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日本缺席9·3阅兵:中日关系又泼冷水

作者:黄日涵 徐磊祥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9-06 23:41:14

摘要:在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阅兵结束次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再度回应了日本政府质疑其赴华阅兵一事,此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联合国“不必要地纠结过去某些事件”。正如8月日本内阁所表示的,安倍晋三最终没有出席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包括日本驻华大使在内的所有日本驻华使领馆官员也没有出席9·3阅兵

日本缺席9·3阅兵:中日关系又泼冷水

在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阅兵结束次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再度回应了日本政府质疑其赴华阅兵一事,此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联合国“不必要地纠结过去某些事件”。正如8月日本内阁所表示的,安倍晋三最终没有出席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包括日本驻华大使在内的所有日本驻华使领馆官员也没有出席9·3阅兵典礼。

这一系列动作着实给中日关系又泼了一盆冷水。尽管日本媒体依然强调说安倍政府非常重视同中国强化关系,希望利用今后的国际会议等场合继续为实现首脑会谈进行摸索,但中日关系持续恶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中日关系濒临“临界点”

自2012年以来,在政治议题上,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启动钓鱼岛“购岛闹剧”,并企图通过各种形式歪曲、遮掩日本侵华的历史认知,在东海问题和南海问题上不断渲染中国威胁论,企图联合部分东盟国家对中国形成合围。这引发了中日之间的政治互信严重缺失。

几年来,两国间的政治交往也没有任何实质性转暖的迹象。两国领导人仅有的三次会面还是在国际会议的非正式场合,包括2013年9月6日G20圣彼得堡峰会两国领导人相遇交谈5分钟;2014年11月10日北京APEC会议的会面以及2015年4月22日雅加达亚非峰会期间会面。这几次会面除了象征意义的寒暄,就是各自阐释自己的立场,对于改善双边关系没有太大的意义。虽然日本在最近的两次会面中,表示重视中日关系的发展,但是其实际的做法却是截然相反,不断在历史问题、东海问题上挑起争端。

近两年,中日政治关系上唯一的成果是2014年国务委员杨洁篪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的会谈,这次会谈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2015年两国的官方交往表面上看开始增多,其实这也只是为安倍晋三来华访问参加9月3日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仪式做前期的沟通,人们更愿意相信安倍晋三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不会糊涂,结果一句“有事不来”,还是任性地将中日之间半年的外交努力付之东流。

以往我们形容中日关系时,往往用“政冷经热”来概括,但安倍晋三上台以来,中日两国的经济关系已显现出降温的趋势。据海关总署统计,2013年中国对日本的双边贸易额为3125.5亿美元,下降5.1%;2014年中国与日本双边贸易额为1.9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2015年前7个月,中日贸易总值为9767亿元,下降11.1%。对于东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中日韩自贸区,中韩两国已经先行一步。虽然今年9月份将启动新一轮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但要想取得实质进展,还需中日韩三国之间稳定的政治关系做基础。

安倍谈话表里不一

8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了外界关注已久的“战后70周年谈话”,即“安倍谈话”,全篇对历史问题充满了假惺惺的反省,旨在摆脱日本的战争责任。谈话中大量使用文字游戏,尽管提到了“侵略”“战争”等词语,但是全篇没有一句话是认为这些事情由日本导致。

安倍谈话也在为推卸战争责任不断找寻借口。安倍认为:“在日本,战后出生的人们目前超过全体人口的80%左右。不能让和那场战争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子孙后代背负不断谢罪的宿命。”

安倍谈话发表后,中国政府与主流舆论对其做了严厉的批评。外交部随即深夜召见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表明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接受提问时表示:“日本理应对那场军国主义侵略战争的性质和战争责任作出清晰明确的交代,向受害国人民作出诚挚道歉,干净彻底地与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切割,不应在这个重大原则问题上作任何遮掩。”与此同时,国际上对安倍谈话也是批评声一片。

笔者认为,安倍践行的是两面派的和平主义。一方面大谈和平的责任,认为日本将“为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而尽力,将继续坚持自由、民主主义、人权这个基本价值不动摇,并将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携手,高举‘积极和平主义’的大旗,继续为世界和平和繁荣做出更大的贡献”。另一方面,安倍内阁却做着大相径庭的事情,大批阁员参拜靖国神社,积极推进安保法案的通过。

中日和解之路漫漫

假使这次安倍能够参加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不仅可以舒缓日本国内舆论批评安倍偏重安保法案的意见,也可以为中日关系的改善释放巨大的善意。而安倍关键时刻掉链子,令舆论大跌眼镜,各界也开始分析安倍拒绝访华的根源。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安倍不来,安保却要来。

日本一方面紧随美国,另一方面又担心中美走得太近,尤其是忧虑美国可能单方面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日美这对看似盟友的伙伴,其实双方依然存在不信任感。而新安保法通过,日美之间的不信任可以有效缓解,给日美之间吃下定心丸。所以说,新安保法案将是安倍政府实现其政治目标的最重要的环节。

安倍政府原本想修改日本的宪法,奈何难度过大,只能另辟蹊径通过新安保法案,获得日本集体防卫权。新安保法案于7月15日在众议院强行通过表决,这主要得益于日本右翼势力的支持。如果安倍在9月3日前后这个敏感的历史节点访华,虽然可能会赢得一些普通民众的支持,但是安倍更担心极右翼势力的反对。在新安保法案即将在参议院走完程序的关键时刻,安倍不得不在民意支持率和右翼势力之间做出抉择。

其次,可以再次看出日本紧跟美国、巩固日美同盟的用意。美国一开始就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尤其是阅兵环节持消极的态度,担心中国借此扩大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将美国挤出亚洲,阻碍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加上美国国内将迎来新一轮的大选,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较为复杂,奥巴马的任何举动都有可能影响选情,因此处处小心谨慎。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盟友和桥头堡,自然不愿违背美国的意愿。与此同时,一直致力于争夺东亚地区事务主导权的日本不愿意看到中国通过此次活动扩大在东亚地区的影响力。两者意图相互契合,也是此次安倍放弃访华的重要原因。

对日本来说,9月3日安倍访华本是一次正视历史、冰释前嫌的绝好机会,但是安倍放弃了这次机会,使得今年上半年两国就缓和中日关系所做的努力瞬间化为泡影,中国也进一步认清了安倍内阁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上升,尤其是2010年中国一举超过日本成为亚洲地区GDP最大的国家,日本暂时还没适应从亚洲经济老大变成老二这一现状,出现心态上的巨大失衡;加上2012年的钓鱼岛“购岛闹剧”让中日政治关系也变得越发紧张,可以说,短期内中日关系还看不到大幅好转的倾向。

(作者黄日涵为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徐磊祥为石景山区委党校学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