区管委会日前向艾利尚信下发书面通知,要求其在9月15日前筹措9000万资金,以解决目前包括支付工程款、材料款、工人工资以及退还保证金在内的各种债务纠纷。

按照她的说法,在纠纷完全解决之前,政府希望艾利尚信先退保证金和支付没有争议的部分,对存有争议的部分留到最后解决。对此,锦通公司表示认同。

有消息称,艾利尚信外籍法定代表人已经被限制出境。对此,经开区有关负责人9日表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公司外籍负责人萨布瑞的护照本来在9月中旬到期,他也购买了出境机票,但在政府方面的“劝说”下,对方已决定申请护照延期,并退订了机票。

而来自吉首经开区的信息表示,政府方面非常重视艾利尚信收取保证金情况及资金流向,并希望债权人尽快到政府部门登记。而对于工程未来的安排,相关官员透露,艾利尚信正在与另一建筑商接洽,后者有意接盘。不过,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工程在停工数月后,其施工许可证已被吊销。要想再办证,依照规定必须保证50%的工程建设资金。而现在看来,资金筹措难度较大。一位政府内部人士甚至提及,政府方面也在考虑全面接管项目的可能。

据了解,湘西州主要领导也对此非常重视。“我们对此事的各种可能结果都有设想,也做了相应准备,但具体内容不便透露。”一位政府部门官员表示。

北京四惠律师事务所主任庄清忠律师表示,工程承包的保证金是作为承包方的履约保证,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障工程进度及工程质量。现实生活中,常有发包方(或业主)将其挪作他用,目前这种行为在国内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不过,保证金应按约定时间退还,工程款也应按约定进度支付,否则就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

“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常会出现空手套现象,一旦发生,地方政府、工程承建方等都将成为受害者,甚至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防范这类事件发生,最重要的还在于政府要做好考察工作,选择有实力、有成功投资项目的公司,而不是空手套高手。”庄清忠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