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正文

国企改革指导意见落靴 企业家开始受重视

作者:陈岩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9-16 22:08:26

摘要:9月14日国新办召开的吹风会没有安排提问环节,五部委相关负责人先后解读完各自的国企改革内容后,主持人便宣布吹风会结束,而会上解读的内容与前一天已向社会全文公布的《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指导意见》基本雷同。

国企改革指导意见落靴 企业家开始受重视

华夏时报》记者 陈岩鹏 北京报道

9月14日国新办召开的吹风会没有安排提问环节,五部委相关负责人先后解读完各自的国企改革内容后,主持人便宣布吹风会结束,而会上解读的内容与前一天已向社会全文公布的《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基本雷同。

“《意见》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框架的精细化处理,并没有超出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范畴,但增加了关于加强党对国企的领导和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部分。”9月16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而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相关板块和个股表现不尽如人意。据同花顺iFinD统计,14日吹风会当天,绝大多数国企改革概念股高开低走,放量大跌,15日延续阴跌,国企改革板块两日累计跌幅超过10%。

不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认为,市场短期反应不足为虑,《意见》出台对市场中长期影响偏多,随着改革的配套措施陆续出台和落地,国企改革由“设计图”转为“施工图”,改革方案由纸上落在地上,将会对保增长、转方式、调结构、保稳定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

“市场”出现35次

《意见》全文中,35次出现“市场”一词。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表示,这意味着要通过改革促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市场主体。

“在这些市场化路径当中,最具创新性的举措是推进董事会建设,董事会外部董事应占多数,实行一人一票表决制度,这在中央文件中还是第一次明确提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对本报记者说。

同时,规范董事长、总经理行权行为也被写入《意见》,《意见》还首次提出,要充分发挥董事会的决策作用、监事会的监督作用、经理层的经营管理作用、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

对此,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意见》明确划分四级组织的作用,尤其是董事长与总经理的行权行为划分与规范极为重要,董事长“一权独大”、“一言堂”的局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意见》的另一个重要突破是,《意见》提出要加大集团层面公司制改革力度,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这两个突破,有助于央企走出过去“碎片化”的股份制改革的旧范式,引入整体化股份制改革新范式,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企业内出现领导“一言堂”。

仅提3次“企业家”

而在李曙光看来,《意见》最大的创新体现在“企业家”一词上。

“以前在国企改革的文件中没有提过‘企业家’一词,一般都是用的‘企业经营者’或‘国企领导人员’,这些词汇没有体现对企业家地位和作用的充分认识。”李曙光称。

一位参与起草《意见》的专家对本报记者说,在使用“企业家”还是“企业经营者”,或者“国企领导人员”的问题上,起草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时就争议很大,但最终还是写入《意见》,说明国家领导人的魄力。

但美中不足的是,《意见》全文只有3次提到“企业家”。“企业家开始受到重视,但重视的程度还有待提高。”李曙光称。

也有国资专家质疑,《意见》起草并没有征求职业经理人或一些优秀企业家的意见,但本报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改革文件曾在国企负责人内部征求过意见,至于意见反馈与采纳情况,官方并未公开相关信息。

一位曾通过公开招聘进入央企的高管向本报记者坦言,近些年国资部门市场化招聘基本停滞,企业一把手基本上都是组织部门或国资委直接任命的。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央企公示的高管人选中,来自于本系统内部的占42%,来自具有国资背景的占47%,只有11%左右的人选来自于外部。

李锦也认为,经理层成员应由董事会选聘,而不是政府部门选聘。

此外,《意见》还提到了差异化及市场化的薪酬分配机制。事实上,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已于2015年1月1日开始实施。但据上述央企高管反映,目前薪酬改革仍是“一刀切”,央企正职领导一律60万年薪封顶,不管任命的还是市场化选聘的,都采取一样的方式对待,改革在落实中没有体现《意见》的初衷。“这需要在国有经济体制内建立统一的职业经理人市场,考核标准才能跟市场接轨,人才的价格才能客观合理。”该高管称。

理想与现实有多远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央企负责人薪酬水平难以和新加坡淡马锡的高管相提并论。而国资委第一任掌门李荣融一直都把新加坡淡马锡模式当做国资国企改革的方向。

《意见》指出,科学界定国有资本所有权和经营权的边界,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依法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和其他直接监管的企业履行出资人职责,并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对授权范围内的国有资本履行出资人职责。

对此,李锦的解读是,这样的管理架构强调了资本管理的分层机制,一层是国资委,一层是资本投资和运营公司,一层是企业。这样的管理层级,也可以说是从两层结构向三层结构转化,即国资委-资本投资公司-国有企业。

此外,淡马锡的独立运营是受到新加坡的法制体系保障的,可以基本上避免政府干预和长官意志,新加坡政府极其精简,官员要公布财产,无法说明的那部分财产即被推定为贪污所得。

据国务院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介绍,淡马锡下面的国企搞得不好、资本回报低,或者资本需要转移到其他领域去,淡马锡就可以卖掉。“国内的国企就没有这样的自主决策权,国资委要求500万以上的投资项目必须报委里审批,一般报上去一年半载都批不下来,贻误了商机。”一位不愿具名的央企人士称。

此外,地方政府和国企最为关心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民资占股比例,在《意见》中也没有用一个具体数字来约束。《意见》只是提出,混改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成熟一个推进一个。

李锦认为,由于混合所有制比较复杂,此次改革更加强调“稳步进行”、“按序推进”,向外界释放出这种信号:不要为了混改而混改,不要盲目追求混改数量,要追求效果与质量。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可能导致另一个后果,就是地方政府和国企继续观望和等下去,而地方会继续等待由发改委负责起草的混改细则出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